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恰似寒光遇骄阳漫画免费下拉式_恰似寒光遇骄阳漫画免费下拉式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恰似寒光遇骄阳漫画免费下拉式_恰似寒光遇骄阳漫画免费下拉式图文阅读

    赵东语气晦涩的问,“朋友?今晚之所以没回家,也是跟他在一起吧?”

    苏菲的脸色有点不好看,“赵东,你这话什么意思?”

    赵东转过身,“没什么意思,你不是想解释吗?那就解释给我听啊。”

    苏菲被他吓住,赵东的眼神很生疏,隐约有血丝夹杂其中。

    她很少见赵东这幅模样,尤其是他眼中的那副怀疑,让苏菲有些不适应。

    她知道赵东在怀疑什么,可是出于一贯的骄傲,又让他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低头,便强硬说道:“没错,我是跟他在一起,他刚刚回国,我去给他接风!”

    “刚刚回国,这么说你们早就认识了?”

    “他是我留学时候的同学。”

    “同学?我看是曾经的恋人吧?”

    苏菲犹如刺猬一般,“赵东,你有什么资格打听我的过去,你又凭什么质问我的隐私?”

    赵东见她这幅模样,便知道他的猜测已经接近了事情的真相,浑身涌出一阵无力感,“是,我是没这个资格,所以你也不用跟我解释什么。”

    见他一副不想听的模

    样,苏菲便越想解释,“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跟他交往过一段时间,可我们现在只是朋友。”

    “朋友?朋友之间会送这种礼物?”

    苏菲咬紧嘴唇,“这种礼物怎么了?赵东,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没想到你原来也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是你非要解释的。”

    “你不要把别人想的都跟你一样龌龊,我跟他没什么,今晚也只是单纯的吃饭而已!”

    赵东并不怀疑她的话,可这件事的真相依然让他难以接受。

    瞒着自己跟曾经的恋人吃饭,这也就算了,又把那样的礼物贴身收藏,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枉他为了跟舒晴撇清关系,连微信都从不回复,更是在探望母亲的时候小心谨慎的躲避。

    可眼下再看,原来一切都是笑话,他只是备胎而已,为了摆脱魏东明纠缠的背锅侠。

    一旦曾经的真爱回国,他是不是就该退位让贤了?

    赵东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经过半个月的短暂相处,他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可是来自苏家的压力和苏菲的优秀,也在时刻提醒着他两人之间横亘的巨大鸿沟。

    他必须越来越努力,越来越优秀,才能不断缩小这种差距。

    赵东也不是没有想到过,身边会出现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可苏菲今天瞒着他跟对方见面,又接受了来自前男友的示爱,那他还有努力的必要嘛?

    苏菲突兀道:“赵东,我觉着我们两个真的没有共同语言,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咱们干脆分道扬镳算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原本只是一句负气的话,可听在有心人的耳中却变了味道。

    赵东脚步顿住,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

    过了好一会,他平静的说,“好,明天上午我有时间!”

    卧室门关上,客厅里恢复了平静。

    苏菲傻傻的站在原地,这句话她无数次的想要说出口,可一旦真的说了出来,却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和洒脱,反而还有种掩饰不住的失落。

    她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情说不出的糟糕,这个该死的家伙,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答应了嘛?

    也好,反正两个人也合不来,与其互相伤害,还不如分开的好。

    即使做不成恋人,也不至于做敌人。

    苏菲落寞转身,提起挎包就要上楼,结果瞥见那个放在茶几上的礼盒,动作又慢了半拍。

    她并不否认前男友的优秀,也并不否认自己对他没有感觉,要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瞒着赵东去赴会。

    当年两个人感情很稳定,而且她也接受了对方的求婚。

    这也是苏菲第一次试图反抗梅姨安排的命运,如果不是对方的突然失踪,让原本已经确定的婚事随之取消,估计也没有后面的麻烦了。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突然回国的消息,让苏菲原本已经平静的内心出现了一丝涟漪。

    以至于今天的晚宴邀请,她想也没想便答应下来。

    不出意外,他一如既往的优秀和绅士,可想象中的浪漫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这顿饭吃的有些别扭,尤其是想到赵东,她心里的那股负罪感便格外的强烈。

    以至于在听到赵东出事的时候,她想也不想就结束了宴会。

    可是赵东的不信任,又让她懊恼异常。

    这个该死的王八蛋,情商都被狗吃了吗?

