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一生一世美人骨_重生之一世如莲

09-28 热搜资讯
  • 一生一世美人骨_重生之一世如莲图文阅读!

    “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吃的?”江果问道。

    “弄点饺子吧!”聂飞苦笑一声,“光顾着喝酒了,一大桌子菜实际上都没能吃几口。”

    江果白了他一眼,赶紧从冰箱里拿了饺子去烧水,没一阵,一碗热气腾腾的饺子就端了上来,聂飞开始狼吞虎咽,江果则是一脸幸福地坐在旁边,看着聂飞。

    “其实我感觉吃饭还是家里最踏实!”聂飞吃下最后一个饺子笑着说道,江果这才给了他一个白眼。

    “这次到省城来干什么?”江果问道。

    “反正就是上头有领导叫我过来,你明白的!”聂飞笑了笑,自然也没说蒙大老板叫他过来干什么,“赶紧洗洗睡吧,我感觉头晕晕的,明天还可以在省城待一天,后天再回去!”

    “必须在这里呆,我都请了一天的假了,要不然的话我可要收拾你。”江果朝着他扬了扬拳头说道,这妮子赶紧去收拾了一下,将聂飞以前用过的浴巾什么的都给放好,又将他的牙膏牙刷都找了出来,聂飞看到这一幕就显得有些感动。

    感动自然就要在床上好好地回报过来,江果让

    聂飞使劲地折腾他,两个人就好像两条八爪鱼一般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互相运动着,都好像要把对方给狠狠地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似乎也更像记住这份味道一般。

    直到一个小时后,聂飞将那最好最精华的东西吐了出来,江果的身体一震颤栗,双臂死死地抱着聂飞,双腿也这么盘着他的腰,抖了好一阵,最后才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

    “今晚就到这儿吧,喝了酒,实在没力气了。”聂飞苦笑一声说道。

    “那咱俩说说话吧!”江果平躺了下来,然后依偎进了聂飞的怀里,轻轻地用手拨动着他身上的肉,“明天陪我去逛逛街吧!”

    “这都快放假了,我想去吧一些东西给买了,就当是提前买年货了。”江果就说道,“以前买年货都是我一个人,我爸妈他们又要上班,今年正好你掐着点儿过来了,让你当免费的劳动力。”

    “行,明天我跟你一起,正好也算散散心了。”聂飞笑了笑说道,江果又询问他怎么了,聂飞将工厂的情况给说了一下。

    “这个我可能就帮不上你了。”江果想了想就说道,“报社这边最大的用处就是掌握了很大的信息和广告投放渠道,不过像你们这样纯粹的商业宣传要做广告的话,估计效果也不是很大,而且也很浪费资金。”

    “目前来说还没有想过走报社这方面,到时候再说吧,先按照我招的那个销售的路子走走看!”聂飞笑着说道,“睡吧,明天去逛街,过年估计又陪不了你几天,我就又得到处跑。”

    江果有些郁闷,伸手抱紧了聂飞,两个人没有任何阻隔,任凭对方的肉紧紧地贴合着自己的身体,一夜无梦,第二天等聂飞醒来的时候,江果已经不在身边了,穿戴整齐出去,桌上已经放着热气腾腾的包子以及各种点心,还有小米粥。

    “小米粥是我自己熬的,其他的是去一家粗粮坊买的,挺卫生的,赶紧吃吧,吃完了咱们就出去逛街去!”江果笑着说道,聂飞也不耽搁,洗漱之后吃饭,两人一起出门,去了省城最繁华的商业街,聂飞今天也打算大出血一次,让这妮子好好地买个够。

    两人在服装商场里慢慢地闲逛,江果时不时地让聂飞试一些衣-服。

    “感觉现在这些衣服都挺复古的啊!”聂飞看着那些衣服苦笑着说道,“你看这些款式,就跟咱们当小学生拿回穿的衣服差不多嘛!”

