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总裁爹地认栽吧_总裁爹地认栽吧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总裁爹地认栽吧_总裁爹地认栽吧图文阅读

    其他的小青年见状,胆子小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哆嗦了一下,一屁股坐地上了。

    “谁?”

    林昆又笑着问了一次,向着旁边的一个小青年走去,这小青年见林昆要走过来,马上一副哭丧着一张脸,讨饶道:“大,大哥,我们只是拿钱干活,真不知道谁雇的我们啊。”

    “哦?”林昆抬起了手里的钢管,还不等摆起动作,眼前的这个小青年,两条腿一软直接跪在地上了,扑腾的一声,霎时间竟有些热泪盈眶,似乎要用眼泪来表示他的真心,“大哥,我真不知道,我就是出来赚

    个盒饭钱啊,没必要为了盒饭钱,命都不要了……”

    “呵呵,你紧张什么,那你告诉我,是谁给付给你钱?”林昆铛的一声将钢管杵在了地上。

    “谁,谁,这……”小青年犹豫了一下,目光战战兢兢的向旁边的一个寸头小年轻看去。

    这寸头小青年一见状,马上冲着跪在地上的小青年骂了一声,“张小二,你大爷的,老子好心带你出来赚钱,你特么的居然……”

    啪!

    不等寸头小青年将话说完,林昆直接一个打嘴巴

    子抽了过来,这一大巴掌半空中划过一道虚影,带起一阵凛冽的风声,直接把这寸头小青年给打的呜嗷的一声惨叫,扑腾一声摔地上了。

    不等这寸头小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林浩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脚上的力道不重,但也直接将这寸头小年轻给踹的翻了个跟头。

    林昆一只脚踩在了寸头小年轻的胸口上,寸头小青年顿时脸色涨的铁青,双眼骇然的看着林昆,嘴唇哆嗦着说:“大,大哥饶命,我……我说,快松点,要喘不过来气了……”

    林昆脚上的力道稍稍松了一下,寸头小青年马上大口的喘息起来,又咳嗽了两声,道:“大,大哥,我们出来办事,都是讲规矩了,我既然拿了对方的钱,就不能……”

    不等寸头小青年的话说完,林昆脚上的力道又是一紧,寸头小青年的两只手掌猛的拍打着地面,连连道:“我,我说……”

    “我不喜欢别人耍我,几乎可只有一次。”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冷了几分,脚上松开。

    “是……”

    “是我!”

    寸头小青年刚说了一个字,停车场的暗处,便有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林昆循声望去,地上的寸头小青年以及其他的小青年们也一起看过去。走过来的是一个身材算不上有多高大,但却带着一阵冰冷气息的男人,这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脑袋上罩着风衣的帽子,整个人就像是躲在黑暗中一样,唯独一双阴鸷的眼睛,给人一阵格外阴森的感觉……

    这男人一出场,便带着强大的气场,恰好周围一阵冷风卷起,令人不由的寒颤,仿佛这风便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

    车里,秦雪看着外面的一切,被林昆的身手感到震惊,但看到了黑暗中走出来的这个男人,她的心却是紧张起来。

    对于林昆的身手,秦雪敢说百分百的相信,可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一身杀气凛然,就是她这个普通人也察觉得到,心里免不得替林昆担心起来。

    林昆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看着走过来的这个将自己的脸藏在帽子下的男人,嘴角淡淡的一笑,“是你让这些人来废了我的?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你不需要认识我,但你今天晚上之后一定会记得我,你很幸运,我不打算杀了你,但你的双手和双脚我都要了。”

    男人语气阴鸷,说话间嘴角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半边脸藏在阴暗中,整个人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呵……”

    林昆不屑的一笑,“听你口音不像是我们华夏人,你这吹牛逼的功夫是从哪学的,要我的双手双脚,你长那个本事了么?可不是光动动嘴皮子就行的。”

    “好!”

    男人阴鸷的一笑,“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实实力,小子,受死吧!”男人扯开了嗓门的一声喝吼,不是很高大的身姿,猛的就向林昆冲了过来,速度那叫一个快,四五步的距离几乎转瞬之间就到了林昆的近前,同时手里多了两柄明晃晃的刀子,以诡异的角度,向着林昆

    的下巴和胸前便扎了下来。

    呼啸……

    刀子划过空气,仿佛将空气撕裂了一半,两把刀子的来势凶猛,几乎避无可避。

    男人嘴角咧开的笑容尤为阴森狰狞起来,仿佛已经提前看到林昆被刀子扎中,无力反抗而又痛苦刀子的模样。

    他甚至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只要刀子一扎进林昆的身体里,他就马上快速的拔出刀子,然后快速的在他的身上再扎出一连串的血窟窿,他喜欢那种热血喷溅的画面,喜欢感受血液的温度……

    然而,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干的,眼看着两把刀子要扎进林昆的身体里的一刹那,林昆的身体突然陀螺一般,原地来一个大旋转,直接贴着男人扎过来的两柄刀子躲了过去。

    男人扑了个空,不过手上的力道掌握控制的十分妥当,脚底下猛的一个马步扎稳,整个人不至于被自己晃了个大趔趄。

    等男人稳住身形,快速的回过头,准备将手中的两柄短刀,掉头再扎向林昆,他看见的却是林昆那种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紧接着脸颊处一阵冷风扫过,不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啪’的一声……

    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凛冽,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疼。

    “啊!”

