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张云的古代生活_张云的古代生活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张云的古代生活_张云的古代生活图文阅读

    姜闯也跟着哽咽,“妈……”

    姜英看着这一幕,一阵心酸,同样都是儿女,差距却这么大。

    姜妈妈安慰道:“好了,小闯,一切都过去了了,有妈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姜闯缓过神道:“妈,我是怎么出来的?”

    姜妈妈急忙说,“是你姐夫答应帮忙跟那个女孩道歉,人家这才同意不追究!”

    “道歉?”

    姜闯看了看孙卫东,欲言又止。

    今天晚上的事,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可清楚的很。

    就是孙卫东下了一个套等着他往里钻,要不是今天赵东冒着风险把他给带了出来。

    他没准哪天被孙卫东给卖了,还在帮着他数钱呢!

    孙卫东神色如常的说,“小闯,以后可不许胡闹了,要不然就连姐夫也帮不了你!”

    姜闯没接话,刚才在别墅里撕破了脸,也让他彻底看穿了孙卫东的虚伪面具。

    这种人会无缘无故的帮他?肯定不可能。

    至于谢他?

    开什

    么玩笑,如果不是打不过他,姜闯恨不得揍他一顿!

    他从小到大还没进过派出所,没想到第一次进局子竟然因为这种事。

    想想都觉着丢人。

    见儿子不说话,姜妈妈催促了一句,“你这孩子,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谢谢你姐夫?”

    姜闯扭过头,“妈,咱们快回家吧,我饿了。”

    孙卫东上前,“没错,妈,咱们回家,坐我的车。”

    姜妈妈脸色一喜,她原本以为孙卫东跟女儿之间闹成这样,已经没有缓和的机会了。

    结果没成想,孙卫东竟然还有和好的意思。

    想想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有点矛盾和误会很正常,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姜妈妈应承道:“好,卫东,那就谢谢你了!”

    姜英正要拒绝,姜闯抢在前面开口,“妈,坐他的车干嘛?我赵哥不是也开车了嘛?”

    姜妈妈没听明白,“你赵哥?赵东?”

    她的脸色勃然一变,“小闯,你不明白怎么回事,要不是他,你姐姐和姐夫根本不会闹成这样!”

    姜闯维护道:“行,那你跟孙卫东走吧,我和姐姐坐赵哥的车!”

    说着话,人已经走上前,“赵哥,之前你没生我的气吧?”

    赵东反问,“生你的气干嘛?”

    他嘴上这么问,心里也有点意外,这小子虽然蠢笨了一点,不过还好,算不上白眼狼。

    今天晚上这一遭,总算没有白折腾。

    姜闯笑了笑,“行,赵哥,那就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去吧,等明天,让我姐请你吃饭。”

    姜英提醒了一句,“你这小子,倒是挺慷慨,想谢你赵哥,为啥不自己请客?”

    姜闯挠了挠头。“我这不是还没毕业,手里没钱嘛……”

    姜英松了口气,原本还想着回去教训弟弟一通。

    结果没成想,经过这事弟弟反倒成熟了不少。

    最起码,他分得清事理,也明辨是非。

    不像母亲,心里明白怎么回事,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一阵心寒。

    孙卫东站在一边,看着姜英姐弟跟赵东谈笑风生,亲昵的仿佛一家人似得。

    那股无名火差点将他当场点燃,就像是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般。

    他一声冷笑打断几人的交谈,“小英,你这么晚,打算带爸妈去哪?”

    姜英冷笑,“孙卫东,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吧?”

    说着话,她拉着弟弟径直上车。

    姜爸爸说了句,“咱们也走吧。”

    看见了女儿身上的那些伤,他还是挺心疼的,对孙卫东自然也就没有好脸色。

    姜妈妈还在气头上,“我不走,要走你走!”

    姜爸爸来了脾气,“行,那我走!”

    姜妈妈那边脸色挂不住,“那个,卫东,你也别误会,你叔叔对你可能有点误会,你放心,回去我再帮你做一做小英的思想工作。”

    孙卫东神色僵硬的笑了笑,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姜家人挤上赵东的那辆车扬长而去。

    ……

    目的地是姜英在天州的一套公寓,不算大,两室一厅。

    赵东帮着把行李搬上楼,没等坐下喝口水,就听电话响了起来。

    “英姐,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来到走廊上,就听电话那边说道:“东哥,你在哪啊?”

