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超级兵器txt_不许摸我屁股2

09-28 热搜资讯
  • 超级兵器txt_不许摸我屁股2图文阅读!

    “有的时候不要以为有的人走了,他就不再记恨你。”张宝林望着聂飞说道。“很多仇恨,是可以带到棺材里去的,更何况还是活着的人呢,你还在体制里混,自己多注意吧,往前冲的时候多看看四周有没有危险。”

    “宝林,你的意思是……”聂飞听罢脸色就是一变,“蹭”的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他想让张宝林说清楚,可是张宝林却是笑了笑摆了摆手。

    “行了,有些事情我也不能说得太细,现在还没那个必要。”张宝林笑着道。“飞哥,总之你好好保重自己。”话音刚落,张宝林就被两个狱警给带走了。

    “咱们也走吧!”邵波站起来拍拍正在愣神的聂飞肩膀道。“先出去再说。”

    “走吧!”聂飞站起来,两人沿着长长的通道走到了外面,“邵哥,今晚我要跟秦雅路一起见她父母,你去吗?”

    “你这女婿去见老丈人和丈母娘,我去了就不合适了。”邵波笑着道,“我去找家酒店,明天咱们一起回去。”

    “那你开车吧,我心里想想事情。”聂飞将钥匙给了邵波,他自己则

    是钻进了副驾驶里坐着思考刚才张宝林的话。

    聂飞以前一直有一种怀疑,就是张宝林陷害自己这件事肯定有一个幕后的推手,因为这件事太奇怪了,张宝林要变坏,当初聂飞跟苏黎之间的事情是一个诱因,这个诱因虽然可能引发一系列的问题,但聂飞觉得如果是张宝林报复的话,还是需要有一个人在背后暗中的撺掇他才会这么做,毕竟当初两个人的感情摆在那里,张宝林必然会有一个犹豫期,正是在这个犹豫期里有一个幕后推手才能将他推入深渊。

    从张宝林刚才分析的话,走了的人心里也会带着恨意,而且还让聂飞以后要多注意,这显然不会是在说他自己,因为聂飞能感受得到,在会客室里,张宝林就已经和他冰释前嫌了,那么一个人的身影就浮现在聂飞的脑海之中。

    那个已经离开洪涯县的,而且还对聂飞带着极大恨意的人是谁?不就是当初黯然离场的舒景华吗?只是聂飞搞不明白,为什么张宝林宁愿自己坐牢,也不把舒景华给供出来呢?难不成他有什么把柄被舒景华抓在手里?

    “你在想张宝林最后那一番话吧?”邵波开着车看了聂飞一眼笑道。“我想你都已经想到答案了。”

    “是啊,我没想到舒景华那个家伙就跟一个冤魂似的,始终不散啊。”聂飞苦笑着说道。“那件事,基本上能确定是舒景华在背后搞的鬼,但是这应该不是唯一的一件事,上次我在市里也被暗算过一次。”

    “怎么回事?”邵波便大惊道,他对聂飞遭陷害的事情还是比较了解的,没想到聂飞还被暗算过一次,聂飞也将上次在市里遇到仙人跳的事情给讲了一下。

    “要不是蒋市长带着人过来,恐怕那天我还会在市里被折腾得不轻。”聂飞说道,现在他想起来还显得心有余悸,聂飞之所以心有余悸,是因为上次他到市里那算是一件私事,体制中的人都不知道,可是舒景华却知道了,这才是最大可怕的地方。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舒景华就像是一头躲在暗地里蛰伏起来的毒蛇,时时刻刻都在盯着聂飞,等着找到机会的时候直接就会跃起对着聂飞狠狠地咬上一口,而且聂飞还抓不住舒景华的半点把柄,就像上次。