    男人嘴里忍不住的一声痛叫,直接身体猛的一个大趔趄,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可是堂堂越南出名的杀手,被人一耳刮子给打的找不着北

    ,这可是够丢人的。

    “MD!”

    男人嘴里愤懑的怒吼一声,直接跳了起来,手里的两把刀子还没松开,奔着林昆再一次就要扎过来,这一次他全力以赴,手上的刀花一瞬间抖落,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刀芒在空中绽放。

    “花架子,我去你大爷的!”林昆可真不是惯毛病的人,大脚板子这么猛的一亮,冲着眼前这位越南出名杀手的小肚子就踹了过去。

    44码的大脚板子,这么猛的一踹,那造成的冲击性,可远比锤子来的更猛烈。

    砰!

    刀花还未将林昆罩住,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越南杀手的眼睛顿时瞪的溜圆,一瞬间他咬紧了牙关,尽量的想让自己不发出任何的惨叫——叫出来实在太丢人了,结果还是没能忍住……

    “啊!”

    惨叫声那叫一个悲壮,就好像是被踹出了心肝脾肺一样,整个人应声倒飞,半空中划过一道不是很美丽的抛物线,然后呼通的一声巨响,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的可不轻,把半边脸藏在了帽子里的越南杀手先生,几乎是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不过值得夸赞的是,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精神的,刀不离手,一双明晃晃的短刀依旧紧紧的握着。

    杀手先生终于意识到了林昆的牛X,绝不是他刚才第一眼看见的那样,高高瘦瘦,仿佛根本受不了他一拳的力道。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越南杀手先生,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喉咙蠕动了两下,本来想咬牙忍住,但最终还是没忍住,噗的一口血水喷了出来。“你是不是傻,我地球人啊,华夏人啊。”林昆轻佻笑道,慢慢走了过来,“要废了我双手双脚是吧,怎么着,你手里拎着两把刀,把脸藏在帽子后面,真就把自己当成主宰别人命运的死神了?你的确有

    两下子身手,可是太弱了。”

    “你……”

    杀手先生猛的咳嗽了两声之后,便依旧杀气凛然的瞪着林昆,“还没结束呢,你如果真以为我这么弱,那就错了。”

    说着,杀手先生咧嘴一笑,脸上的表情格外狰狞起来,手上刀子噗嗤的一声,从胳膊上切下来一块肉丢进了自己嘴里。

    “我次奥……”

    林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哥们,你这也太重口味了吧,自己的肉好吃么?”

    不光是林昆觉得受不了,就是周围其他的人,这会儿也都觉得这重口味了。

    吃牛肉,吃羊肉,吃鸡肉,吃狗肉,吃猪肉……

    这些都没毛病,关键这孙子吃自己的肉,这得小时候家里困难成啥样,吃不起肉才把自己身上的肉给割下来吃了。

    “哈哈,哈哈哈……”

    这位来自越南的杀手先生,边嚼着自己的肉,边哈哈的大笑起来,这笑声听起来十分的瘆人,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发出来的,真有几分恶魔的味道。

    随着男人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停车场周边的几棵树上本来在栖息的鸟儿,这会儿全都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并且发出一阵哀鸣,显然是被吓的够呛。

    很快,林昆就觉察出了异样,眼前的这位杀手先生的身体随着吞下自己的肉,身体可明显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本来看起来很削瘦,可这时竟然快速的膨胀了起来,而且好似也渐渐的变高起来。林昆突然想起了以前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碰见过当地的一种蛊术……

    越南临近华夏广西,在边境交汇的地方,流传着一些古怪而又神秘的蛊术,这些蛊术有的是源于华夏,有的是源于越南,最终有的还将两者融为一体。

    林昆早些年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曾碰见过一个会用蛊术的越南特工,他当是不是吃掉自己身上的肉,而是将一撮头发塞进鼻孔里点着。当时,林昆和他的兄弟们都以为这哥们的精神不太好,哪知这个越南特工居然是在用一种很古老的蛊术,也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本来已经被逼的没有退路只能束手就擒的越南特工,瞬间就好似变了一

    个人一样,他的身体素质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更快、更充满力量。

    当时林昆他们两个战友都被这个越南特工给伤了,好在林昆最后关头压阵,才用绝对蛮横的实力将对方给压制。

    本来是要活捉那个越南特工的,结果当蛊术的力量在他身上消散的时候,那位越南特工整个人突然就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砰的一声爆裂了。后来当地的一个老人告诉林昆他们,那位越南特工用的蛊术只是初级阶段

    ,只能改变自己的身体素质,但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真要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光是身体的素质会发生改变,就连他的