    “现在这也是一种潮流!”江果白了聂飞一眼道。

    “潮流?”聂飞了一楞,随即笑了笑,他平常很少去关注衣服鞋袜之类的东西,现在突然提起来,还真是没想到。

    “其实很多事情往往是反其道而行之,特别是做生意!”江果想了想又说道,“其实你也可以想想,从这方面去发展,现在的很多新兴企业都在发展一条有别于传统的路子,更加直观地面对客户群体,我对你们的那个行业也不了解,不过你可以往这方面去考虑考虑。”

    “反其道而行之?”聂飞一楞,又陷入了沉思,江果说的话让他脑子灵光一闪,但是具体是怎么样的,聂飞也想不出来,总感觉脑子里好像抓住了一点东西,但要怎么去操作,他还是有些恍惚。

    “你怎么了?”江果见聂飞有些魂不守舍的便问道。

    “啊?没事!”聂飞摇了摇头,“刚才你的话让我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脑子里就是这么一个闪念,但没能准确地抓住,等我回去之后再好好地想想。”

    “好了,好不容易陪我逛一次街,你还想这想那的!”江果没好气地白了聂飞一眼说道,不过很快脸上便挂起了笑容,拉着他的手跑进了一家服装专卖,“赶紧来帮我参谋参谋,这个店的衣服我觉得都还挺不错的。”

    聂飞笑了笑,觉得也是,在这些女人之中,除了在美国的蒙琪琪以及在执行任务的古言,也就只有江果是陪她的时间最少,另外一个就是陈欣欣,聂飞也就是跟她电话联系,可以说,现在跟陈欣欣也就只有电话保持着那份情感了,这妮子的工作越来越出色,年底正是超市的销售旺季,那妮子现在一般都要亲自坐镇,甚至还到处飞来飞去视察,很忙的。

    在商场里试了很久,江果挑了两件衣服,聂飞付了款,这妮子心满意足地走了,又去了一家男装专柜,江果又给聂飞挑了两件衣服,不过这次却没让聂飞付款,而是自己掏了钱,弄得这家伙哭笑不得,两件衣服算下来三千多,虽然不是很贵,但也算是代表了这妮子的一份心意。

    在外面大肆采购了一天,晚上聂飞找了家餐馆,把郭梅和江达明都给请了出来吃了一顿饭,虽然老两口对这两人的婚事欲言又止

    ,但见这小两口亲昵的样子以及聂飞到省城一趟都请他们吃饭,觉得这事情也都差不多了,跑不了,而且他们在省城也算开阔了见识,以前农村的那套到了年龄就该结婚生子的意识已经也开始逐渐淡化了。

    一顿饭吃完,聂飞开车将江达明老两口送回去,这才开着车回到了江果的家里,在上-床翻云覆雨之前,聂飞给曾永安去了个电话,告诉他明天就要回海通市了,曾永安立刻表示立刻安排人手。

    一夜的狂风暴雨,江果知道这家伙回去之后,过年甚至都见不了几次面,所以需求得很多,搞得聂飞都有些感觉吃不消,他这下算是深知道没有耕坏的地,只有累死的牛这个道理。

    总算安静下来,两人沉沉睡去,第二天聂飞起了个大早,开车到了长城饭店,徐宏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两人又吃了个饭,没一阵,三个穿戴整齐的人便出现在了餐厅里,其中一个便是曾永安。

    “聂老弟,人我给你带来了。”曾永安哈哈笑着说道,“这是我们工程部总监高总,这位是副总监隋总,今天他们就跟你去海通市,把采购合同给敲定,我们已经计算出来需要的平方数量,直接下订单就是。”

    “而且老高这次过去,是直接带着全款过去的,只要合同一签订,我们这边好走账,立马就把全款打到你们的账户上去!”曾永安又笑着说道。

    “那就太谢谢曾老哥了!”聂飞爽朗笑道,面对曾永安这样捧着钱送上门来的财神爷,怎么能不高兴?

    “说那些就太见外了!”曾永安哈哈笑道,“我还得感谢你才是,金融产业园区可是个能下单的金鸡母,而且还能跟海龙集团这样的大公司合作,可全都是靠老弟你的帮忙啊!”