    如果心里真的没有他,怎么会让他住进家里,又怎么会给他半个月的时间来考虑?难道他真的以为,堂堂的苏家大小姐会是那么随便的女人?

    可眼下说什么都晚了,明天上午,连时间都已经确定了,还有机会反悔嘛?

    正想着,手上的礼盒便被苏菲打开。

    刚才走的匆忙,她直到现在才看见,里面是一枚卡地亚的精致胸针,无论款式还是纹路,都是她喜欢的。

    没想到一年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知道自己的喜好和品味。

    嘴角向上一挑,以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也都如潮水一般涌回脑海。

    忽然间,礼盒中的一张卡片引起她的注意,拿起一看,那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早已经过了恋爱的年纪,卡片上的字迹也并没有让她欢

    欣起来,反而让她足足呆愣半晌。

    苏菲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刚才那个混蛋为什么如此伤心绝望,又为什么会答应的那么痛快,原来是因为这张字条的缘故。

    想到此处,她忽然挑起了眉头,心情也前所未有的畅快。

    该死的王八蛋,刚才过去的路上害她担心了一路,这也算报应吧?

    苏菲抓着礼盒,移步到客卧门前,用脚踢了踢门。

    没有反应,她又加重几分力度,卧室门被她踹的“咣咣”响。

    苏菲跋扈的说,“没死的话,就给我滚出来!”

    好半晌,房门打开。

    赵东皱眉说,“一晚上都等不了嘛?等我收拾一下东西,这就搬出去。”

    他想过要帮苏菲扛起头顶的天,也想过跟她一起面对那不可知的压力,可既然苏菲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不会低三下四的去求她。

    正要转身,他忽然看见苏菲扬起了手里的电话。

    电话上面是拨号界面,通讯录的备注是一个叫做徐华阳的男子。

    赵东眉头越皱越紧,搞什么名堂,来他面前炫耀?

    正想着,电话接通,苏菲按了免提,听筒里面传来一个极具魅力的磁性声线,声音也前所未有的温柔。

    只这一个声音,便足够秒杀大部分女孩的芳心。

    “宝贝儿,还没睡么?刚才就想给你打电话,怕你不方便,事情都处理好了么?我很担心你,如果方便的话,我能过去看看你么?”

    赵东脸色不忿,她这是什么意思?暗示对方过来之前,让自己赶紧离开?

    强忍住将电话摔成粉碎的冲动,转身就回去收拾东西。

    他喜欢苏菲不假,但是也不会为了爱情放下所有的自尊。

    苏菲跟了进来,语气轻柔的问,“刚到家,你送我的礼物,我才看见。”

    “喜欢吗?这份礼物我挑了好久,听设计说,灵感来自阿尔卑斯山的雪山,思来想去,我觉着只有它才能配得上你。”

    赵东觉着恶心,一个胸针而已,哪有那么多狗屁?

    虽然没有看见人,可他不难想象,电话对面应该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这种花言巧语的手段,对付女孩应该也是手到擒来。

    苏菲没太理会电话里面的内容,反倒是赵东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让她格外受用。

    “那张卡片是怎么回事,我刚刚才看到。”

    赵东听见这话,身体骤然一僵,听她意思,之前并不知道有那张卡片的存在?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这才开口,“菲菲,以前的不辞而别,确实是我不对,可我当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当得知你跟别人订婚的时候,你不知道,我简直是心如死灰!”

    苏菲的心情只短暂波动了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无数个夜晚,她曾经因为这个男人的不辞而别哭成泪人。

    要不然的话,一向强势的她,又哪里会如此轻易的接受梅姨的安排。

    现在倒好,一句不得已的苦衷,就想让她原谅?

    见苏菲不接话,电话那头继续道:“菲菲,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么?这一次,我一定不会离开你了,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

    赵东闻言,只觉着恶心,这种鬼话没有半点可信度,可偏偏有的女人就吃这一套。

    心里不确定苏菲会如何答复,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脸上。

    或许是感受到了赵东的目光,苏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就红了眼眶。

    电话那头还在继续温柔攻势,“你在哪里,在家里么?我有很多心里话,想当面跟你说!”

    赵东已经顾不上电话那头说的什么,看见苏菲这一刻的柔弱,尤其是看见她眼角的泪水,一向坚硬的心理防线被瞬间击碎。

    他在眼前找了找,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苏菲诧异的看了看赵东,然后接过纸巾擦掉眼泪,只是片刻,她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电话那头察觉到异样,“菲菲,别哭了,我心疼。”

    苏菲深吸了一口气,刚才的柔弱也全都不见踪影,“你是我什么人,我哭还是不哭,轮到你来心疼?”