    身高和体貌也会发生变化。

    这蛊术细说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属于越南系的还是华夏系的,总之过去老祖宗的时候,经非常用这招蛊术到深山里打猎,遇到了黑瞎子之类的大型凶兽,就用蛊术来强化身体将其击毙。

    至于那个越南特工最终会暴毙,完全是因为其学艺不精,蛊术控制不住爆破了身体,真正的高手是能收放自如的。

    “都退后!”林昆认出了眼前的越南杀手在用蛊术,马上让周围的人赶紧散开,这种蛊术不但能改变人的体貌以及身体素质,能让人的力量和敏捷度大大提升,可以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超级赛亚人,而且一定程度上

    会激起人体内部属于大自然野性的一面,通俗来说就是嗜杀。

    “啊!”越南杀手的身体在快速的变高,也就十几秒钟的功夫,他从原来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居然暴涨到了一米九左右,他身上的衣服被撑碎了,帽子也被撑开了,露出了一张凶狠狰狞的面孔,这张脸严格来说

    ,已经算不上是人脸了,像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怪物。

    “去死吧!”

    变身后的越南杀手,抬起手抡着短刀,向着林昆的身体就扎了下来,这一次他的速度快如闪电一般,根本就是避无可避。林昆不敢大意,左手一抖,赶紧挥起了三棱军刺格挡,短刀和三棱军刺交击在了一起,顿时就听铛的一声裂金般的响声,火花迸溅,那昆明晃晃的短刀被崩掉了一块刀刃,但此时的林昆,居然隐隐有被

    越南杀手压制的趋势。

    “MD,好大的力气!”林昆暗暗的咬了一下牙,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越南杀手的另外一只短刀,向着他的脖子抹了过来。

    “擦……”林昆嘴里骂了一声,三棱军刺快速的抽了回来,迎着横扫过来的短刀,铛的又是一记格挡,火光再一次迸溅,这一次三棱军刺更是果断,直接将那短刀斩断,不过林昆的情况不太好,整个人被这股大力

    ,直接撞的向一旁退了两步,户口一阵发麻,整条胳膊一瞬间似乎都跟着麻了。

    “好强的蛊术。”

    林浩暗暗的一咬牙,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中的三棱军刺紧紧的握住,一双眼睛也透出冰冷的目光凝视着越南杀手。

    越南杀手一脸的得意,声音也变的有些扭曲起来,“华夏猴子,你再强,也强不过我们越南的蛊术,受死吧!”

    言罢,越南杀手挥起了一双短刀,其中一把已经断了,另一把也崩掉了刀刃,但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武器如何,向着林昆就劈头盖脸的斩杀了下来。

    速度快,力量足,根本就令人难以躲闪……

    “好啊,大块头,现在才算是有点意思。”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从他的脸上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慌张之色,一个箭步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三棱军刺的速度,一瞬间被林昆发挥到了极致,同时他也暗吸了一口气运用起了内里,自从来到吉森市到现在,他还从没怎么用过内力呢,华夏的传统武术博大精深,这内体运用的是人体的气机运转,

    从而使得人体更加健壮,速度更快,力量也将越足。

    林昆内力调动,整个人的气势也陡然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三棱军刺乌金色的光芒大盛,迎着那两柄残刀便劈了过去。

    叮叮当当……

    马上又是一连串的交击声音响起,与此同时空气中火星迸溅,那两把寒光闪闪的短刀,愣是被三棱军刺给劈的节节断裂。

    “嗯?”越南杀手似乎意识到了情况不妙,赶紧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三棱军刺的凌厉攻击,眼睛微微一眯,目光贪婪的盯着林昆手里的三棱军刺,“不错嘛,这把军刺如得了我的法眼,待会儿只要杀死了你,

    这把刀就归我了!”说着话,越南杀手再一次向林昆扑杀过来,别看他此时的身形高大,但却一点也不笨重,空手挥着一双拳头,就像林昆的脑袋砸了过来,同时脚底下一个弓步,肩膀向下一沉,这是要将林昆给撞飞的节

    奏,而且好似丝毫不顾忌林昆手里的三棱军刺。

    主动送上门来,林昆当然不会放过机会,手中的三棱军刺半空中一挥,猛的就向越南杀手的身上劈了下来。

    铛!

    三棱军刺劈在越南杀手的身上,顿时发出了一声金属般的响声

    ,好似根本就劈不动他的皮肉,他的皮肉比钢铁还硬。

    砰……

    就在这一刹那,越南杀手的肩膀猛的撞在了林昆的胸前,好在林昆反应够快,一只手提前一步摁在了越南杀手的肩膀上,一声势大力沉的闷响之后,他整个人被轻飘飘的弹飞了出去。

    林昆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这一下飞出去了至少五米远,越南杀手战意高昂分外得意,大步流星的再次向林昆冲杀过来。

    此时此刻,这个大块头简直就是一辆奔腾的坦克,只要稍有不慎,不是被他给打死,而是会被活活的给撞死。林昆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身体的气机,自从师傅去世以后,他一直都在修习内家功夫,最近也是刚好遇到了瓶颈,今个正好可以试着突破一下……

    车里,秦雪看着外面的一切,已经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从刚才那个越南杀手吞掉了自己手臂上的肉开始,她就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此时,见身形猛的暴涨的越南杀手,几乎将林昆压制,秦雪的一颗心,更是紧张起来。林昆看着如同坦克一样冲过来的大块头,嘴角邪魅的一笑,深呼了一口气,将这一口气蕴藏在腹中气海处,然后嘴里暴喝一声,脚底下猛地一步踏出,同时一只拳头抡了出来,冲着冲过来的大块头就砸

    了过去。

    砰!

