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快乐的变身生活_快乐的变身生活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快乐的变身生活_快乐的变身生活图文阅读

    “看来你已经把一切都搞定了?”

    赵东苦笑,“搞定是搞定了,你就不怕我搞砸了?”

    吴雯耸肩,“我看人很准,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么?”

    赵东无奈,“我这边控制住了一个人,是皇华超市的库房经理。”

    “同时从他手里拿到了一个账本,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等明天上班,我给你送过去。”

    吴雯看了看时间,“还是现在给我送我家里来吧,这一次地震不小,我需要时间来做一点准备。”

    赵东犹豫,苏菲还在家里等着,他归心似箭,半点都不想耽搁!

    吴雯语气多了几分异样,“怎么,你不方便?”

    赵东胡乱找了个理由,“我就是觉着,这么晚过去怕是不方便……”

    吴雯爽快道:“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家里你又不是没来过,好了,我就在这边等你,一会见。”

    电话干脆挂断,留下赵东在原地凌乱。

    心里怨气不小,连带着把老苏也给问候了一遍。

    让他接近吴家也就算了,还给他编了个单身的资料,这不是

    嫌麻烦不多嘛?

    无奈,他只能把电话给苏菲拨了过去。

    苏菲的语气略激动,“你回来了?”

    赵东简单解释,“我把资料送过去,很快就回来。”

    苏菲语气如常,“算了,正事要紧。”

    “再说我也困了,刚才都差点睡着,那我就不等你了,你回来可不许吵醒我!”

    赵东反应慢了半拍,“你真的没生气吧?”

    苏菲反问道:“我生什么气,难道你今晚还打算不回来啊?”

    赵东急忙说,“那不会,最多一个小时,我很快就处理完。”

    苏菲叮嘱了一句,“嗯,去忙吧,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苏菲的嘴角也跟着撇了下来。

    她嘴上说的轻松,实际上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

    可是没办法,赵东现在是在替苏家办事,她总不能拦着吧?

    ……

    赵东赶到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

    门铃按响,一身居家服的吴雯轻巧开门。

    她也没什么防备,直接转身道:“拖鞋在门口,顺便把门带上。”

    赵东傻眼,手也僵在半空。

    吴雯走到沙发边转身一看,莞尔道:“怎么着,送完资料就打算走?”

    “赵东,我是老虎啊,你这么怕我?”

    赵东抓头,“的确是太晚了。”

    吴雯好笑的说,“可你总得跟我交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赵东想想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只要问心无愧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

    干脆换上拖鞋进了屋!

    这件事要不要让陌染知道呢?顺便派人去查查清楚。

    上次黄将军将东西送到陌府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心里就有了预想,只是没想道事情会真的是她猜想的这样。

    那东西,有问题!

    外表虽然看起来像兵符,可明显那东西不仅仅是兵符这么简单。

    玉瑶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连陌染是何时进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他被一道沁竹的清香所包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陌染进来就看到玉瑶手中正握着信发呆。

    黑月刚准备提醒,就被陌染给制止了。

    黑月投给玉瑶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出去了,顺轻轻将房门关上。

    等他绕过来,就看到信展在他眼前,只一眼,陌染已经认出来,这是黑逸的字迹。

    “陌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玉瑶想收起信,发现他都已经看见了,略显尴尬的站在他面前。

    “刚回来,进门就看到你在发呆,所以过来看看。”他这哪里是看看啊!分明是感觉不对劲。

    “你刚才在想什么?”在陌染这紧迫的眼神下,她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既然你都看到了,还来问我!”这男人多此一举,恐怕就是想试探她!

    果然,如她所料。

    “这你说的跟我看到的能一样?如果我今天没发现,你是不是也打算瞒着我?嗯?”最后一个尾音微扬,带着一丝轻挑,怎么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我才没有!”玉瑶只要紧张或者说谎的时候,就会带着几分结巴,眼神四处乱瞟,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做贼心虚!