    赵东咧嘴一笑,心情豁然变得阳光起来,这才是他印象中的苏菲,刁蛮又不讲道理。

    电话那头也慌了,错愕了好一阵,

    才忙着道:“菲菲,你别这样,我知道,你肯定还在生我的气,我理解,但是我不会放弃……”

    苏菲的语气已经恢复了正常,“谢谢了,今天过去跟你见面,只是把你当成许久未见的朋友罢了,如果有什么让你误会的地方,非常抱歉。”

    “菲菲,你不用这样,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有我的,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么?让我来保护你!”

    苏菲的语气越发坚定,“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现在你让我给你机会?不好意思,我身边已经有人保护了。”

    话落,她将目光看向赵东,眼神中透着希冀。

    电话那头疯狂道:“谁?我不信,他是谁?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苏家现在情况我清楚,只有我才能帮你!”

    在苏菲错愕的目光中,赵东霸道的抢过电话,“我的女人自然是我来保护,以后请你别缠着她,要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电话那头错愕了好一阵,这才惊问,“你是谁?”

    赵东咧嘴一笑,“你管我是谁!”

    说完,他把电话挂断,笑嘻嘻的还了回去。

    苏菲冷笑,“现在你满意了?得意了?”

    赵东只是笑,不说话,苏菲当着他的面打通这个电话,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苏菲往门外走去,“既然满意了,收拾东西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赵东不傻,哪能听不出来苏菲这是气话,如果她真想赶自己走,又哪里会这么麻烦?

    刚才的那通电话其实就是变相的解释,只不过这个女人好面子,嘴硬心软,不想轻易低头,这才用了一个折中的方式。

    跟她接触了半个月,如果赵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情商还真就被狗吃了。

    他厚着脸皮道:“我不走,咱们前几天不是说好了,你要给我半个月的考察期,这才刚过去两天,你就想反悔?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苏菲继续冷笑,“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说走就走,说不走就不走?”

    赵东装作没听见,忙问道:“你刚才匆匆慢慢赶过来,肯定没吃饱吧?要不然我给你做点吃的?”

    苏菲不接话,嗤笑道:“赵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厚脸皮,我让你走,你听不懂?”

    赵东忙着点头,“听懂了,听懂了,就算你真的撵我走,也得把肚子填饱吧?”

    说话的功夫,他人已经来到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青菜和鸡蛋,并无其他食材。

    “我给你做热汤面吧?”

    苏菲不领情,“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改变心意,你好歹也是男人,说出的话要算数!”

    赵东打理着食材问,“算数,算数,想吃什么口味?”

    苏菲哼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做完这碗面,马上就给我走!”

    想了想,她补充道:“少放葱花。”

    赵东学着店小二的模样吆喝起来,“好嘞,少放葱花,热汤面一碗,客官您稍等!”

    苏菲翻了个白眼,刚才所遭受的委屈也一点一点消散,尤其是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自己也不知道对赵东是什么感觉,可刚才被他误会时的手足无措和心慌意乱,那种感觉又切切实实存在。

    偏偏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又让她力不从心。

    魏家的临阵倒戈,以及背地里流言蜚语,让她一度处在风口浪尖。

    梅姨也不止一次的告诫,她的身边需要一个男人,苏家需要一个男人,可这个男人绝对不能是赵东。

    一个小小的物业保安,撑不起苏家的天,更对眼前的局面于事无补。

    苏菲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更加的没有信心,她一度怀疑,跟赵东的感情能不能平安度过这半个月?

    尤其是徐华阳的出现,让她情感的天秤第一次出现了倾斜。

    苏菲是一个极度高傲的女人,今天晚上跟徐华阳划清界限,并不完全是对他没有感觉,很大部分是源自骄傲,让她不想轻易原谅这个曾经抛弃自己的男人。

    而徐华阳现如今的身份,是一个国际财团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手中掌握着数以十亿计的天使投资。

    眼下苏家虽然危如累卵,但还能勉强应付,可一旦出现了连梅姨也应付不来的局面,她还能独善其身嘛?

    到时

    候面对徐华阳伸出来的救命稻草和赵东之间模糊感情,她又该如何抉择?