    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大块头撞过来的肩膀上,闷响之余,似乎带着一阵骨节绷紧的响声,短暂的一瞬间,林昆高瘦的身形,居然和形如坦克的大块头达成了平衡之势。

    但这种平衡也就持续了不足两秒钟,随着大块头嘴里的一声愤懑怒吼:“啊!”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大块头的身上爆炸般的涌起,肩上猛的一沉,直接将林昆弹了出去。林昆身体猛的倒退,就仿佛一片落叶在黑暗中飘远,直接倒退出了四五米远,不等他的脚底下站稳,迎面的大块头再一次愤懑的怒吼着,轰隆轰隆的撞了过来,刚才像是坦克,现在更像是一辆大型的推

    土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真正的强者是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结合,从而达到完美彪悍的程度。眼前的这个大块头,显然就上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结合,在越南边境以及华夏的湘西等地,有不少沉迷于蛊术的人,就从眼前的这个大块头表现来看,单凭人体里的力量修炼,想要达到这种程度,简直

    太难了,而他只要修炼了蛊术,便能有如此效果。

    如此看来,那些痴迷于蛊术的人也可以理解了。

    这是一种能让人瞬间变强,或者是取得其他的有些利益,又或者是谋取特殊能力的手段。

    呼通!一声闷响再次响起,打开头的肩膀再次撞在了林昆的身上,林昆这一次好似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只是抬起双手下意识的挡了一下,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林昆看起来狼狈,却并且有被这个大块头造成任何

    实质性的伤害。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这些个不管是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小年轻,还是远处的路人,以及车里的秦雪,都以为林昆要被打败了,至少想要赢大块头是不可能了。

    众人又不禁在心里头惊叹,这世间居然能有像大块头这般勇猛的人,简直就是古时的项羽。

    “小子,你死定了!”

    大块头咬牙冷笑,“我的蛊术,至今还从没败过,就平你这血肉之躯,根本伤不了我,我会一点一点的将你碾压死的,哈哈……”

    “是么?”

    林昆用力推着大块头的两只手,突然往后卸了一下力,同时他脚底下一个错步,绕到了大块头的身侧。

    大块头正想用绝对的力量将林昆碾压呢,孰料林昆手上的力道突然一卸,他整个人立马晃了个大趔趄,就在他要向前面的路灯杆装上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拉了他一把。

    大块头回过头一看,林昆一只手抓着他后背那已经破烂的衣裳,咧嘴笑道:“不用谢。”

    大块头的本能反应就是要挣脱林昆,马上更是猛的一发力,想要把林昆带着一起向前。

    结果这时林昆手上突然一松,大块头用力过猛,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脑袋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路灯杆上。

    纯钢制作的路灯杆,被这么猛的一撞,顿时发出一声吱嘎的声响,那结实的灯杆居然凹下去了一大块,紧跟着居然弯倒了下来。

    越南杀手在用了蛊术后,虽然皮肉结实,防御力强,可这一下撞在路灯杆上,还是用脑门撞上,眼前也免不得一片的小星星,脑袋瓜子上还鼓起了一个馒头大小的包。吱嘎的一声响,路灯杆弯着倒了下来,直接冲着大块头的身上就砸了下来,这大块头正在那儿摇晃着脑袋,想要甩开眼前的小星星,清醒的恢复意识呢,结果等他意识稍微清醒,路灯杆已经冲着他的脑

    门又砸了下来。

    砰……

    这一声,那叫一个沉闷,直接就把这大块头砸的原地一个趔趄,脚底下步伐虚浮差一点倒了。

    要说,这时候是林昆出击将这个大块头打倒的最好时机,但是林昆并没有出手,等到这个大块头摇晃着脑袋,清醒过来以后,他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左勾拳冲着大块头的下巴就凿了过去。

    呼啸……

    拳风劲起,这一拳的力道不光是林昆的自身刚性力量,还混合了内劲在里面,这一拳已经是他能所使出的最大限度了,也是他目前内劲的瓶颈。

    砰!

    拳头狠狠的凿在了大块头的下巴上,顿时把大块头的脖子打的一仰,嘴里头一声痛叫,脚底下连连后退,这才刚刚清醒的脑袋,眼前马上又是一片灿烂的小星星。

    “来啊,大块头。”

    林昆没有追击,反倒是轻佻的看向大块头。

    “小子,找死!”

    嘴角喷着血唾沫,大块头一声怒吼,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

    林昆脚底下马步扎稳,深吸一口气蕴在气海穴处,随后猛的

    的向旁边的一个寸头小年轻看去。

    这寸头小青年一见状,马上冲着跪在地上的小青年骂了一声,“张小二,你大爷的,老子好心带你出来赚钱,你特么的居然……”

    啪!

