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焦点关注 > 正文

战雪恋雪全文在线阅读_战雪恋雪全文在线阅读阅读

10-09 焦点关注
  • “您说的没错,做人做事,多多少少确实得有一个度。”王赢双手抱拳“巴拉莱卡先生,实在抱歉,有些事情我能做,有些事情,我不能做,你们有你们的底线,我也有我的底线”王赢这会儿也不想再和巴拉莱卡说场面话了,因为他说的那些理由借口,他自己都不信,也更不可能骗得过巴拉莱卡了,所以王赢也是干脆直接把话挑明白说清了,巴拉莱卡这会儿彻底不吭声了,就连巴拉莱卡伸的人,都有些诧异了,两个人就这么看着王赢,许久之后,巴拉莱卡身边的男子开口道。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王赢,人这一辈子,不是总会有这样的机会的,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你个整个狼巢上万兄弟,他们都是跟着你玩命的,你就算是不为了你自己,也应该为你们的这些兄弟,为你们狼巢的以后着想,你说呢?王赢,我劝你再好好的想想,面对这种人生抉择的时候,总是需要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比如南天机”

    “我这个人独断专行惯了,有些事情我能听别人的意见,有些事情,我是坚决不能听的。”王赢双手抱拳“实在抱歉,两位先生,这样好了,我再狼巢给两位准备了落脚点,既然来了都来了,就好好的

    休息几天吧,我安排人带着你们好好的玩玩,体验一下异国风情。”就在王赢还要继续客气的时候,边上的巴拉莱卡直接打断了王赢“玩就不必了,王赢,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你今天的决定,并且,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为你所做的所有决定买单。”巴拉莱卡这番话,就带着一丝威胁的味道了。

    “好,我等着。”王赢这一瞬间,气势十足,话音刚落,对面的巴拉莱卡当即就火了,但是他身边的这个人,顺手一拉他,冲着他摇了摇头,他倒是挺有礼貌的,双手抱拳“那狼王阁下,我们就不打扰了,后会有期。”他微微一笑,带着巴拉莱卡,两个人转就离开了,王赢也没有去送他们,只是坐在了边上,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从边上拿起茶杯,一边喝茶,一边思考着他们刚刚说的那番话,他们的言语之中,出场次数最多的,那就是南天机了,看来他们之前和南天机谈的已经差不多了,王赢想着对方提出来的条件,说实话,太有吸引力了,片刻之后,他自嘲的笑了起来“王赢,你的意志太不坚定了,靠出卖朋友往上爬,这种事情居然还要做这么长时间的挣扎,实在是有点丢人现眼。”王赢正在自我批评呢,就在这会儿,他似乎突然之间想到了一些什么,他猛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南天机!”他大吼了一声,转身就往出跑。

    就在他刚刚冲出接待室的时候,发现章鱼再那里站着,再章鱼的面前,还守着两个夕阳刃的人,三个人怒目相对,看起来似乎刚刚争吵过一番一样,王赢也没有来得及想太多,第一时间就冲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再房间门口两侧的区域,小铁牛和怨子龙,两个人分居两侧,现在这会儿,这两个人都被五花大绑,连嘴都给堵上了,再这两个人的身边,一边守着六个夕阳刃的士兵,这两个人看见王赢的时候,都“呜呜呜”的挣扎着叫吼了起来,但是王赢这会儿,哪儿还有心思管他们俩,他这一瞬间已经把什么都反应过来了,他是真的慌了神,冲上去一把就推开了房间大门,这会儿,奥列格正在和六爷两个人把酒言欢呢,说说笑笑的,十分的开心。

    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是什么都明白了,他坐在了六爷的身边,发自内心的感激,他拍了拍六爷的肩膀,随即王赢也坐下来了,他看了眼奥列格,这会儿他已经有些喝多了,明显的也是话多了,王赢继续举杯,陪着奥列格喝酒,奥列格毕竟只有一个人,这王赢他们里里外外轮番好几个人了,在不足一个小时的时间之后,奥列格彻底喝多了,王赢没有让他回到给他安排的地方居住,反而是直接照顾着奥列格住在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王赢帮着他脱了衣服,给他扶上床,站在床边,看着似乎要昏睡还没有完全睡死的奥列格,他叹了口气,正要走呢,奥列格从边上突然之间开口了“巴拉莱卡走了?”王赢听到这,皱着眉头,并没有吭声,随即奥列格笑了起来“其实刚刚再那一瞬间,我都绝望了,我以为这是我这人生的最后一顿饭,我得吃饱喝足,但是没想到,最后还是等到你回来和我喝酒了。呵呵,看来不用死了。”奥列格说完之后,长出了一口气“银子啊,银子,你成不了大事,那都是有原因的。”