    “瑶儿,不诚实的女人可要受罚的!”陌染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他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我才……”声音还没发出,陌染一只手固定在她脑后,强迫着她仰着头。

    吻裹着一丝恼怒落下来,不似以前的温柔,带着一丝迫切感,让玉瑶有些招架不住。

    这个男人,怎么能……

    她刚才分明记得黑月还在这里,挣扎着,想要分心看一眼,却感觉唇瓣上被轻咬了一记。

    “不许分心。”陌染低哑含着魅惑的嗓音顿时落在他耳边,玉瑶眨巴眨巴眼睛,修长的睫毛像两把刷子,挠在陌染的脸上,痒痒的,酥酥的,像是带着一丝电流,一下挠进了他的心底。

    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神,顿时燃起了一丝邪火。

    “瑶儿,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玉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被举起

    来,直接坐到了桌子上面。

    这宽大的黄杨木的桌子,透着一丝黄杨的味道,玉瑶一身洁白的褒衣,坐在桌子上,一双挟着潋滟的眸子,幽幽的注视着他。

    这冷硬的桌子,玉瑶那柔媚的眼神,再加上她倾城潋滟的脸庞,充斥出一丝妩媚妖娆的媚态。

    这般的结合,该死的和谐。

    直接让迷了陌染的眼,迷了他的心。

    “瑶儿,你好美!”陌染不仅感叹一声,眼底的火光又热了三分。

    “我美吗?有多美?”玉瑶看着陌染的样子,反而升起了玩心!

    轻轻抬起胳膊,洁白的衣袖从面前缓缓扫过,一点点将自己绝色的容颜展露出来。

    那媚态的眼神,就像一把钩子,顺带着牵引住陌染的心。

    这只妖精!

    陌染一把将人压在桌上,俯视着眼前的女人,吐气如兰,声音刚劲带着一丝低哑,“你的美不好形容,我觉得用做的比较能证明。”

    说着一个俯身,攫取着她口中所有的话,橘色的烛光摇曳,衬着两个人的身影,温情脉脉。

    次日,玉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乐极生悲。

    她现在最后悔就是不该挑衅男人的能力。

    她手软脚软,走路都像踩在云端上。

    反观旁边的男人,神清气爽的,嘴角勾起的笑怎么都让人想上去暴揍一顿。

    实在太可恶了!

    该死的臭男人,同样是出力,他怎么能像没事人一样呢?

    出门的时候,玉瑶是被陌染抱着进马车的,两个“大男人”,还抱在一起,辣眼睛啊!辣眼睛!

    等他们的马车远行,这消息,一阵风一样的传开了。

    “喂,你听说了,今天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还一起上了马车,真是有伤风化啊!”

    “这有什么,我还亲眼看到了,那个男人就这么靠在高大男人的怀里,真是……”

    “这个世道真是乱了,这样的人都敢出门了,难道就不怕被拉出去游街吗?”

    “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恐怕都要羞愧到上吊!”

    听到消息的玉瑶:……

    她狠狠锤了一记身后的男人,都怨这个男人,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我误会。

    好男风啊!

    她真想告诉那些人,她是女的,女人!

    她这一世英名,毁在这个客栈里了!呜呜呜,外面的人恐怕都听说了,她不活了!

    “怎么了?干嘛要捂着脸!来,我看看。”陌染还有心思看她,因为昨天他们两个人胡闹,根本就没追上大部队的脚程。

    这会儿玉瑶窝在陌染的怀里,决定到下个镇上就要骑马去追赶。

    “看什么?你能还我名声吗?”玉瑶冷哼哼的道。

    “这也不能怨我啊,我这不是为了给夫人一个答案吗?再说,我觉得昨天给的答案,你也很满意啊。”陌染道。

    玉瑶眼角抽搐了几下,能不满意吗?

    说起来就能羞愧死,这个死男人,昨天只要在最关键攻城掠地的时候,就逼着她回答一次她满不满意。

    最后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满意,这男人才终于良心发现的放过她。

    男人啊!你何必为难我这个女人呢?

    现在好了,白搭上自己的名声不说,害她到现在都不敢看黑月的眼睛。

    两个人说了一阵,玉瑶决定不搭理他了,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下。

    不想这一眯就睡着了,等她再睁开眼,已经是中午了!