    不等寸头小青年将话说完,林昆直接一个打嘴巴

    子抽了过来,这一大巴掌半空中划过一道虚影,带起一阵凛冽的风声,直接把这寸头小青年给打的呜嗷的一声惨叫,扑腾一声摔地上了。

    不等这寸头小青年从地上爬起来,林浩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脚上的力道不重,但也直接将这寸头小年轻给踹的翻了个跟头。

    林昆一只脚踩在了寸头小年轻的胸口上,寸头小青年顿时脸色涨的铁青,双眼骇然的看着林昆,嘴唇哆嗦着说:“大,大哥饶命,我……我说,快松点,要喘不过来气了……”

    林昆脚上的力道稍稍松了一下,寸头小青年马上大口的喘息起来,又咳嗽了两声,道:“大,大哥,我们出来办事,都是讲规矩了,我既然拿了对方的钱,就不能……”

    不等寸头小青年的话说完,林昆脚上的力道又是一紧,寸头小青年的两只手掌猛的拍打着地面,连连道:“我,我说……”

    “我不喜欢别人耍我,几乎可只有一次。”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冷了几分,脚上松开。

    “是……”

    “是我!”

    寸头小青年刚说了一个字,停车场的暗处,便有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林昆循声望去,地上的寸头小青年以及其他的小青年们也一起看过去。走过来的是一个身材算不上有多高大,但却带着一阵冰冷气息的男人,这男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脑袋上罩着风衣的帽子,整个人就像是躲在黑暗中一样,唯独一双阴鸷的眼睛,给人一阵格外阴森的感觉……

    这男人一出场,便带着强大的气场,恰好周围一阵冷风卷起,令人不由的寒颤,仿佛这风便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杀气。

    车里,秦雪看着外面的一切,被林昆的身手感到震惊,但看到了黑暗中走出来的这个男人,她的心却是紧张起来。

    对于林昆的身手,秦雪敢说百分百的相信,可眼前突然出现的这个男人,一身杀气凛然,就是她这个普通人也察觉得到,心里免不得替林昆担心起来。

    林昆脸上的表情却是丝毫不变,看着走过来的这个将自己的脸藏在帽子下的男人,嘴角淡淡的一笑,“是你让这些人来废了我的?我好像不认识你吧。”

    “你不需要认识我,但你今天晚上之后一定会记得我,你很幸运,我不打算杀了你,但你的双手和双脚我都要了。”

    男人语气阴鸷,说话间嘴角咧开一抹阴森的笑,半边脸藏在阴暗中,整个人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呵……”

    林昆不屑的一笑,“听你口音不像是我们华夏人,你这吹牛逼的功夫是从哪学的,要我的双手双脚,你长那个本事了么?可不是光动动嘴皮子就行的。”

    “好!”

    男人阴鸷的一笑,“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真实实力,小子,受死吧!”男人扯开了嗓门的一声喝吼,不是很高大的身姿,猛的就向林昆冲了过来,速度那叫一个快,四五步的距离几乎转瞬之间就到了林昆的近前,同时手里多了两柄明晃晃的刀子,以诡异的角度,向着林昆

    的下巴和胸前便扎了下来。

    呼啸……

    刀子划过空气,仿佛将空气撕裂了一半,两把刀子的来势凶猛,几乎避无可避。

    男人嘴角咧开的笑容尤为阴森狰狞起来,仿佛已经提前看到林昆被刀子扎中,无力反抗而又痛苦刀子的模样。

    他甚至已经在心里计划好了,只要刀子一扎进林昆的身体里,他就马上快速的拔出刀子,然后快速的在他的身上再扎出一连串的血窟窿,他喜欢那种热血喷溅的画面,喜欢感受血液的温度……

    然而,理想总是丰满的,现实总是骨干的,眼看着两把刀子要扎进林昆的身体里的一刹那,林昆的身体突然陀螺一般,原地来一个大旋转,直接贴着男人扎过来的两柄刀子躲了过去。

    男人扑了个空,不过手上的力道掌握控制的十分妥当,脚底下猛的一个马步扎稳,整个人不至于被自己晃了个大趔趄。

    等男人稳住身形,快速的回过头,准备将手中的两柄短刀,掉头再扎向林昆,他看见的却是林昆那种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紧接着脸颊处一阵冷风扫过,不等他做出反应,就听‘啪’的一声……

    声音那叫一个清脆凛冽,光是听着就让人觉得疼。

    “啊!”

    男人嘴里忍不住的一声痛叫,直接身体猛的一个大趔趄,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可是堂堂越南出名的杀手,被人一耳刮子给打的找不着北

    ,这可是够丢人的。

    “MD!”