    聂飞实际上分析过当时的情景,那个胖警察肯定跟那群玩仙人跳的人不是一伙的,可是舒景华却能隐藏身份买通仙人跳的人送到派出所,很巧妙地就将聂飞的行政机关负责人的身份给捅了出去,如果不是蒋天谋及时救场,聂飞上次绝对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要知道派出所方面可是已经查证出那个女的有过性经历,但是体内却没有任何遗漏的东西,报案之前酒吧的监控也显示那个女的跟聂飞有过接触,一切都是非常地完美,这么一扯起来,在聂飞没有证明自己没乱来的证据而且又被人暗中在舆论上大肆渲染的情况下,洪涯县方面绝对会为了平息舆论而对聂飞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甚至梁博文马光严等人还会沉寂落井下石。

    聂飞感到可怕的是什么,舒景华不再是以前那个傻不拉几只会搞点抹黑小动作的舒景华了,这家伙也在成长,而且越来越精明了,这种憋着一肚子坏水想要暗地里整人的人,才是防不胜防。

    “那你以后做事要注意点了。”邵波便提醒了一句。“不要别人抓着什么把柄,凡事要三思而后行。”

    “我都没想到,当初的一个港桥乡民政办主任,最后还能蹦跶到这一步来,看来你跟他这辈子注定是冤家的宿命啊。”邵波想了想又无奈地笑了笑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屯。”聂飞看着前方道。“我在洪涯县对手也不少,梁博文、马光严我怕过谁?他们不比舒景华笨,只要我行的端做得正,我还不相信直的还能被说成歪的,邵哥,你去开一个双人间吧,晚上咱俩正好吃个宵夜喝酒!”

    “成!那等你啊!”邵波下车道,聂飞钻进驾驶室。“你就好好去见你的有钱老丈人吧!”

    车子从酒店开出后,聂飞给秦雅路去了个电话,问清楚了地址之后直接用导航就开了过去,一家靠近城郊的中式餐厅,格调有些类似于澜庭别院,估计是这两年澜庭别院比较火爆,所以有老板跟风。

    停好车子刚走到门口,秦雅路就喜笑颜开地跑了过来,一把就挽住了聂飞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般的样子。

    “我爸妈他们都在里面了,咱们进去吧。”秦雅路笑着道。“一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你可得给我多涨涨脸啊,不能给我丢脸,听见没?”

    “成,我给你涨脸!”聂飞苦笑道。“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我觉着我这人生活着都是黑暗的。”

    “对了

    ,你刚才说有个什么惊喜,是什么惊喜啊?”聂飞走在这餐厅的七万八绕的林园小路之中问道。“你可别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啊。”

    “开玩笑!”秦雅路白了聂飞一眼,抱着这家伙的胳膊就紧了几分,聂飞总觉得这妮子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两人顺着小道就走到了一座阁楼前面,里面顾客如织显得甚是热闹。

    “我爸妈在二楼包间,咱们上去吧。”秦雅路笑着道,也不再抱着聂飞的胳膊,而是一伸手就把他的手给拉住了,聂飞就觉着有一阵嫩嫩的柔软传递到了手中,这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深吸一口气,心道反正都是签了协议的做样子,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就算是做好事了,免得以后见了这妮子老是给自己扔白眼。

    二楼比一楼要安静多了,虽然是中式的房屋,但这隔音措施确实做得挺好的,秦雅路的手并没有放开,直接推开了一个包间的门,聂飞就感觉到一个力道一拉,他就跟着进去了。

    “我们到了。”秦雅路喊了一声,里面本来还坐着聊天的人就顺着声音看了过来,聂飞的脸色就变了变,里面的人可不光有秦继业两口子,还有刘民举两口子,以及那个秦雅路口中的狗皮膏药刘安也在。

    聂飞就苦笑着看了秦雅路一眼,心说这妮子可真是给自己的一个惊喜啊,这哪里是来见他父母的,这简直就是在宣告两人的关系嘛。

    这本来两个人就是假关系,这刘民举见到这副场景还不得恨死自己?想办法给他穿点小鞋啥的那还不是妥妥的吗?真是要了老命了,聂飞就能够想到秦雅路这是打的什么主意了,这妮子今晚就是要来个快到斩乱麻,一次性把这些问题都给解决了。