    “主子夫人,前面有个茶寮,出来先吃点东西吧。”黑月贴心,怕玉瑶觉得不得劲儿,让初十过来喊人。

    不过初十这丫头藏不住事,一个眼神碰触就将心底的事泄露了出来。

    “臭丫头,等你们成亲了,看我怎么揶揄你们。”玉瑶小声嘀咕了一路,初十掩嘴,露出一个笑,转身去跟小二交代待一声。

    黑月牵马车喂马,初十跟店家要了水,用自己准备好的茶具泡了茶水,这才端到玉瑶跟陌染面前。

    这出门在外,玉瑶跟陌染都格外的小心,毕竟这次是去边境,不比其他的时候。

    玉瑶跟陌染两个人喝了茶,转眼又吃了些东西歇歇脚,等马歇息好又重新上路。

    只是这马才刚走出去没十里地,就幽幽

    的往地上倒去。

    幸好陌染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带着玉瑶从马车内跃出来。

    “主子,夫人,您没事的?”初十跟黑月两个人赶紧落在两人身边,警惕的察觉着四周。

    “刷刷!”草丛里有人掠过的声音。

    几声过后,周围重新消停下来,可惜,这些人重新有了意动,陌染手中的短剑掷出,一声惨叫消失在草丛里。

    “一群宵小竟然也敢在此拦路,不用留活口,杀!”陌染一声吩咐,黑月跟初十分别向两边掠去。

    没等人跳出来,就已经死在草丛间,连半点血腥都没看见。

    短短几分钟,结束战斗。

    可惜,好不容易有人不用死,他偏偏要闯进来。

    有两个人冲着陌染跟玉瑶过来,这两人,分明就是刚才的店家跟小二。

    看来他们经过茶寮的时候已经被当成了肥羊!

    只可惜,这肥羊太警惕了,不仅不用他们的茶具跟茶叶,只用他们的水。

    这水还都是这女人自己去烧的,他们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不过放过他们这两只肥羊太可惜了,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只可以,两个人还没靠近陌染,脑门子上就被钉上了两枚飞刀。

    气绝!

    这死的也太容易了!

    不过这两个人死了,倒是让玉瑶觉得有些担心。

    “陌染,咱们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这人就公然的在官道上下毒劫杀,你说边境那边会不会已经乱成一团。”玉瑶没有细说,可陌染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她这是担心边境那边,凡达恐怕又在攻城了!

    这事陌染也想到了,他们都走了一半了,再过十天就能到达边境。

    不得不说,如果这个时候凡达攻下邹城,那他们过去后,会有些被动。

    说起来,自然要从邹城的地理位置说起。

    这邹城背靠着梧桐城,邹城后面有一排大山做屏障,前面是平坦开阔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易守难攻,退可守在邹城,进有开阔的地方,并不适合敌人的隐藏。

    这样的地方,可谓是兵家最有利的地形。

    “瑶儿,咱们尽快赶到下一个城里,看来咱们要快马加鞭才行了!”陌染看了眼已经气绝的马,对着玉瑶道。

    “好!”玉瑶点头答应着。

    一行人在天黑之前终于进了城,玉瑶进门写两封信,分别交给黑逸跟北辰明轩。

    陌染则去安排马匹的事,他们在客栈里休息了几个时辰,趁着夜色直接追赶上去。

    骑马自然要快了许多,一夜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追上去。

    玉瑶利用自己化妆的技术,让自己变成了一张平凡的脸,黑月跟初十自然也一样。

    平凡的放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样子。

    在天空还没破绽之前,陌染带着他们几个人偷偷潜进了队中。

    陌染直接进了大帐,“谁!”

    里面的人猛然从床上翻起来,闪着一丝杀气。

    “是我!”陌染及时出声道。

    “主子!您回来了!”一直假扮陌染的人自然是黑影。

    他平日里不经常出现在人前,自然也就不会被人知道。

    他跟陌染贴的最近,自然也更了解他的一举一动,最重要是他武功高强,这才是让他能够瞒过所有人的原因。

    随着陌染进来的三个陌生的面孔,不过很快黑影眼中就闪过一丝了然。

    能够让主子带在身边的人,恐怕也只有她。

    猜到了玉瑶的身份,那剩下那两个人,自然也就知道了。

    “最近可有收到什么消息?”陌染询问道。

    “有,这是刚才收到的消息,本打算尽快让人送过去,不想您亲自过来了,请主子过目。”影将手中的信交出来。

    陌染拿在手中,大帐里烛影绰绰,凑近了,将信上的内容看个清楚。

    陌染脸上的神色变幻,身上的气息越发冰冷,让人不敢开口。

    “砰!”一声脆响,咔嚓一声,面前的桌子应声而碎。

    突然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帐外的人。

    “将军!”

    “无事!”