    男人嘴里愤懑的怒吼一声,直接跳了起来,手里的两把刀子还没松开,奔着林昆再一次就要扎过来,这一次他全力以赴,手上的刀花一瞬间抖落,一片令人眼花缭乱的刀芒在空中绽放。

    “花架子,我去你大爷的!”林昆可真不是惯毛病的人,大脚板子这么猛的一亮,冲着眼前这位越南出名杀手的小肚子就踹了过去。

    44码的大脚板子,这么猛的一踹,那造成的冲击性,可远比锤子来的更猛烈。

    砰!

    刀花还未将林昆罩住,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越南杀手的眼睛顿时瞪的溜圆,一瞬间他咬紧了牙关,尽量的想让自己不发出任何的惨叫——叫出来实在太丢人了,结果还是没能忍住……

    “啊!”

    惨叫声那叫一个悲壮,就好像是被踹出了心肝脾肺一样,整个人应声倒飞,半空中划过一道不是很美丽的抛物线,然后呼通的一声巨响,摔在了地上。

    这一下摔的可不轻,把半边脸藏在了帽子里的越南杀手先生,几乎是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的,不过值得夸赞的是,他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精神的,刀不离手,一双明晃晃的短刀依旧紧紧的握着。

    杀手先生终于意识到了林昆的牛X,绝不是他刚才第一眼看见的那样,高高瘦瘦,仿佛根本受不了他一拳的力道。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越南杀手先生,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喉咙蠕动了两下,本来想咬牙忍住,但最终还是没忍住,噗的一口血水喷了出来。“你是不是傻,我地球人啊,华夏人啊。”林昆轻佻笑道,慢慢走了过来,“要废了我双手双脚是吧,怎么着,你手里拎着两把刀,把脸藏在帽子后面,真就把自己当成主宰别人命运的死神了?你的确有

    两下子身手,可是太弱了。”

    “你……”

    杀手先生猛的咳嗽了两声之后,便依旧杀气凛然的瞪着林昆,“还没结束呢,你如果真以为我这么弱,那就错了。”

    说着,杀手先生咧嘴一笑,脸上的表情格外狰狞起来,手上刀子噗嗤的一声,从胳膊上切下来一块肉丢进了自己嘴里。

    “我次奥……”

    林昆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哥们,你这也太重口味了吧,自己的肉好吃么?”

    不光是林昆觉得受不了,就是周围其他的人,这会儿也都觉得这重口味了。

    吃牛肉,吃羊肉,吃鸡肉,吃狗肉,吃猪肉……

    这些都没毛病,关键这孙子吃自己的肉,这得小时候家里困难成啥样,吃不起肉才把自己身上的肉给割下来吃了。

    “哈哈,哈哈哈……”

    这位来自越南的杀手先生,边嚼着自己的肉,边哈哈的大笑起来,这笑声听起来十分的瘆人,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发出来的,真有几分恶魔的味道。

    随着男人笑的声音越来越大,停车场周边的几棵树上本来在栖息的鸟儿,这会儿全都扑棱着翅膀飞了起来,并且发出一阵哀鸣,显然是被吓的够呛。

    很快,林昆就觉察出了异样,眼前的这位杀手先生的身体随着吞下自己的肉,身体可明显发生了变化,他的身体本来看起来很削瘦,可这时竟然快速的膨胀了起来,而且好似也渐渐的变高起来。林昆突然想起了以前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碰见过当地的一种蛊术……

    越南临近华夏广西,在边境交汇的地方,流传着一些古怪而又神秘的蛊术,这些蛊术有的是源于华夏,有的是源于越南,最终有的还将两者融为一体。

    林昆早些年在越南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曾碰见过一个会用蛊术的越南特工,他当是不是吃掉自己身上的肉,而是将一撮头发塞进鼻孔里点着。当时,林昆和他的兄弟们都以为这哥们的精神不太好,哪知这个越南特工居然是在用一种很古老的蛊术,也就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本来已经被逼的没有退路只能束手就擒的越南特工,瞬间就好似变了一

    个人一样,他的身体素质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更快、更充满力量。

    当时林昆他们两个战友都被这个越南特工给伤了,好在林昆最后关头压阵,才用绝对蛮横的实力将对方给压制。

    本来是要活捉那个越南特工的,结果当蛊术的力量在他身上消散的时候,那位越南特工整个人突然就像是被吹起来的气球一样,砰的一声爆裂了。后来当地的一个老人告诉林昆他们,那位越南特工用的蛊术只是初级阶段

    ,只能改变自己的身体素质,但还没到炉火纯青的地步,真要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不光是身体的素质会发生改变,就连他的

    身高和体貌也会发生变化。

    这蛊术细说起来,也不知道到底属于越南系的还是华夏系的,总之过去老祖宗的时候,经非常用这招蛊术到深山里打猎,遇到了黑瞎子之类的大型凶兽,就用蛊术来强化身体将其击毙。

    至于那个越南特工最终会暴毙,完全是因为其学艺不精,蛊术控制不住爆破了身体,真正的高手是能收放自如的。

    “都退后!”林昆认出了眼前的越南杀手在用蛊术,马上让周围的人赶紧散开,这种蛊术不但能改变人的体貌以及身体素质,能让人的力量和敏捷度大大提升,可以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超级赛亚人,而且一定程度上

    会激起人体内部属于大自然野性的一面,通俗来说就是嗜杀。

    “啊!”越南杀手的身体在快速的变高,也就十几秒钟的功夫,他从原来一米七左右的个头,居然暴涨到了一米九左右,他身上的衣服被撑碎了,帽子也被撑开了,露出了一张凶狠狰狞的面孔,这张脸严格来说

    ,已经算不上是人脸了,像是一个地狱里爬出来的怪物。

    “去死吧!”