    聂飞下意识地想要挣脱秦雅路的手也没能挣脱开来,被这妮子给拉得死死的,而且这妮子还暗地里有指甲掐了聂飞一下,还回头朝他甜甜地笑了一下,眼神的警告之意更浓,意思是让他不要乱动,反正现在都已经曝光了,你就算再撤手也没什么意义了。

    秦继业和李淑贤两口子的表情倒是平淡,乐呵呵地看了两人一眼,其实对秦继业来说,聂飞做女婿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他看人还是看得准的,以聂飞这个年纪而且还是无根浮萍就能当上一局之长,那绝对是比刘安那个有着一个副市长老爹还在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位置上混日子的人强太多了,秦继业是苦出身,白手起家,自然欣赏像聂飞这样的人。

    而刘民举一家子的眼色就没这么好看了,甚至对聂飞都是带着仇恨的,大家都有各自的心思,刘民举希望自己儿子能娶秦雅路,说难听点,那就是为了刘安的未来,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刘民举那是清楚得很。

    顶多再等十七八年,他如果没能爬上去,那就该退休了,可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到时候就成了无根浮萍了,现在刘安在单位做人都高调,怕就怕在以后他退休了有人就要开始对他儿子秋后算账啊。

    娶了秦雅路,哪怕是他退休以后刘安被迫离开了体制,或者别人能看在他面上能让刘安在体制中苟延残喘,至少这还有一个有实力的老丈人可以依靠啊,刘民举跟秦继业是老同学关系,哪怕刘安不争气,只要本本分分当好秦家的女婿,秦继业也不会把刘安怎么样,等以后这份家业不也是她们两口子的吗?

    如果不能把秦雅路给追到手,刘民举怕就是怕有一天他退休了,人脉关系没了,别人也不给他面子了,而刘安还是这么高调行事没有长进,就会成为别人攻击的把柄啊,哪怕是苟延残喘留在体制中,那也只能是一个领着低标准薪水的公务员,那点工资你能干啥?

    所以能追求上秦雅路才是刘安的出路,再者说,有秦继业这么一个亲家,对于刘民举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毕竟秦继业是很多省领导的座上宾,那相当于就能给刘民举架起一座跟省领导更进一步沟通接触的桥梁,说不定以后他还能去省里继续做官呢。

    “叔叔阿姨好!”秦雅路处于礼貌还是跟刘民举夫妻打了声招呼,不过对于刘安那副讨好一般的笑脸则是选择性地无视了。

    “刘市长好!秦叔叔、李阿姨好!”聂飞笑着打招呼道,事到如今他也不能再想什么了,只能是把刘民举得罪了就得罪了吧,要不然还能怎么办?私下找刘民举说出真相?这种去委曲求全的做法还真不是聂飞的风格。

    “好好好!”秦继业笑着说道,眼神里倒是颇有意味,以前不是没见过秦雅路拉着聂飞的胳膊的,不过以前看来聂飞都有些不情愿的成分,今天这两人手拉手,这倒是很有意思啊。

    “坐吧。”刘安的老妈赵丽笑着说了一句。“你们俩这是去哪里逛了,大家伙可都等着你们两到了才开动呢。”

    p>

    “也没去哪里逛,就是随便转转。”秦雅路便笑着道,“我们聂飞平时工作也挺忙的,不比刘安轻松,所以一旦他有时间,我都喜欢陪着他出去散散步什么的,也就是在街上到处走走,让刘叔叔和赵阿姨久等,真是失礼了。”

    秦雅路的这话让刘民举和赵丽脸色就变了变,这妮子的话说得很明白,我们聂飞,那不就明着表示了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吗?而且他说聂飞忙,还说刘安轻松,这什么意思不明白吗?

    有句话叫能者多劳,聂飞能干,那做的是就多,反言之,你们家刘安无能啊!

    “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个了,边吃边聊。”秦继业呵呵笑着道,“老刘咱们喝点吧?”