    奥列格说完之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或许也是喝的太多了,很快就陷入了昏睡,王赢看着睡着的奥列格,也笑了起来“没办法,人各有志,我王赢是一个做不了亏心事的人。”说到这,王赢从边上起身,深呼吸了一口气,转身就出了房间,六爷这会儿刚好还再房间门口抽烟呢,等着王赢出来了,他起身和王赢对视了一眼,随即拍了拍王赢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看着王赢出来了,边上的小铁牛和怨子龙两个人又开始“呜呜呜呜”的了,王赢看着边上的夕阳刃的士兵“麻烦几位帮帮忙,先把他们扔进牢房。”小铁牛和怨子龙看见王赢过来了,本来挺开心的,以为自己得救了呢,但是没想到王赢这一番话,让两个人瞬间就心凉了,这一下哥俩也都急眼了,不停的呜呜挣扎着,这两个人都是大力士啊,真的挣扎起来,六个按着一个,都有点按不动,后面又过来了好几个人,这才把这两个人给控制住,带走了,王赢转头的时候,章鱼也被押送过来了。

    王赢和章鱼对视了一眼,片刻之后,他王赢抬手一示意,章鱼也被这几个士兵押送到了牢房当中,看着这一切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王赢皱着眉头,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到了南天机的房间,他推开房间进入大门之后,发现南天机站在边上,正在盯着墙壁上面的军事地图,李康靠在边上,眯着眼,看见王赢进来了,他微微一笑,转身就离开了,显然这种事情,他肯定是不能参与的,王赢走到了南天机的边上,和南天机一起盯着面前的地图

    ,地图上面清清楚楚的标识着现在瓦努奈和杜氏派系两伙人的势力分布,包括是谁驻守在什么地方,这个人军团配置情况,等等等等,再地图边上,还有一整摞,看起来得有成千上万张4纸,上面画着各种各样的行军路线,这都是南天机自己平时没事的时候,假象战争发生,自己设定的进军路线,十分的详细。

    说实话,就单纯的从这一点比起来,王赢都比南天机要逊色不少,南天机似乎已经知道王赢进来了,他从边上抬手指着地图,微微一笑“瓦努奈和杜氏派系之间的大战一触即发,如果我猜测的不错,就是这一两个月的事情,就看这两拨人谁先漏出来破绽,让对方能先插一刀了,对于这场世纪大战,我演练了许多次,把所有我知道的元素都考虑进去了,最后的结果,瓦努奈有四成胜率,杜氏派系有四成。”

    王赢听着南天机这么一说,眉头一皱,刚想说话呢,南天机笑了起来“还有剩下的两成概率,是双方再某一个默契点上达成了平衡,或者都完蛋了,或者都停战了,看的出来,瓦努奈这些年发展的速度真的挺快的,已然可以和杜氏派系持平了。”南天机一边说,一边笑呵呵的开口“这就是杜氏派系,真正不能再等下去的最主要的原因。再不开战,那不用多久,瓦努奈就要盖过杜氏派系了。”

    “都这么晚了,还不睡觉,还在这里琢磨这些。”王赢话音刚落,南天机从边上微微一笑,喝了口水“睡不着啊,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机会啊!”南天机叹了口气“现在再这么个节骨眼上,这么好的机会,我们错过了,那上天一定会惩罚我们的。”南天机一脸惋惜的表情,伸手一指地图“我们狼巢和杜氏派系是死仇,和瓦努奈也是矛盾重重,既不可能追随瓦努奈,也不可能投靠杜氏派系,那我们面对于这样一场势均力敌的世纪大战,其实是相当尴尬的,因为不管哪一家最后取得了胜利,最后都会把枪口调转过来对准我们狼巢,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狼巢肯定是没有办法抵抗的,说白了,离着他们决出胜负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同样也就预示着离我们狼巢的覆灭,越来越近了,就按照我们狼巢现在这个情况来看,我们根本扛不住。”

    南天机说到这,从边上长出了一口气“银子,其实说实话,我非常的热爱狼巢,我对于狼巢,是倾其所有的付出一切,不仅仅因为我喜欢狼巢的这群兄弟,热爱这里的一切,同样的,狼巢对于我来说,也意味着我人生的最后一个目标方向,所以我绞尽脑汁的再想办法,再想我们狼巢到底怎么才能再这样一个乱世之中,存活下来,因为我不想看到狼巢再次被夷为平地,更不想看到我狼巢的这么多兄弟,生灵涂炭,可是现在所有的形势,对于我们来说,都太过于不利了!”