    苏菲陷入了恐慌,不等她多想,目光被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吸引了过去。

    她揉了揉肚子,任由饥饿感将恐惧心理冲散。

    也是真的饿了,一碗两人份的热汤面,被她一个人消灭干净。

    擦擦嘴,竟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苏菲把碗一推,“好了,我吃完了,你可以收拾东西去了!”

    赵东打着哈哈道:“我先去洗碗。”

    苏菲冷笑一声,“赵东,你别跟我来这套!今天晚上就算了,太晚了,省的你说我不近人情,明天早上,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赵东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的语气依旧坚决,不过听得出来,只是找个台阶罢了,明天一早,她十有八九不会再提这事。

    总算过关,等一切收拾妥当,躺在床上他又开始辗转反侧。

    以前那个魏东明,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钱有势罢了,跟苏菲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完全就是梅姨一手包办,以苏菲的叛逆性子,两人能走到一起才是怪事。

    可如今突然出现的这个徐华阳,让赵东没来由的心头一紧。

    苏菲今晚哭的伤心,固然是对他当年背信弃义的恨,可何尝又不是爱的深切呢?

    而且听他言行做派,应该是一个极度优秀和自负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面对这样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赵东第一次紧张起来。

    ……

    翌日,赵东准备好早餐。

    收拾妥当的苏菲缓缓下楼,不出意外,昨晚的事她提也不提。

    不过饭桌上也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经历过昨天的误会,双方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彼此在对方心里的份量。

    可明白是一回事,能坦然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东正在琢磨如何打破僵局,外面传来敲门声。

    出于上一次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有人叫门这种事,他完全是当做没听见来处理。

    苏菲眉头挑了挑,“没听见?去开门!”

    赵东愣了片刻,不知道苏菲此举是何用意,难不成是接受了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

    来不及想那么多,那敲门的频率让他猜到了来人是谁。

    果然,房门打开,露出了梅姨那张精致的侧脸,看向他的目光透着一如既往的厌烦。

    赵东全然未见,礼貌的打着招呼,“梅姨。”

    梅姨根本不接话,从他的身边径直而过,只当人是空气一般。

    赵东已经习惯了她的这幅高冷做派,不等关门,后面又是一道人影快步跟上。

    他眉头挑了起来,这才发现梅姨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男人。

    抬头去看,只见这个男人一身白色西装,胸前的荷包露出一截淡粉色方巾,脸上带着一副银框眼镜,梳着偏分,面白如玉。

    就连赵东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帅,而且长相也很有气质,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很英伦的贵族气息。

    他可以肯定,对方在国外生活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想到这一点,赵东把对方的身份也猜出了一个大概,徐华阳,昨晚害他夜不能寐的那个情敌!

    怪不得能让苏菲失了方寸,的确有本钱,如果他是女人,在自己和徐华阳之间,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就在赵东打量的同时,那人也在打量着赵东。

    他礼貌的说,“不好意思,过来之前没有打招呼,我可以进来嘛?”

    迷人的嗓音,加上独有的腔调,再配上那副迷死人的笑容,简直极具杀伤力。

    还不等他开口,梅姨抢先接过话头,“他又不是这里的主人,有什么资格不让你进来?”

    赵东面色微怔,却无力反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跟徐华阳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以这种局面开始。

    不过他本来就是小人物一个,也没指望能有什么高大上的开场,自然也就没有表露出太多异样的情绪。

    更何况,他的情况苏菲知道的一清二楚,在这种事情上跟徐华阳争个高下,实在没有意义。

    倒是梅姨,见赵东神色如常,微微诧异了一下。

    一声弱不可闻的轻哼,她又继续拆台道:“还不认识吧?这是华阳,是小菲在留学时的好朋友,目前是TM金融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手里掌握着十几亿的天使投资,是咱们天州金融圈的明星,这次回国也是为了助小菲的一臂之力!”

    赵东眉头微皱,果然优秀,能跟资本老板平起平坐的角色,也是无数金融大鳄的座上宾,要不是机缘巧合闯入了苏菲的生活,他恐怕连做徐华阳竞争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目光转向赵东,梅姨连全名都懒得称呼,仿佛不屑启齿一般,“他姓赵。”

    徐华阳风度翩翩,礼貌开口,“赵先生您好。”

    梅姨面露厌烦的盯着赵东,再次干预道:“这都马上八点钟了,你怎么还不走,不用去上班么?”