    听见陌染的声音,外面的人停住脚,不敢近前。

    “陌染!”玉瑶担心的开口道。

    “凡达,真是我小看你了。”陌染将信收起来,黑影看了两人一眼,带着黑月两人出去了。

    “怎么了?”此时只剩下陌染跟玉瑶。

    “这凡达竟然真的将邹城拿下了,这邹城的城主竟然听说背攻打提前收拾东西跑了,城中的细作里应外合,没有废一兵一卒就将邹城拿下,凡达进城,就斩杀了邹城下的四名县令,着实可恨!”陌染气人的咬牙切齿。

    尤其是这邹城的城主。

    当初这邹城作为边境的要地,他曾经举荐过陌家的亲信,可皇上忌惮他,并没有任命给他。

    反而将林右相的一名学生给推到了邹城城主的位置上。

    好,果真是好的很!

    这会儿邹城失手,那他不知道要损失多少名将士才能将邹城夺回来,他如何不恨!

    他要带着北辰的兵攻打,而凡达竟然没有废一兵一卒,这是多么讽刺的事。

    “陌染,先别多想,现在大局已定,既然没办法挽回,咱们就想办法将邹城夺过来才行。”玉瑶的规劝陌染自然听在耳中,只是觉得这事比吃了苍蝇还要恶心。

    “这件事既然牵扯到林右相,咱们就让皇上也为难一番,打打他的脸面。”玉瑶看着陌染担心就心疼。

    自己的男人自己疼,既然他北辰睿种下的恶果那就让他自己吃。

    “好!我这就写。”陌染洋洋洒洒将邹城城主柳郎平的事写了一遍,着重写了他弃城而逃,凡达轻易将邹城拿下的事。

    当天夜里,就命人送进盛京。

    陌染才不管这封信会震惊朝中多少人,他只知道这会儿气喘顺了不少。

    谁让他们不好过,那也不让他们好过。

    剩下的时日,陌染跟玉瑶快马加鞭,一路带着兵马往边境赶。

    路上自然少了不少颠簸,玉瑶却没有喊一声苦,一直都跟在陌染身边。

    就连陌染召集近卫议事都不会让她退下,没多久,军中就传,陌将军身边跟着的一名小侍卫,深得将军的喜欢,白天夜里都喜欢带着她。

    不过这消息也就是私底下传,没有人敢拿到明面上。

    夜里玉瑶不管多晚都会进空间去看看两个小家伙,陪着他们玩够才出来。

    毕竟外面还有陌染,她是知道他最近有多忙,所以她想在他身边多陪陪他。

    这天,玉瑶才刚出来,就感觉从背后将她抱在怀里。

    “瑶儿!”陌染低沉沉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玉瑶是真的担心,以前都听外面的人说陌染打仗有多厉害。

    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厉害的背后他到底要做多少的准备。

    这几天,他几乎没睡过。

    每天都派出人去打探消息,大到边境前沿的消息,小到街上的石井流民的消息,这所有的消息结合起来,陌染再做一个统筹出来,仔细的分析。

    这不仅是他一个人决定,每天会让队里的心腹跟谋臣来商讨。

    等听完他们的意见之后,陌染再统一的规划,重新的整理,以求以牺牲最少的人,达到最理想的境界。

    “没事,就想这样抱着你。”陌染将头窝在玉瑶的脖颈里。

    “好!”玉瑶安静的任由他抱着。

    这几天她一直待在陌染身边,自然也知道了凡达的厉害。

    他果真不是一般的人,有头脑有手段还善于攻其人心。

    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就已经将邹城的百姓给安抚下来。

    说起来,玉瑶对他都多了几分佩服。

    凡达攻进城之后,不仅没有处置城里的百姓,还开仓放粮。

    开始百姓还心惊胆颤,他们一直都知道胡人都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之人。

    可没想到这胡人不仅没杀他们还给他们粮食。

    原本想着逃命或者想反抗的百姓,一下安静下来。

    这事还真是奇葩,从市井流言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听说,这凡达进城的时候,手底下的一队兵也想着抢夺百姓的粮食,甚至还将百姓家的女儿还糟蹋了。

    这件事被凡达知道了,他不仅送了银两给那百姓进行安抚,还下令将抢夺之人给拉到了菜市场还杀了。

    并且下令,如果还有人胆敢像他们一样抢掠,一样诛杀。

    这样铁血的手腕之下,果真没有人敢再犯,邹城的百姓也就安定下来。

    这凡达越是得了民心,那想要收回邹城就越是困难,毕竟这样的情况下,百姓的心也不会向着北辰国的兵。

    而这邹城至关重要,想要越过去直取庆城,那只能翻过邹城外的山。

    而邹城想要越过去,谈何容易?