    “算了算了,胃病严重,现在是不敢喝酒了。”刘民举便摆手道,纵然他身为副市长,平日里口若悬河,现在他反倒讲不出来什么道理了。

    聂飞看了看刘民举的脸色,又看了一眼秦雅路,心道这妮子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的,有句话叫做虎父无犬子,可这将门也出虎女啊,秦雅路平时说话嘻嘻哈哈,可这上了场合说话却是很行的,一句话就把刘民举给堵死了。

    在秦雅路给刘安已经明确表示了她的男朋友是聂飞之后,为什么他还要来跟秦继业提这个事情,说白了,刘民举心里还是不甘心的,反正你小辈说你小辈的,我们长辈说我们长辈的,秦继业并没有公开承认这两个人的恋情,那我就有给儿子提亲的理由。

    秦雅路这一招直接就把刘民举想要做的事情给堵死了,我在父母面前都已经公开了,我父母也没有反对什么,你就不要在搀和了,而且作为一个副市长,好歹也是一个人物,人家都明确对你表示有男朋友了你还想把人家分开,这种事情刘民举做不出来,而且也不能做啊,你要是做了,秦雅路反倒有说法了。

    你又不是我爹妈,凭什么来干涉我的私事?况且你作为一个党员官员,难道连最基本的婚姻自由这项法律都不遵守了吗?我秦雅路想找谁谈恋爱结婚是我的事,你是不能干涉的。

    不过现场最气愤的还是要属刘安了,这家伙本来今晚准备了很多说辞需要表演的,结果秦雅路的这话一说出来,他就算想说,刘民举也不让他说了,至少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了,于是一顿饭吃顶得比较压抑。

    双方的长辈在一起时不时地谈一些省内的商业投资政策之类的,可是对于刘安来说,这简直就是看秦雅路和聂飞之间的恩爱秀。

    秦雅路为了把戏份给演足够,时不时地就给聂飞夹菜,甚至还拿着筷子直接递到聂飞的嘴里,看得刘安心里火大,聂飞心里尴尬,时不时地看秦继业和李淑贤,生怕他们心里有什么不爽,他可不想因为这事影响到投资啊。

    “爸,我和聂飞就走了啊。”一顿饭吃下来也相安无事,秦雅路就提出告辞了。“我们出去再逛逛,晚一点我回家,平时都跟聂飞住一起,难得回来陪陪你们俩。”

    秦雅路的这话又是让刘安眉头一阵跳动,这是他怒不可遏的表现,对于刘安来说,他已经形成了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而且能够追到秦雅路,可是关系到他以后的事业发展,能让他心平气和地看待这件事,简直就是做梦。

    “行吧,你们注意安全。”秦继业笑着说了一句,秦雅路就拉着聂飞的手走了,这两人前脚刚走,刘安也就起身告辞而去,他还是有些眼色的,知道现在是自己的父母要跟秦继业两口子单独谈了,自己也得回避,这样才好让他们谈起来没什么阻碍。

    刘安刚走到门口,就看到秦雅路和聂飞手牵手的站在门外,旁边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秦继业的秘书赵东渠,几个人在说着什么,最后秦雅路笑着跟赵东渠摆摆手离去。

    “刘少也要走了吗?”赵东渠见到刘安出来便急忙笑着迎了上去,“需不需做一些其他的服务项目我帮您安排。”

    “不用不用。”刘安摆手道,眼神一瞟,就看到聂飞的那辆陆地巡洋舰载着秦雅路离去。

    “赵助理,聂飞开的那辆车是秦叔叔给他的吗?”刘安眼珠子转了转便问道。

    “不是,那辆车是聂飞自己开过来的。”赵东渠急忙笑道。“说来也奇怪,一个科级干部,怎么能开百万豪车,呵呵,不过可能是我想太多了,这年头哪个干部没个有钱的朋友呢,或许人家借的也不一定。”

    “或许他还跟什么有钱富婆当小白脸当姘头呢。”刘安嗤笑了一声道,不过倒是留了个心眼,心说这说不定里面还真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呢。“算了,赵助理你先忙着,我就在那边抽口烟。

    “刘少您忙着。”赵东渠便恭敬地笑着道,手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刘安便迈着步子走了,赵东渠看着刘安走到停车场一边把烟点燃,猩红的烟头在夜空下一明一暗,便露出了一丝笑容又走开了。