    说到此处,她音量陡然提高,“对了,华阳,我忘记给你介绍了,他是帝苑小区的保安,就在这里工作。”

    徐华阳面露诧异,他熟悉苏菲的脾气秉性,自然也知道她

    3wi.com/images/0 (9601).jpg' style='width: 600; height: 400;'>

    样,苏菲便越想解释,“你说的没错,我的确跟他交往过一段时间,可我们现在只是朋友。”

    “朋友?朋友之间会送这种礼物?”

    苏菲咬紧嘴唇,“这种礼物怎么了?赵东,我原本以为你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没想到你原来也是小肚鸡肠的男人!”

    “是你非要解释的。”

    “你不要把别人想的都跟你一样龌龊,我跟他没什么,今晚也只是单纯的吃饭而已!”

    赵东并不怀疑她的话,可这件事的真相依然让他难以接受。

    瞒着自己跟曾经的恋人吃饭,这也就算了,又把那样的礼物贴身收藏,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枉他为了跟舒晴撇清关系,连微信都从不回复,更是在探望母亲的时候小心谨慎的躲避。

    可眼下再看,原来一切都是笑话,他只是备胎而已,为了摆脱魏东明纠缠的背锅侠。

    一旦曾经的真爱回国,他是不是就该退位让贤了?

    赵东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经过半个月的短暂相处,他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人。

    可是来自苏家的压力和苏菲的优秀,也在时刻提醒着他两人之间横亘的巨大鸿沟。

    他必须越来越努力,越来越优秀,才能不断缩小这种差距。

    赵东也不是没有想到过,身边会出现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可苏菲今天瞒着他跟对方见面,又接受了来自前男友的示爱,那他还有努力的必要嘛?

    苏菲突兀道:“赵东,我觉着我们两个真的没有共同语言,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咱们干脆分道扬镳算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原本只是一句负气的话,可听在有心人的耳中却变了味道。

    赵东脚步顿住,眉头也皱成了一个川字。

    过了好一会,他平静的说,“好,明天上午我有时间!”

    卧室门关上,客厅里恢复了平静。

    苏菲傻傻的站在原地,这句话她无数次的想要说出口,可一旦真的说了出来,却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和洒脱,反而还有种掩饰不住的失落。

    她望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情说不出的糟糕,这个该死的家伙,连考虑都不考虑就答应了嘛?

    也好,反正两个人也合不来,与其互相伤害,还不如分开的好。

    即使做不成恋人,也不至于做敌人。

    苏菲落寞转身,提起挎包就要上楼,结果瞥见那个放在茶几上的礼盒,动作又慢了半拍。

    她并不否认前男友的优秀,也并不否认自己对他没有感觉,要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瞒着赵东去赴会。

    当年两个人感情很稳定,而且她也接受了对方的求婚。

    这也是苏菲第一次试图反抗梅姨安排的命运,如果不是对方的突然失踪,让原本已经确定的婚事随之取消,估计也没有后面的麻烦了。

    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他突然回国的消息,让苏菲原本已经平静的内心出现了一丝涟漪。

    以至于今天的晚宴邀请,她想也没想便答应下来。

    不出意外,他一如既往的优秀和绅士,可想象中的浪漫场景并没有出现,反而这顿饭吃的有些别扭,尤其是想到赵东,她心里的那股负罪感便格外的强烈。

    以至于在听到赵东出事的时候,她想也不想就结束了宴会。

    可是赵东的不信任,又让她懊恼异常。

    这个该死的王八蛋,情商都被狗吃了吗?

    如果心里真的没有他,怎么会让他住进家里,又怎么会给他半个月的时间来考虑?难道他真的以为,堂堂的苏家大小姐会是那么随便的女人?

    可眼下说什么都晚了,明天上午,连时间都已经确定了,还有机会反悔嘛?

    正想着,手上的礼盒便被苏菲打开。

    刚才走的匆忙,她直到现在才看见,里面是一枚卡地亚的精致胸针,无论款式还是纹路,都是她喜欢的。

    没想到一年不见,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知道自己的喜好和品味。

    嘴角向上一挑,以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也都如潮水一般涌回脑海。

    忽然间,礼盒中的一张卡片引起她的注意,拿起一看,那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

    早已经过了恋爱的年纪,卡片上的字迹也并没有让她欢

    欣起来,反而让她足足呆愣半晌。

    苏菲直到这一刻才明白,刚才那个混蛋为什么如此伤心绝望,又为什么会答应的那么痛快,原来是因为这张字条的缘故。

    想到此处,她忽然挑起了眉头,心情也前所未有的畅快。

    该死的王八蛋,刚才过去的路上害她担心了一路,这也算报应吧?