    赵东听见李丹的声音,猛然一愣,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歉意道:“不好意思,李丹,我现在还在外面办事,恐怕不能接你了!”

    “好,没关系。”

    “你在哪?还在电影院嘛?”

    得到肯定答复,赵东说道:“这样,你等一下,我叫个人去接你!”

    李丹怕给赵东添麻烦,“没关系,我打车就是了,没车的话我就叫个网约车。”

    “算了,这么晚,你一个女孩打车不安全。”

    “东哥,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还记得上次见到的那个于大哥嘛?他现在就跑网约车,反正顺路回家,我让他去接你!”

    挂断李丹的电话,把电话给于志拨过去,“收车了么?”

    马上了,找我喝酒吗?随时有时间。”

    “这样,你先别收车,去接个人。”

    赵东一番解释,然后听见电话那头一声惊叫。

    于志兴奋的说,“哎呀我去,东子,你小子讲义气,事成我请你吃饭!”

    “少废话,别让人家女孩等太久!”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我这也没换身衣服啥的……”

    “别墨迹了,我也就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了!”

    赵东刚转身,却看见姜英站在身后。

    她抿着嘴笑,“没吓到你吧?”

    赵东反问,“英姐,我胆子有那么小嘛?再说了,夜里能看见你这种大美女,只会有惊喜,哪来的惊吓?”

    姜英指了指电梯,“走吧,家里太小,老太太唠叨的心烦,我就不留你了。”

    赵东点了点,“好!”

    姜英转身关门,随手把外套披上,“往哪走?等我一下!”

    “英姐,你这刚出院,算了。”

    姜英难得温柔,“没事,家里闷,送送你,正好再跟你聊聊天。”

    小区内,昏黄的路灯下萤虫翻飞。

    姜英伸出葱白的手指,“有烟嘛?给我一根。”

    “医生让你抽嘛?”

    姜英嘟着嘴巴,一副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

    赵东怕她,叮嘱道:“只能抽两口。”

    抽出一根点上,然后递了过去。

    姜英猛吸了两口,不待回味,就被赵东给抢了回去。

    赵东也没扔,接着抽了起来。

    姜英看着他的侧脸,扑哧的笑。

    赵东被她笑的发毛,“你笑什么?”

    姜英扭过头,“你说呢?”

    赵东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正在愣神,姜英忽然凑上,然后在脸颊上轻轻一吻。

    这一吻犹如蜻蜓点水,不等赵东反应过来,人已经抽身而去。

    姜英解释道:“别误会,就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想感谢一下你这个好弟弟!”

    赵东挠头笑,本来他也没往其它的方面想,姜英这么解释,反倒有点画蛇添足的意思。

    说着,她神情忽然低落下来,“今天因为我家的事,让你受委屈了。”

    本来,她也不想让赵东看见自己柔弱的一面,可今天所经历的一切险些将她压垮。

    母亲的不理解,父亲的不表态,弟弟的任性和胡闹,一切都让她无从招架。

    她虽然个性要强,但也终究是个女人。

    赵东张了张嘴,“英姐,也怪我大意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

    姜英打断,“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我的弟弟我了解,今天如果不是他坏事,凭你的本事,肯定不会惹出那么多的麻烦!”

    赵东追问,“对了,孙卫东最后是怎么松口的?”

    姜英也没瞒着,把一切都娓娓道来。

    赵东苦笑,“英姐,我觉着你太着急了,孙卫东的这个圈套看似周密,其实破绽百出,只要警方花点时间去查,找到真相不难!”

    姜英也跟着摇头,“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可小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我母亲怎么舍得他在里面受罪!”

    “孙卫东也正是吃准了这一点,知道我妈妈最疼这个宝贝儿子,偏偏姜闯是个不争气的!”

    语气顿了顿,她补充道:“而且,最重要的,你也被关在里面!”

    赵东有些意外,“我?”

    “没错,我也不怕告诉你,在我的心里,你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比我弟弟差,甚至还要超过他!”