    狼巢内部,再王赢的房间内,王赢红着眼圈儿,大口大口的喝着酒,六爷坐在王赢的身边,上下打量着王赢“你也不要怪南天机,其实理智上面来说,我不应该阻止这一次的事情,我就应该让南天机做这个,逼着你那么做,这样一来,对于整个狼巢来说,其实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我思索再三,我还是选择了按照你的心意来,毕竟我也有我个人的想法,我还指望你帮我报仇,帮我拉出来更多当初参与辉煌阁事件的元凶,而且显然,你按照南天机的方式做,那对于我日后的报仇,也是有影响的。”六爷和王赢也是真的一点都没有藏着掖着,实实在在的,其实这些就算是六爷不说,王赢心里面也清楚,现在六爷说出来了,反而王赢心里面更加的痛快的“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如果有能力,我一定会帮六爷报仇,帮辉煌阁报仇,这是肯定的事情,另外,我也没有责怪南天机,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什么,我心里面都是相当的明白,他做这件事,不管做成,或者做不成,都给我指引了一条路,指引了一条对我极好的路,可是我却都没有按着来。”

    “是啊,你也看出来了,其实不管如何,南天机也是真的用心良苦啊,这个事情若是成了,那你必须和耶维奇合作,成为耶维奇再甸的代言人,那样的话,狼巢就还是狼巢,不会有任何的损失,也不会面对任何的难题,所有人都很安全,也就不需要什么规矩的存在,但是如果那个事情不成的话,他那把小铁牛和怨子龙都拉出来,其实就是为了把灰血,李垚这些人都给你牵扯上啊,如果你要是追究的话,刚好就可以借着这个事情,彻底整顿军纪,如果你不追究的话,那这迟早又是一个坑啊,毕竟你不走南天机安排的路,狼巢就不能是狼巢,那就是瓦努奈的正规师,小范围的打斗,狼刺,狼爪,狼刃,这些都可以上,但是真正要面对的是瓦努奈,面对的是杜氏派系的话,那还得靠那几个旅长啊,大范围的拼

    斗,再狼巢目前阶段情况下,还得靠着狼团的那些士兵,毕竟他们的人数是最多的,狼刺再厉害,也不可能几百人去拼对面几千人上万人,对不对,但是如果这个情况发展下去的话,那些后来的,真正可以带兵打仗的这些人,迟早会有怨言的,尤其是顾宇,雨桐这些缦鹰系的人,还有这么多士兵都看着呢,你就看今天灰血这行为,你觉得这有一点点正规军的样子吗,邓雪松开始的时候都是奔着你这里来了,想要找你讨个说法,但是半路上停下来又走了,他这次还是选择的忍耐,可是总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发生问题的,尤其是在这节骨眼上,但是对于你和奥列格他们的事情,你到不用多心,这个选择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王赢深呼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随即使劲喝了一口酒“这瓦努奈他们也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稍不留神,还是上了他们的圈套,这不小心不小心的,还是被他们算计了,早知道现在这样的话,当初我就不应该接受他们的改变,不当这个师长,这样的话,狼巢还是狼巢,也涉及不到这么多的事情,我那会儿也是想的简单了,也是因为他们是真的想要拉拢我们入伙儿,我一直都觉得是形势所迫,他们没有办法,看来我还是太自信了啊。”王赢无奈的苦笑了起来“到现在,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才真正的反应过来,这敏摩尔和瓦努奈并不是拿我没办法,只不过是不想大费周章,处理掉我而已,想要慢慢的收拾我啊,他们最开始把我的狼巢变成他们的正规师,就已经看明白了我们狼巢内部的两种派系,就想利用名分挑唆我们狼巢内部这两种派系矛盾,真是够狠的,而且现在还是再这个节骨眼上。”王赢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他冲着六爷笑了起来“六爷,那你说,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不可能真的去对付我这群兄弟吧,这都是过命的兄弟,没有他们,我没有今天,而且我相信他们每一个人,这一次关押小铁牛和怨子龙,我觉得都已经是极限了,我该怎么办啊,真太难了!”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是容易的,你觉得瓦努奈一步一步的坐到那个位置容易,还是觉得杜氏派系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容易,这种事情,只能自己深思熟虑,只能你自己琢磨了,但是王赢,有一点是很明显的事情,如果真的要和瓦努奈,还有杜氏派系开仗的话,虽然你的那些特种部队,狼刺,狼爪,狼刃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但是每个特种部队都自由几百人,狼刺人数更少了,真正的依靠,还得是狼团的人啊,还得是那个四个旅啊,你现在还没有怎么扩兵呢,面对的问题还少点,如果你哪天真的大肆扩兵了,真的把你那四个旅扩编成真正的旅了,到了那个时候,如果还发生这样的事情,那就是真的一点军规军纪都不会再有了,一支没有纪律的队伍,是没有前途的,换一句话最简单不过的道理,如果今天做这事情的,不是小铁牛,怨子龙,后面强行去把监狱里面的小铁牛怨子龙带走的不是灰血,换成顾宇,或者顾宇的某些心腹下属的话,那这事情可能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吗?那一直这样搞,虽然说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但是迟早也是要出大问题的啊,而且这种问题积少成多,出事之后很难弥补。”