    苏菲抓着礼盒,移步到客卧门前,用脚踢了踢门。

    没有反应,她又加重几分力度,卧室门被她踹的“咣咣”响。

    苏菲跋扈的说,“没死的话,就给我滚出来!”

    好半晌,房门打开。

    赵东皱眉说,“一晚上都等不了嘛?等我收拾一下东西,这就搬出去。”

    他想过要帮苏菲扛起头顶的天,也想过跟她一起面对那不可知的压力,可既然苏菲不给他这个机会,他也不会低三下四的去求她。

    正要转身,他忽然看见苏菲扬起了手里的电话。

    电话上面是拨号界面,通讯录的备注是一个叫做徐华阳的男子。

    赵东眉头越皱越紧,搞什么名堂,来他面前炫耀?

    正想着,电话接通,苏菲按了免提,听筒里面传来一个极具魅力的磁性声线,声音也前所未有的温柔。

    只这一个声音,便足够秒杀大部分女孩的芳心。

    “宝贝儿,还没睡么?刚才就想给你打电话,怕你不方便,事情都处理好了么?我很担心你,如果方便的话,我能过去看看你么?”

    赵东脸色不忿,她这是什么意思?暗示对方过来之前,让自己赶紧离开?

    强忍住将电话摔成粉碎的冲动,转身就回去收拾东西。

    他喜欢苏菲不假,但是也不会为了爱情放下所有的自尊。

    苏菲跟了进来,语气轻柔的问,“刚到家,你送我的礼物,我才看见。”

    “喜欢吗?这份礼物我挑了好久,听设计说,灵感来自阿尔卑斯山的雪山,思来想去,我觉着只有它才能配得上你。”

    赵东觉着恶心,一个胸针而已,哪有那么多狗屁?

    虽然没有看见人,可他不难想象,电话对面应该是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这种花言巧语的手段,对付女孩应该也是手到擒来。

    苏菲没太理会电话里面的内容,反倒是赵东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让她格外受用。

    “那张卡片是怎么回事,我刚刚才看到。”

    赵东听见这话,身体骤然一僵,听她意思,之前并不知道有那张卡片的存在?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这才开口,“菲菲,以前的不辞而别,确实是我不对,可我当时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当得知你跟别人订婚的时候,你不知道,我简直是心如死灰!”

    苏菲的心情只短暂波动了瞬间,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无数个夜晚,她曾经因为这个男人的不辞而别哭成泪人。

    要不然的话,一向强势的她,又哪里会如此轻易的接受梅姨的安排。

    现在倒好,一句不得已的苦衷,就想让她原谅?

    见苏菲不接话,电话那头继续道:“菲菲,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好么?这一次,我一定不会离开你了,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你!”

    赵东闻言,只觉着恶心,这种鬼话没有半点可信度,可偏偏有的女人就吃这一套。

    心里不确定苏菲会如何答复,目光也落在了她的脸上。

    或许是感受到了赵东的目光,苏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瞬间就红了眼眶。

    电话那头还在继续温柔攻势,“你在哪里,在家里么?我有很多心里话,想当面跟你说!”

    赵东已经顾不上电话那头说的什么,看见苏菲这一刻的柔弱,尤其是看见她眼角的泪水,一向坚硬的心理防线被瞬间击碎。

    他在眼前找了找,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苏菲诧异的看了看赵东,然后接过纸巾擦掉眼泪,只是片刻,她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电话那头察觉到异样,“菲菲,别哭了,我心疼。”

    苏菲深吸了一口气,刚才的柔弱也全都不见踪影,“你是我什么人,我哭还是不哭,轮到你来心疼?”

    赵东咧嘴一笑,心情豁然变得阳光起来,这才是他印象中的苏菲,刁蛮又不讲道理。

    电话那头也慌了,错愕了好一阵,

    才忙着道:“菲菲,你别这样,我知道,你肯定还在生我的气,我理解,但是我不会放弃……”

    苏菲的语气已经恢复了正常,“谢谢了,今天过去跟你见面,只是把你当成许久未见的朋友罢了,如果有什么让你误会的地方,非常抱歉。”

    “菲菲,你不用这样,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有我的,请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么?让我来保护你!”