    赵东愣住,姜英的这措辞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姜闯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她血浓于水的亲弟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

    可他呢?

    一个最开始因为利益捆绑到一起的外姓人而已,两个人有可比性嘛?

    姜英看出了赵东的疑虑,“你还别不信,如果今天被关进去的只有姜闯一个,哪怕被我母亲骂成白眼狼,不孝女,这事我也不会管!”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姜闯什么个性你也清楚,借由这事,也正好让他长点教训,要不然以后到了社会上,没准就得给家里惹出

    更大的祸事!”

    赵东无话可说,姜闯的个性确实需要一番历练。

    就比如今天,从派出所出来之后他就成熟了不少,最起码不再像以前那般目中无人。

    这些东西,大学里面可教不会。

    所以今天这事对姜闯来说,还真不一定是坏事。

    赵东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盯着姜英的眼睛,“英姐,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更不应该答应孙卫东,你知道那两份声明意味着什么嘛?”

    姜英苦笑,“知道,一无所有嘛,不然呢?”

    “这件事如果真想调查清楚,最少也要三天时间!别说三天,就算今天晚上你回不去,家里那边都不好交代吧?”

    “万一你媳妇到时候找我要人,我怎么说?”

    赵东一愣,如果他真在派出所里关上几天,家里肯定得闹翻天。

    不说苏菲如何,母亲肯定不忍心下手,不过大哥的一番棍棒是肯定躲不过去。

    长兄如父,虽然大哥平时一向和善,可原则上的事,对他一向严厉。

    姜英又叹了口气,“那一百万,是我这些年瞒着孙卫东存下来的所有私房钱,原本我还打算等事情了结,跟你一起创业。”

    说着,她苦涩一笑,“现在可倒好,白白便宜了孙卫东!”

    赵东心中感动,他听得出来,姜英说的绝对不是虚伪话,那份情义也是实打实。

    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一辈子也未必能攒的下,偏偏姜英想也不想就拿了出来。

    感动是真的,不甘心也是真的。

    难道就眼看着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从头到尾白忙活一场?

    眼看着孙家兄弟继续物业公司称王称霸,自己则被扫地出门?

    正想着,电话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他急忙跟姜英做了个禁声的示意。

    苏菲问,“哪呢?”

    赵东看了看时间道:“在外面,马上就回去。”

    苏菲解释,“没问你那些,就是让你回来的时候,顺路给我带点宵夜。”

    没聊几句,电话挂断。

    虽然苏菲刻意装作不在乎,可话里话外的关心还是掩饰不住。

    想到此处,赵东有些归心似箭。

    姜英在那边调侃,“怎么着,媳妇催你回家了?”

    “恩,英姐,明天你等我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

    “就这么放过孙卫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可别犯傻!”

    “英姐,你放心,我有分寸!”

    目送赵东上车离去,姜英这才缓缓收回目光。

    很久没有一个男人能给她这种感觉了,安心,踏实,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尤其是他身上那股不服输的韧劲,让姜英格外着迷。

    其实对付孙卫东的反扑,她自有算盘,只不过这招太冒险。

    如果是以前,她不介意跟孙卫东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可眼下,她有了更在乎的东西,就不想铤而走险。

    有句老话不是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年轻,有人脉,就算净身出户又怎么样?

    离开华科,未尝就不是一片新天地!

    只有觉着有些委屈赵东,连累他被停职不说,又要从头做起。

    而且她这边没有了一百万的起步资金,再想东山再起,又谈何容易?

    可不管如何,跟孙卫东鱼死网破的心思总归是慢慢压下。

    偏偏就在她想要妥协,想要认输的时候,赵东竟然又给了她希望。

    还真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正想着,人已经回到家里。

    客厅里灯火通明,妈妈坐在沙发上,一副严厉的模样。

    姜爸爸急忙用眼神示意,让她暂避锋芒。

    姜英知道躲不过去,干脆迎上母亲的目光,“妈,您有话要说?”

    “干嘛去了?”

    “送一下赵东。”

    姜妈妈目光犀利,“你还说跟他没什么,送人需要这么久?”