    曾永安这话倒是说得不假,如果不是聂飞,指不定林海月还不会来搞那个产业园区呢,何来跟人家合作?今后是肯定能赚钱的,这全都是聂飞的功劳,别说这十几万,就算送聂飞几千万,曾永安眼睛也不带眨一下的!

    随即两人也跟聂飞打了招呼,曾永安还有公事,先告辞走了,几人也不再耽搁,赶紧吃饭,顺便聂飞也询问了一下单子的金额,高总监赶紧给介绍了一下。

    “咱们现在三个高档住宅小区,每个小区三十栋楼,也就是九十栋,每栋楼的入户大堂悬挂一副两米乘以六米的艺术玻璃,按照聂总您给的价格,我们董事长已经算好了,一共三十二万四千,我们董事长特别交代了,直接给三十三万!”高总监介绍道。

    聂飞呵呵笑了一声,这个订单来得太及时了,工厂那边现在有四十万的订单在生产,这里再来个三十三万,那么也就是七十万了,不管怎么说,明年开年也有订单生产了,足够支撑张小龙这边的空窗期。

    吃完了早餐各自上车,两辆车一前一后地往海通市驶去,四个多小时后,车子直接到了通海公司内,下了车,正好碰到侯忠波带着几个副总以及公司的一些领导去车间视察调研情况,聂飞赶紧将高总监他们给介绍了一下,听闻永安集团下了三十三万的订单,侯忠波脸上都笑开了花。

    张娜这时候也下来了,聂飞让她安排这两位客户上楼去休息一下,因为聂飞看得出来,侯忠波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询问自己一般,张娜也聪明,赶紧领着人上去了。

    “聂飞同志,这里也都没外人了,这两个客户确定了吧?”侯忠波问道,“能立刻付款?”

    “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聂飞笑着说道,“不过侯总,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嘛!”侯忠波哈哈笑着说道,今天他心情大好,不管怎么说,聂飞能拉回来单子,公司又能多了十几万的利润,怎么能不高兴?

    “分厂的这些利润,我希望用来还工人以前的工资欠账!”聂飞看向侯忠波说道,“这一点还希望公司方面能考虑一下!”

    “这个……”侯忠波就皱了皱眉头,他原本还以为这次能有七十多万的订单,公司就能够有三十多万的纯利润拿来办一些其他的事情呢,没想到聂飞压根就没想过让公司沾手,直接就想弄到精雕分厂这边来。

    “聂飞同志,你这也太过分了一点吧?”舒景华这时候率先出声道,说实话,他心里是非常不爽的,聂飞再一次拉回来订单,就更加说明了他的销售部以前压根就没有尽力啊!这让舒景华心中非常不爽,现在聂飞还想自己拉了订单自己收这笔钱,他心里肯定不服气!

    “你这种做法,完完全全就是个人本位主-义!”贾副总这时候也淡淡地说道,“你完全就没有一丁点的大局观念,要是咱们每个分厂的订单拉回来,都放在咱们分厂上,不给公司,那

    公司何以为继?还不如不要公司算了,几个分厂全部都独-立出来各自经营。”

    “是啊,聂飞同志,你这种做法不太对啊!”侯忠波也笑着说道,这个时候他肯定是要站在舒景华这边的,开什么玩笑,这可是钱呐!“我们大家伙也得一碗水端平嘛!”

    “公司是一个整体,收收入的利润都是由公司统一安排的。”侯忠波就说道,“包括他们几位分管的分厂也都是一样,你说要都像你这样,那以后公司还怎么运转啊?”

    “侯总,咱们不说别的,就看看销售部的人员。”聂飞淡淡地说道,“平板玻璃、钢化玻璃、夹胶玻璃的销售人员有多少?整整七十多个销售人员,我们精雕分厂的销售人员只有五个人!”

    “侯总,不是精雕玻璃市场规模小,没有什么业务,而是我们压根就没有足够的业务员去关注这一块,所以精雕分厂才会落下这么多业务!”聂飞淡淡地说道,“所以在这方面,难道我不该做点什么吗?”