    苏菲的语气越发坚定,“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我的身边,现在你让我给你机会?不好意思,我身边已经有人保护了。”

    话落,她将目光看向赵东,眼神中透着希冀。

    电话那头疯狂道:“谁?我不信,他是谁?你一定是骗我的,对不对?苏家现在情况我清楚,只有我才能帮你!”

    在苏菲错愕的目光中,赵东霸道的抢过电话,“我的女人自然是我来保护,以后请你别缠着她,要不然我打断你的狗腿!”

    电话那头错愕了好一阵,这才惊问,“你是谁?”

    赵东咧嘴一笑,“你管我是谁!”

    说完,他把电话挂断,笑嘻嘻的还了回去。

    苏菲冷笑,“现在你满意了?得意了?”

    赵东只是笑,不说话,苏菲当着他的面打通这个电话,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苏菲往门外走去,“既然满意了,收拾东西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赵东不傻,哪能听不出来苏菲这是气话,如果她真想赶自己走,又哪里会这么麻烦?

    刚才的那通电话其实就是变相的解释,只不过这个女人好面子,嘴硬心软,不想轻易低头,这才用了一个折中的方式。

    跟她接触了半个月,如果赵东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情商还真就被狗吃了。

    他厚着脸皮道:“我不走,咱们前几天不是说好了,你要给我半个月的考察期,这才刚过去两天,你就想反悔?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苏菲继续冷笑,“你把我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你说走就走,说不走就不走?”

    赵东装作没听见,忙问道:“你刚才匆匆慢慢赶过来,肯定没吃饱吧?要不然我给你做点吃的?”

    苏菲不接话,嗤笑道:“赵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个人怎么如此厚脸皮,我让你走,你听不懂?”

    赵东忙着点头,“听懂了,听懂了,就算你真的撵我走,也得把肚子填饱吧?”

    说话的功夫,他人已经来到了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青菜和鸡蛋,并无其他食材。

    “我给你做热汤面吧?”

    苏菲不领情,“你别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改变心意,你好歹也是男人,说出的话要算数!”

    赵东打理着食材问,“算数,算数,想吃什么口味?”

    苏菲哼了一声,“这可是你说的,做完这碗面,马上就给我走!”

    想了想,她补充道:“少放葱花。”

    赵东学着店小二的模样吆喝起来,“好嘞,少放葱花,热汤面一碗,客官您稍等!”

    苏菲翻了个白眼,刚才所遭受的委屈也一点一点消散,尤其是看着厨房里那个忙碌的身影,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她自己也不知道对赵东是什么感觉,可刚才被他误会时的手足无措和心慌意乱,那种感觉又切切实实存在。

    偏偏来自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又让她力不从心。

    魏家的临阵倒戈,以及背地里流言蜚语,让她一度处在风口浪尖。

    梅姨也不止一次的告诫,她的身边需要一个男人,苏家需要一个男人,可这个男人绝对不能是赵东。

    一个小小的物业保安,撑不起苏家的天,更对眼前的局面于事无补。

    苏菲清楚这一点,所以也更加的没有信心,她一度怀疑,跟赵东的感情能不能平安度过这半个月?

    尤其是徐华阳的出现,让她情感的天秤第一次出现了倾斜。

    苏菲是一个极度高傲的女人,今天晚上跟徐华阳划清界限,并不完全是对他没有感觉,很大部分是源自骄傲,让她不想轻易原谅这个曾经抛弃自己的男人。

    而徐华阳现如今的身份,是一个国际财团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手中掌握着数以十亿计的天使投资。

    眼下苏家虽然危如累卵,但还能勉强应付,可一旦出现了连梅姨也应付不来的局面,她还能独善其身嘛?

    到时

    候面对徐华阳伸出来的救命稻草和赵东之间模糊感情,她又该如何抉择?

    苏菲陷入了恐慌,不等她多想,目光被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吸引了过去。

    她揉了揉肚子,任由饥饿感将恐惧心理冲散。

    也是真的饿了,一碗两人份的热汤面,被她一个人消灭干净。

    擦擦嘴,竟然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苏菲把碗一推,“好了,我吃完了,你可以收拾东西去了!”