    先不说邹城前面正前方的平坦的地域,左边是一条极宽的河,右边是同样的树林,这样的地

    了,正事要紧。”

    “再说我也困了,刚才都差点睡着,那我就不等你了,你回来可不许吵醒我!”

    赵东反应慢了半拍,“你真的没生气吧?”

    苏菲反问道:“我生什么气,难道你今晚还打算不回来啊?”

    赵东急忙说,“那不会,最多一个小时,我很快就处理完。”

    苏菲叮嘱了一句,“嗯,去忙吧,路上小心。”

    挂断电话,苏菲的嘴角也跟着撇了下来。

    她嘴上说的轻松,实际上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

    可是没办法,赵东现在是在替苏家办事,她总不能拦着吧?

    ……

    赵东赶到的时候已经将近三点。

    门铃按响,一身居家服的吴雯轻巧开门。

    她也没什么防备,直接转身道:“拖鞋在门口,顺便把门带上。”

    赵东傻眼,手也僵在半空。

    吴雯走到沙发边转身一看,莞尔道:“怎么着,送完资料就打算走?”

    “赵东,我是老虎啊,你这么怕我?”

    赵东抓头,“的确是太晚了。”

    吴雯好笑的说,“可你总得跟我交代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赵东想想也是,既来之则安之,只要问心无愧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

    干脆换上拖鞋进了屋!

    这件事要不要让陌染知道呢?顺便派人去查查清楚。

    上次黄将军将东西送到陌府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心里就有了预想,只是没想道事情会真的是她猜想的这样。

    那东西,有问题!

    外表虽然看起来像兵符,可明显那东西不仅仅是兵符这么简单。

    玉瑶陷入自己的思绪中,连陌染是何时进来的都不知道。

    直到他被一道沁竹的清香所包围,这才猛然反应过来。

    “想什么呢?这么认真?”陌染进来就看到玉瑶手中正握着信发呆。

    黑月刚准备提醒,就被陌染给制止了。

    黑月投给玉瑶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转身出去了,顺轻轻将房门关上。

    等他绕过来,就看到信展在他眼前,只一眼,陌染已经认出来,这是黑逸的字迹。

    “陌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玉瑶想收起信,发现他都已经看见了,略显尴尬的站在他面前。

    “刚回来,进门就看到你在发呆,所以过来看看。”他这哪里是看看啊!分明是感觉不对劲。

    “你刚才在想什么?”在陌染这紧迫的眼神下,她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交代出来。

    “既然你都看到了,还来问我!”这男人多此一举,恐怕就是想试探她!

    果然,如她所料。

    “这你说的跟我看到的能一样?如果我今天没发现,你是不是也打算瞒着我?嗯?”最后一个尾音微扬,带着一丝轻挑,怎么都让人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我,我才没有!”玉瑶只要紧张或者说谎的时候,就会带着几分结巴,眼神四处乱瞟,那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做贼心虚!

    “瑶儿,不诚实的女人可要受罚的!”陌染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着他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我才……”声音还没发出,陌染一只手固定在她脑后,强迫着她仰着头。

    吻裹着一丝恼怒落下来,不似以前的温柔,带着一丝迫切感,让玉瑶有些招架不住。

    这个男人,怎么能……

    她刚才分明记得黑月还在这里,挣扎着,想要分心看一眼,却感觉唇瓣上被轻咬了一记。

    “不许分心。”陌染低哑含着魅惑的嗓音顿时落在他耳边,玉瑶眨巴眨巴眼睛,修长的睫毛像两把刷子,挠在陌染的脸上,痒痒的,酥酥的,像是带着一丝电流,一下挠进了他的心底。

    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神,顿时燃起了一丝邪火。

    “瑶儿,这可是你招惹我的!”

    玉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整个人被举起

    来,直接坐到了桌子上面。

    这宽大的黄杨木的桌子,透着一丝黄杨的味道,玉瑶一身洁白的褒衣,坐在桌子上,一双挟着潋滟的眸子,幽幽的注视着他。

    这冷硬的桌子,玉瑶那柔媚的眼神,再加上她倾城潋滟的脸庞,充斥出一丝妩媚妖娆的媚态。

    这般的结合,该死的和谐。

    直接让迷了陌染的眼,迷了他的心。

    “瑶儿,你好美!”陌染不仅感叹一声,眼底的火光又热了三分。

    “我美吗?有多美?”玉瑶看着陌染的样子,反而升起了玩心!