    “既然侯总说要一碗水端平,那也很简单,我想要把这些利润都划分到精雕分厂这边!”聂飞直接伸出一根手指头说道,“我需要重新建立一个精雕分厂的销售架构,这方面肯定是需要资金的。”

    “而且今后我们的业务员也会涉及到出差,去跟客户谈生意这些,总不至于没有钱出去吧?”聂飞又继续说道,“要知道,我连去安贵省拉拢我们以前的老客户,可都是自掏腰包定的往返机票和吃住,没找公司要一分钱,难道公司以后还让我们自己掏钱?”

    聂飞这话说的也算是心里话,在企业跟在体制混有些地方是一样的,一个是权,一个是钱,今后精雕分厂的业务要发展,人员不可避免的要涉及到出差,难道这笔钱都让他聂飞来掏?就算他在一心为公,也不可能做到这个份上啊。

    所以聂飞打算给精雕分厂争取一部分经费过来,不管怎么说,没钱可不行!

    “到时候你们要用什么钱,直接写条子找侯总批就可以了嘛!”贾副总就说道,“只要是正当的要求,难道侯总还不给你不成?”

    侯忠波笑呵呵地看了贾副总一眼,心道这家伙说话还蛮实在的,知道这笔钱不能给聂飞,现在公司都穷得要命,有这么一点钱,至少说今年过年领导们的福利又可以多增加一点了,说不定还能找个由头出去“考察考察”呢!

    “那为什么平板玻璃分厂、夹胶玻璃分厂、钢化玻璃分厂都有自己的预算?唯独我们精雕分厂没有?”聂飞淡淡地说道,“这部分预算可是单独罗列出来的,虽然用途也需要侯总签字,但却是以各个分厂的名义独立存在的。”

    “咱们精雕分厂现在业务量逐渐增加,备用一点资金,那也是属于正常去情况的!”聂飞又继续说道,“刚才侯总说一碗水要端平,那这话我相信也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

    “既然如此,留下来作为我们的流动资金,有何不可?”聂飞有笑着说道,这家伙现在也有了底气了。

    “侯总,一碗水该怎么端,可就看你这个老总怎么说了!”聂飞笑着看向侯忠波说道。

    “我看这样吧,全部留下来有些太过了,毕竟公司还是要留一部分的。”侯忠波这下就没办法了,以前精雕分厂那业务量,压根就不用考虑给他们什么,现在聂飞拿这事情来说,而且还在有功劳的节骨眼上,还真不好不给人家。

    “侯总,你这是和希望精雕分厂从咱们公司的序列中被抹除掉嘛?”聂飞看了侯忠波一眼问道。

    “聂飞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嘛!”侯忠波脸色一板,“作为公司的领导,我自然是希望精雕分厂好好的,怎么可能想要抹除掉!”

    “距离上头给的期限已经只有四个来月了,我现在也开始冲刺!”聂飞淡淡地说道,“既然是冲刺,那必然就要有花钱的时候,现在不管干什么都需要钱,公司还要把这笔钱给收回去,让我怎么去冲刺?”

    “侯总,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精雕分厂这样垮掉?”聂飞看向侯忠波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干脆跟下面的工人把事情给说明,就说公司也没足够的资金让我们发展业务,大家伙也就只能这样了!”

    “算了算了,既然如此的话,这笔钱就留在精雕分厂这边吧,到时候跟其他分厂一样,单独设立一个账户,由公司财务科统一监管!”侯忠波这时候只能说道,要是聂飞这兔崽子真要跑到工厂去一说,那到时候可就不好办了。

    他侯忠波那时候就有可能成为精雕分厂的过街老鼠,虽然表面上工人不会说什么,但暗地里恐怕会把他的脊梁骨都给戳破啊!