    赵东打着哈哈道:“我先去洗碗。”

    苏菲冷笑一声,“赵东,你别跟我来这套!今天晚上就算了,太晚了,省的你说我不近人情,明天早上,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完这句话,她转身就走。

    赵东松了一口气,虽然她的语气依旧坚决,不过听得出来,只是找个台阶罢了,明天一早,她十有八九不会再提这事。

    总算过关,等一切收拾妥当,躺在床上他又开始辗转反侧。

    以前那个魏东明,他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有钱有势罢了,跟苏菲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完全就是梅姨一手包办,以苏菲的叛逆性子,两人能走到一起才是怪事。

    可如今突然出现的这个徐华阳,让赵东没来由的心头一紧。

    苏菲今晚哭的伤心,固然是对他当年背信弃义的恨,可何尝又不是爱的深切呢?

    而且听他言行做派,应该是一个极度优秀和自负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面对这样一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赵东第一次紧张起来。

    ……

    翌日,赵东准备好早餐。

    收拾妥当的苏菲缓缓下楼,不出意外,昨晚的事她提也不提。

    不过饭桌上也没人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经历过昨天的误会,双方都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彼此在对方心里的份量。

    可明白是一回事,能坦然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赵东正在琢磨如何打破僵局,外面传来敲门声。

    出于上一次的经验和教训,对于有人叫门这种事,他完全是当做没听见来处理。

    苏菲眉头挑了挑,“没听见?去开门!”

    赵东愣了片刻,不知道苏菲此举是何用意,难不成是接受了他在这个家里的身份?

    来不及想那么多,那敲门的频率让他猜到了来人是谁。

    果然,房门打开,露出了梅姨那张精致的侧脸,看向他的目光透着一如既往的厌烦。

    赵东全然未见,礼貌的打着招呼,“梅姨。”

    梅姨根本不接话,从他的身边径直而过,只当人是空气一般。

    赵东已经习惯了她的这幅高冷做派,不等关门,后面又是一道人影快步跟上。

    他眉头挑了起来,这才发现梅姨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男人。

    抬头去看,只见这个男人一身白色西装,胸前的荷包露出一截淡粉色方巾,脸上带着一副银框眼镜,梳着偏分,面白如玉。

    就连赵东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很帅,而且长相也很有气质,尤其是举手投足之间,给人一种很英伦的贵族气息。

    他可以肯定,对方在国外生活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想到这一点,赵东把对方的身份也猜出了一个大概,徐华阳,昨晚害他夜不能寐的那个情敌!

    怪不得能让苏菲失了方寸,的确有本钱,如果他是女人,在自己和徐华阳之间,恐怕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就在赵东打量的同时,那人也在打量着赵东。

    他礼貌的说,“不好意思,过来之前没有打招呼,我可以进来嘛?”

    迷人的嗓音,加上独有的腔调,再配上那副迷死人的笑容,简直极具杀伤力。

    还不等他开口,梅姨抢先接过话头,“他又不是这里的主人,有什么资格不让你进来?”

    赵东面色微怔,却无力反驳,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跟徐华阳的第一次见面,竟然是以这种局面开始。

    不过他本来就是小人物一个,也没指望能有什么高大上的开场,自然也就没有表露出太多异样的情绪。

    更何况,他的情况苏菲知道的一清二楚,在这种事情上跟徐华阳争个高下,实在没有意义。

    倒是梅姨,见赵东神色如常,微微诧异了一下。

    一声弱不可闻的轻哼,她又继续拆台道:“还不认识吧?这是华阳,是小菲在留学时的好朋友,目前是TM金融的大中华区负责人,手里掌握着十几亿的天使投资,是咱们天州金融圈的明星,这次回国也是为了助小菲的一臂之力!”

    赵东眉头微皱,果然优秀,能跟资本老板平起平坐的角色,也是无数金融大鳄的座上宾,要不是机缘巧合闯入了苏菲的生活,他恐怕连做徐华阳竞争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目光转向赵东,梅姨连全名都懒得称呼,仿佛不屑启齿一般,“他姓赵。”

    徐华阳风度翩翩,礼貌开口,“赵先生您好。”

    梅姨面露厌烦的盯着赵东,再次干预道:“这都马上八点钟了,你怎么还不走,不用去上班么?”

    说到此处,她音量陡然提高,“对了,华阳,我忘记给你介绍了,他是帝苑小区的保安,就在这里工作。”

    徐华阳面露诧异,他熟悉苏菲的脾气秉性,自然也知道她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TZmVmt.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黄渤开飞机电影叫什么 2020/06/04
      潘雨辰离婚后不想再找另一半 2020/07/27
      七日减肥瘦身瑜伽动作 2020/05/28
      一个女的跟两个男的谈恋爱,一个 2020/01/11
      哥哥别往上涨了 好痛,哥哥你拿出 2019/1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