    包间里,刘民安和赵丽两口子心里也是很不爽,秦继业笑呵呵地喝着茶,刚才他们已经谈论了一番了。

    “老刘啊,你的心意我清楚,都是为了孩子嘛!”秦继业笑着道。“咱俩是同学,知根知底的,对于你们家,我自然是很放心的,就算雅璐那丫头嫁过去,我相信也会很幸福,可是现在是新时代了,不是咱们那个时候,婚姻爹妈说了算,我对女婿的要求也简单,人品好就行,哪怕是个农村娃也无所谓。”

    “现在不是咱们那个时代了,既然雅璐喜欢聂飞,而且他们两个都同居那么久了,你说让我们当父母的怎么办?闺女喜欢也就由着他去了,希望这件事还是不要影响到咱俩老同学的关系才好啊!”秦继业又说道,这话实际上就是完全把刘民举的心思给封死了。

    “那自然是不会的!”刘民举立刻说道,“我也就只是这么一提嘛!难不成人家雅璐有了男朋友我还要强行给拆开了不成,那种事情可干不得。”

    四人又聊了一阵子,也就差不多了,相约着下了楼,刘安和赵东渠见到各自要等的人来了都赶紧迎了上去,几人在门口客气了一阵子也就蹬车走了。

    “爸,还是没希望吗?”刘安开着车问道,心里有点念想,但他也知道这股念想基本没什么希望。

    “不行,秦继业的态度很坚决,除非是那个聂飞出了什么事情,否则秦雅路看样子也不会离开他的。”刘民举便说道。

    “我看那秦雅路真是不识相,咱们刘安哪里比不上那个农民出身的小干部的?”赵丽抱着棒子瞪着白眼说道。

    “你们先回去吧,我出去办点事。”刘安将车子停在家属院门口便对父母道。

    “别玩太晚。”赵丽对着车里的刘安说了一声,刘安开着车便走了,一边开车一边还掏出电话拨了个号。“老舒,我请你喝酒来不来?”

    而此时在秦继业的车上,他正坐在后排,李淑贤坐在他身边,今天秦继业并没有带司机,而是助理赵东渠开着车,他时不时地从后视镜看一眼后排的情况。

    “老秦,你就真的赞成雅璐那妮子跟聂飞在一起吗?”李淑贤想找秦继业确定一下他的态度,自己这个老公是商场中的老手,有的时候他的一个决定连李淑贤都看不透,像这种关于女儿终身大事的事情,李淑贤还是要搞搞清楚的。

    “你说咱们缺钱吗?”秦继业笑着道,又自问自答。“现在咱们手里的资产可是上百亿了,你说咱们还用得着去花那些心思找什么门当户对的?根本没意思,其实我倒是觉得聂飞挺不错的,一个农村娃子打拼到现在,有志气,只要是有志气,而且人品不差的人,雅璐又喜欢,我秦继业就能接受。”

    “老婆子,那种带着什么门当户对找女婿的人家,就是那种说有钱吧,又没什么钱,说有势吧,又没什么势的人家才干的事情,你说咱们何必去做那些?”秦继业又道。

    “成吧,只要这两个小年轻没什么意见,就让他们先发展吧。”李淑贤想想也是,到了他们这个家底的份上,再去谈什么门当户对真的没什么必要了。

    “小赵,你明天看看关于洪涯县投资的预案做得怎么样了?”秦继业便对前面开车的赵东渠道,可是赵东渠却并没有答话。

    “小赵!”秦继业又加重了语气喊了一声。

    “啊?董事长,什么事?”赵东渠如梦初醒般才回过神来,“对不起董事长,刚才我想事情想入神了。”

    “你开着车呢,可别走神。”秦继业说了一句。“明天你去公司看看投资部那边关于洪涯县投资的预案做得怎么样了,跟我汇报一下。”

    “是,明天我第一时间去办。”赵东渠说了一声,将秦继业两口子送到了别墅门口,又赶紧下车拉开车门目送秦继业夫妇进门,赵东渠却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定看着这栋豪华的别墅,看了好一阵子才驱车离去。