    轻轻抬起胳膊,洁白的衣袖从面前缓缓扫过,一点点将自己绝色的容颜展露出来。

    那媚态的眼神,就像一把钩子,顺带着牵引住陌染的心。

    这只妖精!

    陌染一把将人压在桌上,俯视着眼前的女人,吐气如兰,声音刚劲带着一丝低哑,“你的美不好形容,我觉得用做的比较能证明。”

    说着一个俯身,攫取着她口中所有的话,橘色的烛光摇曳,衬着两个人的身影,温情脉脉。

    次日,玉瑶才真正感受到什么是乐极生悲。

    她现在最后悔就是不该挑衅男人的能力。

    她手软脚软,走路都像踩在云端上。

    反观旁边的男人,神清气爽的,嘴角勾起的笑怎么都让人想上去暴揍一顿。

    实在太可恶了!

    该死的臭男人,同样是出力,他怎么能像没事人一样呢?

    出门的时候,玉瑶是被陌染抱着进马车的,两个“大男人”,还抱在一起,辣眼睛啊!辣眼睛!

    等他们的马车远行,这消息,一阵风一样的传开了。

    “喂,你听说了,今天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还一起上了马车,真是有伤风化啊!”

    “这有什么,我还亲眼看到了,那个男人就这么靠在高大男人的怀里,真是……”

    “这个世道真是乱了,这样的人都敢出门了,难道就不怕被拉出去游街吗?”

    “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恐怕都要羞愧到上吊!”

    听到消息的玉瑶:……

    她狠狠锤了一记身后的男人,都怨这个男人,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我误会。

    好男风啊!

    她真想告诉那些人,她是女的,女人!

    她这一世英名,毁在这个客栈里了!呜呜呜,外面的人恐怕都听说了,她不活了!

    “怎么了?干嘛要捂着脸!来,我看看。”陌染还有心思看她,因为昨天他们两个人胡闹,根本就没追上大部队的脚程。

    这会儿玉瑶窝在陌染的怀里,决定到下个镇上就要骑马去追赶。

    “看什么?你能还我名声吗?”玉瑶冷哼哼的道。

    “这也不能怨我啊,我这不是为了给夫人一个答案吗?再说,我觉得昨天给的答案,你也很满意啊。”陌染道。

    玉瑶眼角抽搐了几下,能不满意吗?

    说起来就能羞愧死,这个死男人,昨天只要在最关键攻城掠地的时候,就逼着她回答一次她满不满意。

    最后也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满意,这男人才终于良心发现的放过她。

    男人啊!你何必为难我这个女人呢?

    现在好了,白搭上自己的名声不说,害她到现在都不敢看黑月的眼睛。

    两个人说了一阵,玉瑶决定不搭理他了,闭上眼睛打算眯一下。

    不想这一眯就睡着了,等她再睁开眼,已经是中午了!

    “主子夫人,前面有个茶寮,出来先吃点东西吧。”黑月贴心,怕玉瑶觉得不得劲儿,让初十过来喊人。

    不过初十这丫头藏不住事,一个眼神碰触就将心底的事泄露了出来。

    “臭丫头,等你们成亲了,看我怎么揶揄你们。”玉瑶小声嘀咕了一路,初十掩嘴,露出一个笑,转身去跟小二交代待一声。

    黑月牵马车喂马,初十跟店家要了水,用自己准备好的茶具泡了茶水,这才端到玉瑶跟陌染面前。

    这出门在外,玉瑶跟陌染都格外的小心,毕竟这次是去边境,不比其他的时候。

    玉瑶跟陌染两个人喝了茶,转眼又吃了些东西歇歇脚,等马歇息好又重新上路。

    只是这马才刚走出去没十里地,就幽幽

    的往地上倒去。

    幸好陌染察觉到不对的时候,已经带着玉瑶从马车内跃出来。

    “主子,夫人,您没事的?”初十跟黑月两个人赶紧落在两人身边,警惕的察觉着四周。

    “刷刷!”草丛里有人掠过的声音。

    几声过后,周围重新消停下来,可惜,这些人重新有了意动,陌染手中的短剑掷出,一声惨叫消失在草丛里。

    “一群宵小竟然也敢在此拦路,不用留活口,杀!”陌染一声吩咐,黑月跟初十分别向两边掠去。

    没等人跳出来,就已经死在草丛间,连半点血腥都没看见。

    短短几分钟,结束战斗。

    可惜,好不容易有人不用死,他偏偏要闯进来。

    有两个人冲着陌染跟玉瑶过来,这两人,分明就是刚才的店家跟小二。

    看来他们经过茶寮的时候已经被当成了肥羊!