    “行了,你也少喝点吧,南天机这一次走,狼脉那边也需要个主心骨,你好好的和素拓,狐狸他们聊聊这个缺口,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顶上的,狼脉要是稍有不慎的话,那是真的会出大问题的,尽量朝前看吧,有些事情,是不可弥补,也不可挽回的,但是有一点,不要丧失信心,你好好想想你这些年,从一个草根,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啊,哪有什么后台,敢于去面对,任何事情都会有结果的。”六爷说到这,冲着王赢笑了笑,自己起身,也是深呼吸了一口气,他转身离开了王赢的房间,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几个夕阳刃的下属“南天机实属可惜啊,真是个人才。”六爷的眼神当中,也透漏着一丝的不舍……

    同样是狼巢,就在茅草的房间内,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赌桌了,不光是赌桌,就连酒瓶子什么的都没有了,十分的整洁,还在开窗通风,除了依旧还有很浓厚的烟酒气息以外,剩下的已经看不出来任何一点刚刚战斗过的痕迹了,十余个茅草狼翼的心腹全都围聚在一起,现在这点人内心也都十分的好奇,整不明白茅草为啥出去转了一圈儿之后,突然之间连牌都不打了,把房间就给收拾干净了,还要给他们开会。

    看着这点人都做好了,茅草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现在问你们什么,你们都给我老实交代,听见了没有?”茅草一边说,一边开口道“谁现在手上还有副业呢?”茅草这一问,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茅草赶紧摇头“算了,就这么说吧,谁手上没有

    副业,就老实的从狼巢这里呆着的,举手吧。”茅草他们这群人的副业,那肯定是不用说了,绝对是见不得光的,啥卑鄙无耻的事情都没准,这点人都干习惯了,茅草身为他们的老大,自然心知肚明。

    茅草就这样等了好一会儿,发现没有一个人举手的,他从边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听着,你们几个回去以后,都给我吩咐下去,从今天开始,所有人把自己的副业都暂停了,更严禁“出海打鱼”,听见了吗?如果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再乱来,出了任何事情,老子绝对不管,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别让我去求情,我也求不了情!”茅草这一说,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一脸蒙蔽的表情,很快,茅草继续开口道“我预感着狼巢马上就要面临大的变动了,大家都把自己的毛病改改,我们现在代表的可是狼巢,言行举止,都衬托着狼巢,说实话,咱们再狼巢还是很受尊敬,并且呆的挺舒服的,狼巢给予咱们的待遇也是相当优厚,比起来狼刺他们那些动不动就需要去玩命的,咱们的钱就给白拿的一样。”

    这会儿的房间,似乎也没有任何声响,呆了十几秒钟之后,男子小心翼翼的从自己的腰后,拿出来了一包自制的威力巨大的炸药,这一包炸药,足以将这一幢房子,夷为平地了,男子简单的鼓捣了片刻,顺势设置好了一个定时装置,先后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处理好了一切。