    姜英揉了揉额头,“妈,这是我的私事,您没其他事我就

    去睡了。”

    她确实累了,本来就是提前出院,因为弟弟的事,担惊受怕一整天不说。

    晚上的时候,又跟孙卫东虚与委蛇,实在是精力不济。

    姜妈妈狠狠一拍大腿,“给我站住!”

    姜英深吸气,看向爸爸问,“姜闯呢?”

    不等姜爸爸张嘴,姜妈妈神色不善的插话道:“担惊受怕了一整晚,这会睡了!”

    姜英反问,“听您这意思,这事还要怪在我的头上了?”

    姜妈妈也跟着问,“不然呢?你如果能处理好家庭关系,会发生这种事?”

    姜英被气笑,“你们来天州不跟我说,我电话里把这事说的很清楚,你们不信,也不拦着小闯,任由他胡闹!现在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我?”

    姜爸爸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小声的提醒了一句,“有话好好说。”

    姜妈妈横了一眼,“这里没你事!”

    姜英见躲不过去,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吧,我累了,想睡觉。”

    姜妈妈缓和了一下语气,“妈也不是不心疼你,你刚出院,需要静养,可婚姻是大事,妈不能让你由着性子胡来!”

    姜英眉头挑起,她一向很有主意,只要是自己决定的事,别说母亲,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就比如当年留在天州,嫁给孙卫东,父母原本是不同意的。

    她还不是照样跟孙卫东领了证,结了婚。

    眼下妈妈要劝和?

    她肯定不会同意,当然了,不好明着表态,只能默不作声。

    姜妈妈耐心劝道:“卫东刚才跟我说了,之所以让你签那份放弃财产的声明,只是为了防备那个姓赵的!”

    姜英冷笑,“防备赵东?还是为了防备我?”

    姜妈妈急忙说,“当然是防备赵东!卫东都说了,只要你安心跟他过日子,钱、房子和车,虽然都是在他的名下,可将来还是属于你们的共同财产。”

    见女儿态度冷漠,她又劝,“你想要用钱,想要买什么东西,他一概不问,让你尽管花!”

    姜英反问,“就这么简单?”

    “那个什么……卫东,让你自己打个辞职报告,然后从华科离职……”

    “离职?妈,我现在有工作,有收入,他还对我非打即骂!眼下没了存款,将来再没了工作,你觉着孙卫东他还能对我好?”

    “你跟卫东之间那不是有误会嘛?只要你不再跟那个姓赵的往来,他肯定好好对你!”

    姜英盯着妈妈,“妈,您是信我,还是信孙卫东?”

    姜妈妈脱口而出,“当然是信你啊!”

    姜英重申道:“好,那我最后再跟您解释一次!我跟赵东之间没什么,而且我跟孙卫东闹成这样,跟赵东没有任何关系,赵东他已经结婚了,我也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姜妈妈脸色冷了下来,“那这么说,你是非跟卫东离婚不可了?”

    姜英怒气冲冲的问,“妈,难道您非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你才安心?”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那您到底收了孙卫东什么好处,这么帮他说话?”

    “什么叫帮他说话?你跟了孙卫东这些年,最好的青春也都给了他,如果现在离了婚,你一分钱得不到,以后怎么办?”

    姜英冷笑,“我的前半生已经被他给毁了,我绝对不会让他再糟践我的下半辈子!”

    姜妈妈近乎哀求,“小英,那你听妈的,你再忍一年,等到小闯毕业了,然后再跟孙卫东离婚,到时候妈肯定不拦着你!”

    姜英听见这话,忽然愣住,然后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母亲。

    姜妈妈被她看的有些心虚,视线避让开来。

    姜英近乎平静的问,“原来,您今天晚上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姜闯?”

    姜妈妈索性承认道:“是,卫东答应了,只要你不跟他离婚,小闯毕业后的工作和前程,他都会帮忙安排,难道你就不能为你的弟弟考虑一下?”

    姜英自言自语道:“考虑一下?呵呵,我以前就是考虑的太多!”

    说着,她毅然起身。

    姜妈妈也跟着起身,“你去哪?”

    姜英从房里拎出简单的行李,“这里住不下了,我出去找一家宾馆!”