    变身后的越南杀手,抬起手抡着短刀,向着林昆的身体就扎了下来,这一次他的速度快如闪电一般,根本就是避无可避。林昆不敢大意,左手一抖,赶紧挥起了三棱军刺格挡,短刀和三棱军刺交击在了一起,顿时就听铛的一声裂金般的响声,火花迸溅,那昆明晃晃的短刀被崩掉了一块刀刃,但此时的林昆,居然隐隐有被

    越南杀手压制的趋势。

    “MD,好大的力气!”林昆暗暗的咬了一下牙,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越南杀手的另外一只短刀,向着他的脖子抹了过来。

    “擦……”林昆嘴里骂了一声,三棱军刺快速的抽了回来,迎着横扫过来的短刀,铛的又是一记格挡,火光再一次迸溅,这一次三棱军刺更是果断,直接将那短刀斩断,不过林昆的情况不太好,整个人被这股大力

    ,直接撞的向一旁退了两步,户口一阵发麻,整条胳膊一瞬间似乎都跟着麻了。

    “好强的蛊术。”

    林浩暗暗的一咬牙,更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中的三棱军刺紧紧的握住,一双眼睛也透出冰冷的目光凝视着越南杀手。

    越南杀手一脸的得意,声音也变的有些扭曲起来,“华夏猴子,你再强,也强不过我们越南的蛊术,受死吧!”

    言罢,越南杀手挥起了一双短刀,其中一把已经断了,另一把也崩掉了刀刃,但他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武器如何,向着林昆就劈头盖脸的斩杀了下来。

    速度快,力量足,根本就令人难以躲闪……

    “好啊,大块头,现在才算是有点意思。”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已经到这个时候了,从他的脸上还是感觉不到任何的慌张之色,一个箭步不退反进的迎了上去。三棱军刺的速度,一瞬间被林昆发挥到了极致,同时他也暗吸了一口气运用起了内里,自从来到吉森市到现在,他还从没怎么用过内力呢,华夏的传统武术博大精深,这内体运用的是人体的气机运转,

    从而使得人体更加健壮,速度更快,力量也将越足。

    林昆内力调动,整个人的气势也陡然攀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三棱军刺乌金色的光芒大盛,迎着那两柄残刀便劈了过去。

    叮叮当当……

    马上又是一连串的交击声音响起,与此同时空气中火星迸溅,那两把寒光闪闪的短刀,愣是被三棱军刺给劈的节节断裂。

    “嗯?”越南杀手似乎意识到了情况不妙,赶紧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三棱军刺的凌厉攻击,眼睛微微一眯,目光贪婪的盯着林昆手里的三棱军刺,“不错嘛,这把军刺如得了我的法眼,待会儿只要杀死了你,

    这把刀就归我了!”说着话,越南杀手再一次向林昆扑杀过来,别看他此时的身形高大,但却一点也不笨重,空手挥着一双拳头,就像林昆的脑袋砸了过来,同时脚底下一个弓步,肩膀向下一沉,这是要将林昆给撞飞的节

    奏,而且好似丝毫不顾忌林昆手里的三棱军刺。

    主动送上门来,林昆当然不会放过机会,手中的三棱军刺半空中一挥,猛的就向越南杀手的身上劈了下来。

    铛!

    三棱军刺劈在越南杀手的身上,顿时发出了一声金属般的响声

    ,好似根本就劈不动他的皮肉,他的皮肉比钢铁还硬。

    砰……

    就在这一刹那,越南杀手的肩膀猛的撞在了林昆的胸前,好在林昆反应够快,一只手提前一步摁在了越南杀手的肩膀上,一声势大力沉的闷响之后,他整个人被轻飘飘的弹飞了出去。

    林昆稳稳的落在了地上,这一下飞出去了至少五米远,越南杀手战意高昂分外得意,大步流星的再次向林昆冲杀过来。

    此时此刻,这个大块头简直就是一辆奔腾的坦克,只要稍有不慎,不是被他给打死,而是会被活活的给撞死。林昆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身体的气机,自从师傅去世以后,他一直都在修习内家功夫,最近也是刚好遇到了瓶颈,今个正好可以试着突破一下……

    车里,秦雪看着外面的一切,已经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从刚才那个越南杀手吞掉了自己手臂上的肉开始,她就感觉到彻骨的寒意。

    此时,见身形猛的暴涨的越南杀手,几乎将林昆压制,秦雪的一颗心,更是紧张起来。林昆看着如同坦克一样冲过来的大块头,嘴角邪魅的一笑,深呼了一口气,将这一口气蕴藏在腹中气海处,然后嘴里暴喝一声,脚底下猛地一步踏出,同时一只拳头抡了出来,冲着冲过来的大块头就砸

    了过去。

    砰!