    看着周边并没有任何人发现,刚好对面也与一队士兵巡逻过来了,男子微微一笑,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头盔,奔着那边也过去了,他溜达着哼唧着小曲儿,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片刻之后,他回头看向了这幢房子,但是就在他回头的这一瞬间,他发现苏慈的身影,已经站在了那幢房子的后窗户的位置,这会儿窗帘都已经被拉开了,苏慈就站在那里,双手环抱在一起,与这个男子对视,男子看着她,她看着男子,片刻之后,这一下,男子心里面也有点犯嘀咕了,他假装随意观看了一下四周围,很快,他起身就离开了……

    狼巢的接待室,王赢,还有巴拉莱卡一行三人还在这里站着,这么半天了,王赢一直再来回踱步,整个人的表情,一会儿欣喜若狂,一会儿哀伤忧愁,一会儿瞪大了眼睛,一会儿又闭上了眼睛深呼吸,形态千奇百怪,几次走到了合同边上,但是终究还是并未签字,明显的还是有顾忌,过不去心里面那道坎儿在,这一切,巴拉莱卡都看在眼里,说实话,他现在也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狼王阁下,不知道您还在纠结什么呢,这种事情还用考虑吗?赶紧签字吧。”巴拉莱卡一边说,一边又轻轻的拍了拍桌子“签字之后,我们也好赶紧回去复命,耶维奇将军还在等着我的消息呢。”

    面对着这么大的诱惑,如果说谁上来就能做到心如止水,一点都不想,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王赢,也是需要经过强烈的心里挣扎的,这会儿,他听着巴拉莱卡的催促,他就从边上站住了,也不来回踱步了,他眯着眼,眉头紧锁,表情也渐渐的趋于平静,当下并没有吭声,很快,巴拉莱卡从边上又开口了“狼王阁下,狼王阁下?”他连续叫喊了两声,再他即将要叫喊第三声的时候,王赢的表情突然之间豁然开朗,他微微一笑“巴拉莱卡先生,我刚刚,突然之间想起来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王赢这话一说,巴拉莱卡也皱起来了眉头,显然,他似乎也有了一些预感,果然,王赢从边上话锋一转“我们狼巢最近到了一个关键的建设阶段,因为涉及到了一些绝密需要,所以这些日子,所有的监控系统都暂时停用了,那些监控探头,这些日子全都是摆设,所以说,如果要给你视频的话,我们真的做不到。”

    “狼王阁下,您若是这样说,那就没有意思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必要这样搪塞我们吧?而且我刚刚已经与您狼巢的二号人物,也就是负责接待的南天机沟通过了,也确认过了,狼巢的所有监控系统都在正常运行。”

    “负责整个狼巢所有监控权限的人叫刘圣鹏,这是我的绝对嫡系,没有我的命令,他绝对不会把监控室的任何情况,和任何人汇报的,同样的,所有的监控室都是只有有专门权限的人才能进入,哪怕是南天机,他也不能擅自进入,更何况,他每天手上那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他压根也不知道监控已经暂时损坏的事情,如果您要不信的话,我现在马上当着您的面,打电话给刘圣鹏,和您确认一下?我万万不敢乱说的。”

    巴拉莱卡显然不相信王赢说的这番话,他靠在边上,思索了片刻“狼王阁下,如果您觉得筹码不够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再商量,但是我还是希望把什么事情都摆在明面上面来说,不要让我们去猜测你的想法,你觉得呢?”巴拉莱卡微微一笑,简单明了“那这样好了,我们提高筹码,负责帮你组建一支装甲团给予狼巢,你看如何?”

    “巴拉莱卡先生,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说实话,耶维奇将军对于我们狼巢的了解是真的够透彻的,很清楚也很明白我们狼巢现在真正缺少的是什么,需要的是什么,所以开出来的筹码是绝对让人无法拒绝的,我也不傻不呆的,若是真的可以的话,我还和您墨迹什么呢,直接动手签字就完了啊,这比中彩票还要振奋人心呢,毕竟现在钱对于我来说,已经不是能绝对吸引我的筹码了,可是我这个人,特别相信命,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这就是天意吧,该着我们狼巢吃不下这一块到嘴的肥肉,偏偏再这个时候,整个狼巢的监控系统暂时停用了,还真的就没有记录下来那些人的长相样貌,我刚刚之所以犹豫,也是再想,有没有别的方向,别的方式,能记录下来这些人的样貌,但是我想了一圈儿之后发现,真的一点都没有,他妈的,实在是太可惜了!操!”王赢愤怒的叫骂了一句,抬手猛的一拍桌子,说实话,王赢这最后一句话