    这套小两居,也是当年瞒着孙卫东偷偷买下。

    她在天州无依无靠,原本是打算两人吵架时,有个可以遮风挡雨的港湾。

    结果没成想,这里却成了全家人在天州最后的落脚处。

    房间不大,只有两室。

    按照原本的打算,弟弟住一间,她和妈妈住一间,爸爸在客厅将就一下。


    们回家,坐我的车。”

    姜妈妈脸色一喜,她原本以为孙卫东跟女儿之间闹成这样,已经没有缓和的机会了。

    结果没成想,孙卫东竟然还有和好的意思。

    想想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有点矛盾和误会很正常,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姜妈妈应承道:“好,卫东,那就谢谢你了!”

    姜英正要拒绝,姜闯抢在前面开口,“妈,坐他的车干嘛?我赵哥不是也开车了嘛?”

    姜妈妈没听明白,“你赵哥?赵东?”

    她的脸色勃然一变,“小闯,你不明白怎么回事,要不是他,你姐姐和姐夫根本不会闹成这样!”

    姜闯维护道:“行,那你跟孙卫东走吧,我和姐姐坐赵哥的车!”

    说着话,人已经走上前,“赵哥,之前你没生我的气吧?”

    赵东反问,“生你的气干嘛?”

    他嘴上这么问,心里也有点意外,这小子虽然蠢笨了一点,不过还好,算不上白眼狼。

    今天晚上这一遭,总算没有白折腾。

    姜闯笑了笑,“行,赵哥,那就麻烦你把我们送回去吧,等明天,让我姐请你吃饭。”

    姜英提醒了一句,“你这小子,倒是挺慷慨,想谢你赵哥,为啥不自己请客?”

    姜闯挠了挠头。“我这不是还没毕业,手里没钱嘛……”

    姜英松了口气,原本还想着回去教训弟弟一通。

    结果没成想,经过这事弟弟反倒成熟了不少。

    最起码,他分得清事理,也明辨是非。

    不像母亲,心里明白怎么回事,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一阵心寒。

    孙卫东站在一边,看着姜英姐弟跟赵东谈笑风生,亲昵的仿佛一家人似得。

    那股无名火差点将他当场点燃,就像是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一般。

    他一声冷笑打断几人的交谈,“小英,你这么晚,打算带爸妈去哪?”

    姜英冷笑,“孙卫东,这就用不着你操心了吧?”

    说着话,她拉着弟弟径直上车。

    姜爸爸说了句,“咱们也走吧。”

    看见了女儿身上的那些伤,他还是挺心疼的,对孙卫东自然也就没有好脸色。

    姜妈妈还在气头上,“我不走,要走你走!”

    姜爸爸来了脾气,“行,那我走!”

    姜妈妈那边脸色挂不住,“那个,卫东,你也别误会,你叔叔对你可能有点误会,你放心,回去我再帮你做一做小英的思想工作。”

    孙卫东神色僵硬的笑了笑,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姜家人挤上赵东的那辆车扬长而去。

    ……

    目的地是姜英在天州的一套公寓,不算大,两室一厅。

    赵东帮着把行李搬上楼,没等坐下喝口水,就听电话响了起来。

    “英姐,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来到走廊上,就听电话那边说道:“东哥,你在哪啊?”

    赵东听见李丹的声音,猛然一愣,看了看时间,这才发现已经快十一点了。

    他歉意道:“不好意思,李丹,我现在还在外面办事,恐怕不能接你了!”

    “好,没关系。”

    “你在哪?还在电影院嘛?”

    得到肯定答复,赵东说道:“这样,你等一下,我叫个人去接你!”

    李丹怕给赵东添麻烦,“没关系,我打车就是了,没车的话我就叫个网约车。”

    “算了,这么晚,你一个女孩打车不安全。”

    “东哥,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你还记得上次见到的那个于大哥嘛?他现在就跑网约车,反正顺路回家,我让他去接你!”

    挂断李丹的电话,把电话给于志拨过去,“收车了么?”

    马上了,找我喝酒吗?随时有时间。”

    “这样,你先别收车,去接个人。”

    赵东一番解释,然后听见电话那头一声惊叫。

    于志兴奋的说,“哎呀我去,东子,你小子讲义气,事成我请你吃饭!”