    只可惜,这肥羊太警惕了,不仅不用他们的茶具跟茶叶,只用他们的水。

    这水还都是这女人自己去烧的,他们完全没有下手的机会。

    不过放过他们这两只肥羊太可惜了,所以才会铤而走险。

    只可以,两个人还没靠近陌染,脑门子上就被钉上了两枚飞刀。

    气绝!

    这死的也太容易了!

    不过这两个人死了,倒是让玉瑶觉得有些担心。

    “陌染,咱们这才走了一半的路程,这人就公然的在官道上下毒劫杀,你说边境那边会不会已经乱成一团。”玉瑶没有细说,可陌染已经明白她的意思。

    她这是担心边境那边,凡达恐怕又在攻城了!

    这事陌染也想到了,他们都走了一半了,再过十天就能到达边境。

    不得不说,如果这个时候凡达攻下邹城,那他们过去后,会有些被动。

    说起来,自然要从邹城的地理位置说起。

    这邹城背靠着梧桐城,邹城后面有一排大山做屏障,前面是平坦开阔的地方。

    这样的地方,易守难攻,退可守在邹城,进有开阔的地方,并不适合敌人的隐藏。

    这样的地方,可谓是兵家最有利的地形。

    “瑶儿,咱们尽快赶到下一个城里,看来咱们要快马加鞭才行了!”陌染看了眼已经气绝的马,对着玉瑶道。

    “好!”玉瑶点头答应着。

    一行人在天黑之前终于进了城,玉瑶进门写两封信,分别交给黑逸跟北辰明轩。

    陌染则去安排马匹的事,他们在客栈里休息了几个时辰,趁着夜色直接追赶上去。

    骑马自然要快了许多,一夜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追上去。

    玉瑶利用自己化妆的技术,让自己变成了一张平凡的脸,黑月跟初十自然也一样。

    平凡的放在人堆里都找不到的样子。

    在天空还没破绽之前,陌染带着他们几个人偷偷潜进了队中。

    陌染直接进了大帐,“谁!”

    里面的人猛然从床上翻起来,闪着一丝杀气。

    “是我!”陌染及时出声道。

    “主子!您回来了!”一直假扮陌染的人自然是黑影。

    他平日里不经常出现在人前,自然也就不会被人知道。

    他跟陌染贴的最近,自然也更了解他的一举一动,最重要是他武功高强,这才是让他能够瞒过所有人的原因。

    随着陌染进来的三个陌生的面孔,不过很快黑影眼中就闪过一丝了然。

    能够让主子带在身边的人,恐怕也只有她。

    猜到了玉瑶的身份,那剩下那两个人,自然也就知道了。

    “最近可有收到什么消息?”陌染询问道。

    “有,这是刚才收到的消息,本打算尽快让人送过去,不想您亲自过来了,请主子过目。”影将手中的信交出来。

    陌染拿在手中,大帐里烛影绰绰,凑近了,将信上的内容看个清楚。

    陌染脸上的神色变幻,身上的气息越发冰冷,让人不敢开口。

    “砰!”一声脆响,咔嚓一声,面前的桌子应声而碎。

    突然发出的声音,惊动了帐外的人。

    “将军!”

    “无事!”

    听见陌染的声音,外面的人停住脚,不敢近前。

    “陌染!”玉瑶担心的开口道。

    “凡达,真是我小看你了。”陌染将信收起来,黑影看了两人一眼,带着黑月两人出去了。

    “怎么了?”此时只剩下陌染跟玉瑶。

    “这凡达竟然真的将邹城拿下了,这邹城的城主竟然听说背攻打提前收拾东西跑了,城中的细作里应外合,没有废一兵一卒就将邹城拿下,凡达进城,就斩杀了邹城下的四名县令,着实可恨!”陌染气人的咬牙切齿。

    尤其是这邹城的城主。

    当初这邹城作为边境的要地,他曾经举荐过陌家的亲信,可皇上忌惮他,并没有任命给他。

    反而将林右相的一名学生给推到了邹城城主的位置上。

    好,果真是好的很!