    ,确实也是发自内心的掏心窝子的大实话,他也是真的一脸痛心疾首的表情。

    可是巴拉莱卡也非等闲之辈,他已经看出来了,王赢根本就是再推脱,他这会儿的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如此的真实,如此的发自内心,其实说白了,可惜的并不是监控的事情,可惜的是这么好的机会,他不愿意去交换,巴拉莱卡看明白了王赢的想法之后,说实话,内心也是真的觉得有些出乎预料,他之前就是觉得,对于王赢这种小军阀来说,他们提出来的条件,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那都是狼巢,是王赢无法拒绝的,所以这一次他也是真的充满信心来的,可是没想到的就是这王赢真的有点不识好歹了,自己这一次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的话,回去以后也不好交差啊。

    巴拉莱卡虽然内心有些生气,但是脸上依旧是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他知道,也该适当的给王赢施压了“狼王阁下,我们自认为我们是带着绝对的真诚来与您谈判的,并且十分的愿意与您成为朋友,但是您现在这样搪塞我们,这样把我们当傻子糊弄,是不是有点不好?有点不尊重我们?你以为我是第一天出来吗?”

    “哎呀我的妈啊,巴拉莱卡将军,真的没有人不尊重你们!”王赢赶忙摇头,一点狼巢狼王的样子也没有了“您是耶维奇将军的人,代表的是耶维奇将军,就算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我也不敢不尊重耶维奇将军啊,但是我说确实是实话,你怎么就不相信呢,我现在是真的没辙,你就算是逼死我,我也没有啊,你让我怎么办啊!”王赢长出了一口气,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边上的巴拉莱卡看着王赢演戏,只是冷笑了一声。

    “看来我是怎么解释,你都不会相信了,用我们的话来说,我真的是比窦娥还要冤呢!这监控,怎么好好的非再这个时候出问题了?”王赢说着说着,还抬头看了眼房间角落的监控探头“实在是对不起,巴拉莱卡先生,这个忙我们实在帮不了,但是您的这些武器,我还是真的想要,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花钱买,我出双倍的价格,甚至于三杯,甚至于更多都行,好不好?”

    王赢这话说完,巴拉莱卡“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笑声当中充满着嘲讽,大有一副你想的到美的意思“行啊,没问题,那既然监控你找不到了,那奥列格肯定还在你的狼巢呢吧,那你这样,把奥列格给我交出来也行,然后找几个人给我作证,让我带回去发落,你看可好啊?”巴拉莱卡话音刚落,王赢随即开口。

    南天机说完之后,整个人疲态尽显,弯腰驼背,缓缓的前行,他有些不舍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一切的一切,片刻之后,他自嘲的笑了起来“真是瞎闹,本来都已经到了养老的年龄了,自己却偏偏不愿意闲着,这一下好了,回家,养几条狗,颐养天年了。”南天机一边说,一边缓缓的离开了房间,把王赢自己留在了原地……

    再狼巢的牢房,小铁牛,还有怨子龙,两个人正在疯狂的砸门“他大爷的,敢把你铁牛爷爷关在这里,你们知道我和银子是什么关系吗?赶紧把老子放了,快点,否则老子出去以后,打断你们身上的每一根骨头!快点,赶紧放了我们!”

    “就是,就是,快点放了我们,敢关着我们!信不信老子出去的那一天,把你们这几个人的脑袋都给拧下来!居然关我们!”怨子龙也叫骂了起来,一边叫骂,他一边“咣,咣,咣!”的还在踹墙,时不时的还在撞门,这也就是狼巢的牢房都是不锈钢的,绝对够牢固,否则的话,还真的扛不住这哥俩的这一顿招呼,这两个人从牢房里面就一直再喊骂,门口值班的几个狼巢的士兵,也是面面相觑,心里面一点底都没有,反而都有点害怕,因为这哥俩向来说的出来,就做的出来,而且仗着俩人真心实意的缺心眼,还是真的什么都敢干的主儿,在加上和王赢的时间久,关系近,做事情更是无所顾忌,谁敢得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金世佳和李沁怎么分手的 2020/07/11
      《魔兽世界怀旧服》宝珠碎片攻略 2020/06/30
      暴君每晚梦我_暴君每晚梦我图文阅 2020/10/01
      女生这些话 2020/05/28
      将自己献给肮脏的乞丐,被乞丐灌 2020/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