    “少废话,别让人家女孩等太久!”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我这也没换身衣服啥的……”

    “别墨迹了,我也就帮你到这了,能不能成就看你自己了!”

    赵东刚转身,却看见姜英站在身后。

    她抿着嘴笑,“没吓到你吧?”

    赵东反问,“英姐,我胆子有那么小嘛?再说了,夜里能看见你这种大美女,只会有惊喜,哪来的惊吓?”

    姜英指了指电梯,“走吧,家里太小,老太太唠叨的心烦,我就不留你了。”

    赵东点了点,“好!”

    姜英转身关门,随手把外套披上,“往哪走?等我一下!”

    “英姐,你这刚出院,算了。”

    姜英难得温柔,“没事,家里闷,送送你,正好再跟你聊聊天。”

    小区内,昏黄的路灯下萤虫翻飞。

    姜英伸出葱白的手指,“有烟嘛?给我一根。”

    “医生让你抽嘛?”

    姜英嘟着嘴巴,一副可怜兮兮的委屈模样。

    赵东怕她,叮嘱道:“只能抽两口。”

    抽出一根点上,然后递了过去。

    姜英猛吸了两口,不待回味,就被赵东给抢了回去。

    赵东也没扔,接着抽了起来。

    姜英看着他的侧脸,扑哧的笑。

    赵东被她笑的发毛,“你笑什么?”

    姜英扭过头,“你说呢?”

    赵东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正在愣神,姜英忽然凑上,然后在脸颊上轻轻一吻。

    这一吻犹如蜻蜓点水,不等赵东反应过来,人已经抽身而去。

    姜英解释道:“别误会,就是我这个当姐姐的,想感谢一下你这个好弟弟!”

    赵东挠头笑,本来他也没往其它的方面想,姜英这么解释,反倒有点画蛇添足的意思。

    说着,她神情忽然低落下来,“今天因为我家的事,让你受委屈了。”

    本来,她也不想让赵东看见自己柔弱的一面,可今天所经历的一切险些将她压垮。

    母亲的不理解,父亲的不表态,弟弟的任性和胡闹,一切都让她无从招架。

    她虽然个性要强,但也终究是个女人。

    赵东张了张嘴,“英姐,也怪我大意了,要不然的话,也不会……”

    姜英打断,“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我的弟弟我了解,今天如果不是他坏事,凭你的本事,肯定不会惹出那么多的麻烦!”

    赵东追问,“对了,孙卫东最后是怎么松口的?”

    姜英也没瞒着,把一切都娓娓道来。

    赵东苦笑,“英姐,我觉着你太着急了,孙卫东的这个圈套看似周密,其实破绽百出,只要警方花点时间去查,找到真相不难!”

    姜英也跟着摇头,“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可小闯是我们家的命根子,我母亲怎么舍得他在里面受罪!”

    “孙卫东也正是吃准了这一点,知道我妈妈最疼这个宝贝儿子,偏偏姜闯是个不争气的!”

    语气顿了顿,她补充道:“而且,最重要的,你也被关在里面!”

    赵东有些意外,“我?”

    “没错,我也不怕告诉你,在我的心里,你的重要性一点也不比我弟弟差,甚至还要超过他!”

    赵东愣住,姜英的这措辞确实让他有些意外。

    姜闯再怎么不争气,那也是她血浓于水的亲弟弟,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

    可他呢?

    一个最开始因为利益捆绑到一起的外姓人而已,两个人有可比性嘛?

    姜英看出了赵东的疑虑,“你还别不信,如果今天被关进去的只有姜闯一个,哪怕被我母亲骂成白眼狼,不孝女,这事我也不会管!”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姜闯什么个性你也清楚,借由这事,也正好让他长点教训,要不然以后到了社会上,没准就得给家里惹出

    更大的祸事!”

    赵东无话可说,姜闯的个性确实需要一番历练。

    就比如今天,从派出所出来之后他就成熟了不少,最起码不再像以前那般目中无人。

    这些东西,大学里面可教不会。

    所以今天这事对姜闯来说,还真不一定是坏事。

    赵东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盯着姜英的眼睛,“英姐,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更不应该答应孙卫东,你知道那两份声明意味着什么嘛?”