    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大块头撞过来的肩膀上,闷响之余,似乎带着一阵骨节绷紧的响声,短暂的一瞬间,林昆高瘦的身形,居然和形如坦克的大块头达成了平衡之势。

    但这种平衡也就持续了不足两秒钟,随着大块头嘴里的一声愤懑怒吼:“啊!”

    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大块头的身上爆炸般的涌起,肩上猛的一沉,直接将林昆弹了出去。林昆身体猛的倒退,就仿佛一片落叶在黑暗中飘远,直接倒退出了四五米远,不等他的脚底下站稳,迎面的大块头再一次愤懑的怒吼着,轰隆轰隆的撞了过来,刚才像是坦克,现在更像是一辆大型的推

    土机。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真正的强者是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结合,从而达到完美彪悍的程度。眼前的这个大块头,显然就上将速度和力量完美的结合,在越南边境以及华夏的湘西等地,有不少沉迷于蛊术的人,就从眼前的这个大块头表现来看,单凭人体里的力量修炼,想要达到这种程度,简直

    太难了,而他只要修炼了蛊术,便能有如此效果。

    如此看来,那些痴迷于蛊术的人也可以理解了。

    这是一种能让人瞬间变强,或者是取得其他的有些利益,又或者是谋取特殊能力的手段。

    呼通!一声闷响再次响起,打开头的肩膀再次撞在了林昆的身上,林昆这一次好似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只是抬起双手下意识的挡了一下,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林昆看起来狼狈,却并且有被这个大块头造成任何

    实质性的伤害。

    周围的人,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这些个不管是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小年轻,还是远处的路人,以及车里的秦雪,都以为林昆要被打败了,至少想要赢大块头是不可能了。

    众人又不禁在心里头惊叹,这世间居然能有像大块头这般勇猛的人,简直就是古时的项羽。

    “小子,你死定了!”

    大块头咬牙冷笑,“我的蛊术,至今还从没败过,就平你这血肉之躯,根本伤不了我,我会一点一点的将你碾压死的,哈哈……”

    “是么?”

    林昆用力推着大块头的两只手,突然往后卸了一下力,同时他脚底下一个错步,绕到了大块头的身侧。

    大块头正想用绝对的力量将林昆碾压呢,孰料林昆手上的力道突然一卸,他整个人立马晃了个大趔趄,就在他要向前面的路灯杆装上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拉了他一把。

    大块头回过头一看,林昆一只手抓着他后背那已经破烂的衣裳,咧嘴笑道:“不用谢。”

    大块头的本能反应就是要挣脱林昆,马上更是猛的一发力,想要把林昆带着一起向前。

    结果这时林昆手上突然一松,大块头用力过猛,等他回过头来的时候,脑袋砰的一声重重的撞在了路灯杆上。

    纯钢制作的路灯杆,被这么猛的一撞,顿时发出一声吱嘎的声响,那结实的灯杆居然凹下去了一大块,紧跟着居然弯倒了下来。

    越南杀手在用了蛊术后,虽然皮肉结实,防御力强,可这一下撞在路灯杆上,还是用脑门撞上,眼前也免不得一片的小星星,脑袋瓜子上还鼓起了一个馒头大小的包。吱嘎的一声响,路灯杆弯着倒了下来,直接冲着大块头的身上就砸了下来,这大块头正在那儿摇晃着脑袋,想要甩开眼前的小星星,清醒的恢复意识呢,结果等他意识稍微清醒,路灯杆已经冲着他的脑

    门又砸了下来。

    砰……

    这一声,那叫一个沉闷,直接就把这大块头砸的原地一个趔趄,脚底下步伐虚浮差一点倒了。

    要说,这时候是林昆出击将这个大块头打倒的最好时机,但是林昆并没有出手,等到这个大块头摇晃着脑袋,清醒过来以后,他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左勾拳冲着大块头的下巴就凿了过去。

    呼啸……

    拳风劲起,这一拳的力道不光是林昆的自身刚性力量,还混合了内劲在里面,这一拳已经是他能所使出的最大限度了,也是他目前内劲的瓶颈。

    砰!

    拳头狠狠的凿在了大块头的下巴上,顿时把大块头的脖子打的一仰,嘴里头一声痛叫,脚底下连连后退,这才刚刚清醒的脑袋,眼前马上又是一片灿烂的小星星。

    “来啊,大块头。”

    林昆没有追击,反倒是轻佻的看向大块头。

    “小子,找死!”

    嘴角喷着血唾沫,大块头一声怒吼,向着林昆就扑了过来。

    林昆脚底下马步扎稳,深吸一口气蕴在气海穴处,随后猛的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kdwM.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曝刘銮雄健康堪忧 2020/06/07
      玖玖资源站最稳定365_唐家三少斗罗 2020/09/27
      <strong>葡萄酒功效</strong> 2020/05/28
      2020潮州中考成绩查询入口网址 2020/08/05
      老板让我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进入 2019/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