    聂飞全然不知道后面所发生的事情,他跟秦雅路去大街上逛了逛便将这妮子给送回去了,进屋跟秦继业寒暄了两句便驱车去了酒店,毕竟明天还得一早赶回去。

    “哟呵,陪老丈人吃了饭回来了?”邵波打开门,聂飞一脸疲倦地进屋他便开玩笑道,“看你这么没精神,赶紧进来抽口烟提提神。”

    “咳,我发觉今天比上一天班还累!”聂飞苦笑道。“又是吃饭又是陪逛街的,这假男友就这么难当,要是真男友,那还不得死在女人那儿。”

    “你就知足吧!”邵波笑道。“多少人想要你这艳福还要不到呢。”

    “别了,我宁愿不要这艳福,今天我可是把刘副市长给得罪惨了,以后他还指不定给我什么小鞋穿呢。”

    “刘副市长,你怎么得罪他了?”邵波一愣便问道。“我说,你这便宜老丈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啊?怎么还能跟刘副市长扯上关系?”

    “美多集团董事长秦继业。”聂飞就无奈地看了邵波一眼,然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邵波讲了一遍。

    “乖乖!”这事情听得邵波都不禁咋舌,他倒不是咋舌其他什么,就是佩服聂飞的际遇也太强大了,这家伙在洪涯县的体制中际遇一直都很强大,从县一级到市一级再到省一级,基本上涵盖了地方三级行政机构。

    这就算了,现在还跟秦继业扯上了关系,这还了得,邵波都不禁有些看不透聂飞了,这家伙这么多际遇,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好事,可是同样也是坏事啊,一个处理不当就有可能引起一连窜的连锁反应最后导致局面失控,到时候聂飞可能会跌一个大大的跟头啊!

    “刘副市长是一心想要跟秦继业结亲家,你说我这么横插一杠子,他不恨死我?”聂飞便道。“算了,不想了,先睡觉吧,要杀要剐也得吃饱睡足了再顶着。”

    “其实这倒没什么大不了的。”邵波笑着道。“你也别太担心了。”

    “怎么说?”聂飞趴在床上把烟给点燃了。

    “刘民举只是个副市长,市委常委都不是,连一方诸侯都不算。”邵波便笑着解释了一下。“而洪涯县政府虽然是海通市政府领导下的一个行政机构,可是他却是一个独立的行政团体,刘民举想要强行插手进来,要知道你上面可是有两个大佬给你顶着,没有正当的理由,他能插手吗?”

    “但是他可以找正当理由啊。”聂飞又道。

    “怎么找?”邵波双手一摊。“刘民举分管的是食药安全、安监、工商这些部门,又不分管水利、创建,跟你的业务没有丝毫的交集,跟你业务有交集的是其他的副市长以及分管文教卫的蒋副市长,刘民举就算再想搞你,总不至于把手伸向其他副市长分管的地盘吧?他没那么笨。”

    “听你这么一说,我顿时安心多了。”聂飞笑着挣扎起来靠在床头道。“现在县里就已

    经够糟的了,如果再加入一个刘民举,我要疯。”

    “不过你还是得小心自己的工作不要被人抓到把柄,小心无大错嘛,正如你所说,市里还有一个舒景华铆着劲头要找你麻烦的吗?这家伙心胸狭窄,有的时候可能会用一些非常手段。”邵波便提醒道。

    “是啊。”聂飞便点头,这么一回想起来,聂飞突然觉得前面都是一片虎狼环视的感觉,“算了,越想越累,还是不想了,反正老子不贪不占,他们再怎么搞我,也不过是把我的领导职务给搞掉罢了,大不了我回去经营我的果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lOBOQF.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瘦小腿的方法 2020/05/28
      无崖子为什么不把内力给苏星河 2020/06/21
      让女性们更加漂亮美容知识大全你 2020/05/28
      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溺宠毒妃天 2020/01/03
      祛除雀斑小秘诀 2020/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