    姜英苦笑,“知道,一无所有嘛,不然呢?”

    “这件事如果真想调查清楚,最少也要三天时间!别说三天,就算今天晚上你回不去,家里那边都不好交代吧?”

    “万一你媳妇到时候找我要人,我怎么说?”

    赵东一愣,如果他真在派出所里关上几天,家里肯定得闹翻天。

    不说苏菲如何,母亲肯定不忍心下手,不过大哥的一番棍棒是肯定躲不过去。

    长兄如父,虽然大哥平时一向和善,可原则上的事,对他一向严厉。

    姜英又叹了口气,“那一百万,是我这些年瞒着孙卫东存下来的所有私房钱,原本我还打算等事情了结,跟你一起创业。”

    说着,她苦涩一笑,“现在可倒好,白白便宜了孙卫东!”

    赵东心中感动,他听得出来,姜英说的绝对不是虚伪话,那份情义也是实打实。

    一百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对于普通人来说,恐怕一辈子也未必能攒的下,偏偏姜英想也不想就拿了出来。

    感动是真的,不甘心也是真的。

    难道就眼看着一切努力都付之东流,从头到尾白忙活一场?

    眼看着孙家兄弟继续物业公司称王称霸,自己则被扫地出门?

    正想着,电话响了起来。

    看见来电显示,他急忙跟姜英做了个禁声的示意。

    苏菲问,“哪呢?”

    赵东看了看时间道:“在外面,马上就回去。”

    苏菲解释,“没问你那些,就是让你回来的时候,顺路给我带点宵夜。”

    没聊几句,电话挂断。

    虽然苏菲刻意装作不在乎,可话里话外的关心还是掩饰不住。

    想到此处,赵东有些归心似箭。

    姜英在那边调侃,“怎么着,媳妇催你回家了?”

    “恩,英姐,明天你等我消息!”

    “消息,什么消息?”

    “就这么放过孙卫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你可别犯傻!”

    “英姐,你放心,我有分寸!”

    目送赵东上车离去,姜英这才缓缓收回目光。

    很久没有一个男人能给她这种感觉了,安心,踏实,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尤其是他身上那股不服输的韧劲,让姜英格外着迷。

    其实对付孙卫东的反扑,她自有算盘,只不过这招太冒险。

    如果是以前,她不介意跟孙卫东鱼死网破,玉石俱焚!

    可眼下,她有了更在乎的东西,就不想铤而走险。

    有句老话不是说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她年轻,有人脉,就算净身出户又怎么样?

    离开华科,未尝就不是一片新天地!

    只有觉着有些委屈赵东,连累他被停职不说,又要从头做起。

    而且她这边没有了一百万的起步资金,再想东山再起,又谈何容易?

    可不管如何,跟孙卫东鱼死网破的心思总归是慢慢压下。

    偏偏就在她想要妥协,想要认输的时候,赵东竟然又给了她希望。

    还真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正想着,人已经回到家里。

    客厅里灯火通明,妈妈坐在沙发上,一副严厉的模样。

    姜爸爸急忙用眼神示意,让她暂避锋芒。

    姜英知道躲不过去,干脆迎上母亲的目光,“妈,您有话要说?”

    “干嘛去了?”

    “送一下赵东。”

    姜妈妈目光犀利,“你还说跟他没什么,送人需要这么久?”

    姜英揉了揉额头,“妈,这是我的私事,您没其他事我就

    去睡了。”

    她确实累了,本来就是提前出院,因为弟弟的事,担惊受怕一整天不说。

    晚上的时候,又跟孙卫东虚与委蛇,实在是精力不济。

    姜妈妈狠狠一拍大腿,“给我站住!”

    姜英深吸气,看向爸爸问,“姜闯呢?”

    不等姜爸爸张嘴,姜妈妈神色不善的插话道:“担惊受怕了一整晚,这会睡了!”

    姜英反问,“听您这意思,这事还要怪在我的头上了?”

    姜妈妈也跟着问,“不然呢?你如果能处理好家庭关系,会发生这种事?”

    姜英被气笑,“你们来天州不跟我说,我电话里把这事说的很清楚,你们不信,也不拦着小闯,任由他胡闹!现在把一切责任都推给我?”