    <

    p> 现在侯忠波不得不硬着头皮把这事儿给答应下来,鬼知道到时候聂飞那家伙要在工厂去怎么臭他的名声呢。

    “侯总!这……”舒景华好贾副总听了脸色就变了变,赶紧出声,不过却被侯忠波给打断了,“算了,这事情就答应聂飞同志吧,毕竟他为了工厂的事情也劳心劳力的,亲自跑前跑后,要是再不答应一下,都对不起人家了!”

    侯忠波其实也有一些想法,聂飞这家伙倒是挺能折腾的,一个多月的时间,居然就给精雕分厂拉到了七十多万的订单,这是以前压根就没想过的,别的不说,如果说聂飞能够保持每个月别说七十万,就算是四十万的订单,那都能够让精雕分厂的业务非常好了,过得很滋润。

    侯忠波刚才临时起意,心道看自己能不能先给聂飞一个机会看看,如果说这家伙真的能把精雕分厂给发展起来,对于公司来说,也多了一个进项,他手中能掌管的资金也就更加多了。

    另外有了聂飞杵在这里,再加上他手中的成绩,侯忠波到时候还能够让聂飞去其他副总那里抢点活儿来干,有这份资历摆在这里,其他的副总也说不出个什么来,反倒更加容易让这两者之间形成对立和仇恨,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综合这几个因素,侯忠波立马就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在这个时候,要全力支持聂飞,如果说还继续不给的话,这家伙心中有意见,估计有些事情也不愿意配合他了。

    “聂飞同志,这下你可满意了吧?”侯忠波笑呵呵地对聂飞说道,“这个支持力度,可以说是很大了。”

    “那我就代表精雕分厂的工人们,谢谢侯总了。”聂飞笑着说道,脸上虽然表情不变,但实际上他心里还有些诧异的,原本以为侯忠波会极力反对,没想到他却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

    不过让侯忠波还是有些郁闷的是,没想到这临时的一番对话,最后搞得还跟成了公司领导会议似的。

    “好了,其他的我也没什么事儿了,我还得上去陪客户,顺便去工厂参观一下,侯总你有事就忙去吧,不打扰你了。”聂飞笑着说道,直接告辞了,侯忠波笑着点头,聂飞赶紧离开。

    “走吧!”侯忠波看了一眼一脸阴沉之色的舒景华和贾副总笑着说道,舒景华心里这个气啊,马匹的,无形之中来这里装了一把X,而且还把他的销售部给搞得一文不值,现在还拿走了一大笔钱,这聂飞怎么就这么好运气?不行,得想个办法把这家伙给搞一搞啊!要不然心里始终不踏实!看着聂飞在公司里意气风发,舒景华心中就不爽,暗自看了贾副总一眼,这家伙也是同样皱着眉头。

    聂飞到了上面办公室,高总监两人已经在等着了,张娜在一旁坐着跟他们说话,不过张娜还是把张小龙给叫了进来,这妮子处理得很到位,张小龙这家伙口若悬河,死的都能说成活的,把他叫进来也是为了先稳住这两位顾客,毕竟张娜现在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聂副总一回来就把贵客给晾在一边,这妮子怕客户心里有什么想法,只是他想得确实多了,这可是曾永安的人,说白了这就是来送钱的。

    聂飞领着两人去车间里去转悠了一圈,蒋义和腾飞对于聂飞的能耐也颇为惊讶,这才四十来万的订单出来呢,没想到转眼又有订单来了。

    在办公室里一听说又有三十多万的单子,把这两个厂领导给惊讶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要不是好歹见过一些市面,脸上还绷得住,恐怕早就有些失态了。

    在车间转悠了一圈,高总监便跟聂飞签订了采购合同,张娜赶紧去行政部那边找人拿了公章给戳上那过来,搞完这些之后,高总监便给公司那边去了电话,不到半个小时,三十三万整直接就到了通海公司的账户上,侯忠波也第一时间得到了汇报。

    聂飞当场发布了指示,让精雕分厂这边赶紧排期,生产这批货物,高总监两人把事情给办完了,这才告辞离去,找一家酒店住下,聂飞晚上约定了跟他们吃饭,毕竟是客户,哪怕是曾永安派来的,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聂总,真没想到,你真是太行了!”蒋义一脸的红光满面,等聂飞进来之后便冲着他竖起大拇指,“刚才我算了一下,咱们的生产计划已经排到下个月了。”