    这会儿邹城失手,那他不知道要损失多少名将士才能将邹城夺回来,他如何不恨!

    他要带着北辰的兵攻打,而凡达竟然没有废一兵一卒,这是多么讽刺的事。

    “陌染,先别多想,现在大局已定,既然没办法挽回,咱们就想办法将邹城夺过来才行。”玉瑶的规劝陌染自然听在耳中,只是觉得这事比吃了苍蝇还要恶心。

    “这件事既然牵扯到林右相,咱们就让皇上也为难一番,打打他的脸面。”玉瑶看着陌染担心就心疼。

    自己的男人自己疼,既然他北辰睿种下的恶果那就让他自己吃。

    “好!我这就写。”陌染洋洋洒洒将邹城城主柳郎平的事写了一遍,着重写了他弃城而逃,凡达轻易将邹城拿下的事。

    当天夜里,就命人送进盛京。

    陌染才不管这封信会震惊朝中多少人,他只知道这会儿气喘顺了不少。

    谁让他们不好过,那也不让他们好过。

    剩下的时日,陌染跟玉瑶快马加鞭,一路带着兵马往边境赶。

    路上自然少了不少颠簸,玉瑶却没有喊一声苦,一直都跟在陌染身边。

    就连陌染召集近卫议事都不会让她退下,没多久,军中就传,陌将军身边跟着的一名小侍卫,深得将军的喜欢,白天夜里都喜欢带着她。

    不过这消息也就是私底下传,没有人敢拿到明面上。

    夜里玉瑶不管多晚都会进空间去看看两个小家伙,陪着他们玩够才出来。

    毕竟外面还有陌染,她是知道他最近有多忙,所以她想在他身边多陪陪他。

    这天,玉瑶才刚出来,就感觉从背后将她抱在怀里。

    “瑶儿!”陌染低沉沉的声音传来。

    “怎么了?可是哪里不舒服?”玉瑶是真的担心,以前都听外面的人说陌染打仗有多厉害。

    可从来没有人知道,这厉害的背后他到底要做多少的准备。

    这几天,他几乎没睡过。

    每天都派出人去打探消息,大到边境前沿的消息,小到街上的石井流民的消息,这所有的消息结合起来,陌染再做一个统筹出来,仔细的分析。

    这不仅是他一个人决定,每天会让队里的心腹跟谋臣来商讨。

    等听完他们的意见之后,陌染再统一的规划,重新的整理,以求以牺牲最少的人,达到最理想的境界。

    “没事,就想这样抱着你。”陌染将头窝在玉瑶的脖颈里。

    “好!”玉瑶安静的任由他抱着。

    这几天她一直待在陌染身边,自然也知道了凡达的厉害。

    他果真不是一般的人,有头脑有手段还善于攻其人心。

    这才短短几天的时间,竟然就已经将邹城的百姓给安抚下来。

    说起来,玉瑶对他都多了几分佩服。

    凡达攻进城之后,不仅没有处置城里的百姓,还开仓放粮。

    开始百姓还心惊胆颤,他们一直都知道胡人都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之人。

    可没想到这胡人不仅没杀他们还给他们粮食。

    原本想着逃命或者想反抗的百姓,一下安静下来。

    这事还真是奇葩,从市井流言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听说,这凡达进城的时候,手底下的一队兵也想着抢夺百姓的粮食,甚至还将百姓家的女儿还糟蹋了。

    这件事被凡达知道了,他不仅送了银两给那百姓进行安抚,还下令将抢夺之人给拉到了菜市场还杀了。

    并且下令,如果还有人胆敢像他们一样抢掠,一样诛杀。

    这样铁血的手腕之下,果真没有人敢再犯,邹城的百姓也就安定下来。

    这凡达越是得了民心,那想要收回邹城就越是困难,毕竟这样的情况下,百姓的心也不会向着北辰国的兵。

    而这邹城至关重要,想要越过去直取庆城,那只能翻过邹城外的山。

    而邹城想要越过去,谈何容易?

    先不说邹城前面正前方的平坦的地域,左边是一条极宽的河,右边是同样的树林,这样的地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vavniJb.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微软正式推出Win10新版Power 2020/05/25
      穿越盗墓王妃,王爷,王妃又去盗墓 2020/01/18
      司马昭活着的时候 2020/06/19
      离婚后的车晓越发朴素 2020/08/11
      芹菜怎么做好吃 2020/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