    姜爸爸见气氛有些不对劲,小声的提醒了一句,“有话好好说。”

    姜妈妈横了一眼,“这里没你事!”

    姜英见躲不过去,重新回到沙发上坐下,“妈,有什么话,你直说吧,我累了,想睡觉。”

    姜妈妈缓和了一下语气,“妈也不是不心疼你,你刚出院,需要静养,可婚姻是大事,妈不能让你由着性子胡来!”

    姜英眉头挑起,她一向很有主意,只要是自己决定的事,别说母亲,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就比如当年留在天州,嫁给孙卫东,父母原本是不同意的。

    她还不是照样跟孙卫东领了证,结了婚。

    眼下妈妈要劝和?

    她肯定不会同意,当然了,不好明着表态,只能默不作声。

    姜妈妈耐心劝道:“卫东刚才跟我说了,之所以让你签那份放弃财产的声明,只是为了防备那个姓赵的!”

    姜英冷笑,“防备赵东?还是为了防备我?”

    姜妈妈急忙说,“当然是防备赵东!卫东都说了,只要你安心跟他过日子,钱、房子和车,虽然都是在他的名下,可将来还是属于你们的共同财产。”

    见女儿态度冷漠,她又劝,“你想要用钱,想要买什么东西,他一概不问,让你尽管花!”

    姜英反问,“就这么简单?”

    “那个什么……卫东,让你自己打个辞职报告,然后从华科离职……”

    “离职?妈,我现在有工作,有收入,他还对我非打即骂!眼下没了存款,将来再没了工作,你觉着孙卫东他还能对我好?”

    “你跟卫东之间那不是有误会嘛?只要你不再跟那个姓赵的往来,他肯定好好对你!”

    姜英盯着妈妈,“妈,您是信我,还是信孙卫东?”

    姜妈妈脱口而出,“当然是信你啊!”

    姜英重申道:“好,那我最后再跟您解释一次!我跟赵东之间没什么,而且我跟孙卫东闹成这样,跟赵东没有任何关系,赵东他已经结婚了,我也不会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姜妈妈脸色冷了下来,“那这么说,你是非跟卫东离婚不可了?”

    姜英怒气冲冲的问,“妈,难道您非要把我往火坑里推,你才安心?”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那您到底收了孙卫东什么好处,这么帮他说话?”

    “什么叫帮他说话?你跟了孙卫东这些年,最好的青春也都给了他,如果现在离了婚,你一分钱得不到,以后怎么办?”

    姜英冷笑,“我的前半生已经被他给毁了,我绝对不会让他再糟践我的下半辈子!”

    姜妈妈近乎哀求,“小英,那你听妈的,你再忍一年,等到小闯毕业了,然后再跟孙卫东离婚,到时候妈肯定不拦着你!”

    姜英听见这话,忽然愣住,然后用一副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母亲。

    姜妈妈被她看的有些心虚,视线避让开来。

    姜英近乎平静的问,“原来,您今天晚上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姜闯?”

    姜妈妈索性承认道:“是,卫东答应了,只要你不跟他离婚,小闯毕业后的工作和前程,他都会帮忙安排,难道你就不能为你的弟弟考虑一下?”

    姜英自言自语道:“考虑一下?呵呵,我以前就是考虑的太多!”

    说着,她毅然起身。

    姜妈妈也跟着起身,“你去哪?”

    姜英从房里拎出简单的行李,“这里住不下了,我出去找一家宾馆!”

    这套小两居,也是当年瞒着孙卫东偷偷买下。

    她在天州无依无靠,原本是打算两人吵架时,有个可以遮风挡雨的港湾。

    结果没成想,这里却成了全家人在天州最后的落脚处。

    房间不大,只有两室。

    按照原本的打算,弟弟住一间,她和妈妈住一间,爸爸在客厅将就一下。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mKYwO.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逆天狂妃帝尊请自重,帝尊请自重 2019/12/10
      世界上有哪些一夫多妻制的国家 2020/06/19
      白蛇传中人物的历史原型是谁 2020/06/20
      水养富贵竹叶子发黄怎么办 2020/05/28
      失眠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得治疗 2020/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