    “如果说每个月都能有这么多,或者更多的话,那咱们精雕分厂就没有被解散的担忧了。”蒋义又继续说道。

    “后面肯定还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的。”聂飞笑着说道,虽然说这话他自己都还没有多少底气,毕竟订单这种事情很难说,但他觉得目前工作也算做得到位,订单应该会有的。

    “蒋厂长、腾厂长,你们二位可一定要严格把握好质量关。”聂飞就笑着说道,“咱们现在的情况可经不起任何折腾,质量和出货速度上一定要让客户满意,不能出现差错!”

    “放心吧聂总!”蒋义立刻拍着胸膛保证道,“要是有什么差错的话,我自己辞了自己!”

    聂飞笑着点点头,出了车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一阵,舒景华跟着侯忠波把车间视察完了,也回到了办公室里,一脸郁闷地坐在了老板椅上,这时候贾副总也进来了,舒景华没好气地仍了一根烟过去。

    “形式很严峻啊!”贾副总斜躺在沙发上看了舒景华一眼,“这个聂飞现在一下子给精雕分厂拉了七十多万的订单回来,要是他继续这么搞,那咱们的计划岂不是压根就实施不了?”

    “我问过陈辉了,这两天聂飞招的人已经回到了销售小组这边上班,而且在搭建新的营销架构。”舒景华抽了口烟,脸色也显得很难看,“原本以为靠着陈辉他们在里面胡搞瞎搞就能够把业务给搞乱掉,看来现在根本不行!”

    “那你打算怎么搞?总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那家伙在公司耀武扬威的吧?”贾副总有些郁闷地说。

    “我发现现在侯老大似乎对聂飞那家伙也挺看重的,不少聂飞提出来的要求,侯老大也就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适当地阻挠一下,但实际上他还是向着聂飞的,基本上都答应了。”贾副总又继续说道,“聂飞要真被他给扶持起来了,那以后咱们的日子可就难过了,侯老大肯定要用那小子来制衡咱们几个。”

    “暂时先这样吧,我打算让陈辉他们去埋下一点伏笔。”舒景华想了想说道,“现在已经是年底了,还有十来天就要放假了,也必要继续搞什么手段去为难聂飞,不过埋下一点伏笔在这里也是好的。”

    “有多大效果?”贾副总就问了一句。

    “效果估计没有,但也只不过是顺手而为之罢了!”舒景华淡淡地说道,“年底事情多,我也懒得再去搞聂飞什么,等到了明年,再好好想几个办法去把那家伙给搞定,我说贾总,你好歹也得搭把手,不能老是让我一个人去跟他杠啊!”

    “放心吧,我这边也会想办法的!”贾副总想了想说道,两人又聊了几句贾副总便起身告辞,舒景华回到老板椅上想了一会,便拿出手机来拨了个号码出去,低声细语地说了一阵便挂了电话。

    聂飞这边将高总监陪好打发走之后,车间现在进入了繁忙的

    生产阶段,他也开始在配合着张小龙这边的营销架构进行建设,网站适配倒是挺快的,就是在信息管理局和公安机关那边备案审核需要一些时间,张小龙这边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

    眼看也要过年放假了,陈辉跟手底下的几个人一琢磨,便决定请张小龙等人吃个饭,由陈辉亲自去请的,这家伙也挺奸诈的,他们之间好歹也是同事,虽然平时干的事情不一样,但陈辉等人见到张小龙他们搞营销架构,也经常过去观看,几个人倒是时不时地有聊天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XtSa.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首长大人的萌宝三胞胎,军婚闪孕 2019/12/17
      女神的贴身护卫图片,女神的贴身护 2020/07/31
      三七粉怎么吃效果好 2020/05/28
      强碱性食品有哪些 2020/05/28
      赵思露的腿暴露体重 202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