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故事_性细节描述大尺度故事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性细节描述大尺度故事_性细节描述大尺度故事图文阅读

    这么做完全是有备无患,防止中医那边输了之后会赖账。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搬石头砸自己脚

    各个代表团都准备好之后,上午九点钟义诊开始。

    苹果广场原本就是苹果城的繁华地区,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之后,很快便聚集了无数的人流。

    等到义诊现场开放之后,这些人蜂拥而入,绝大多数都是向着华夏代表团这边涌了过来。

    看到这情景,张杰顿时喜出望外:“老大,你看咱们的影响力还真是大,这些人都是冲着咱们来的。”

    潘广发和其他人也都是一脸的喜色,要知道这可是现场直播呢,直播间内已经有超百万人在那里观看。

    只要自己今天能够表现的好,那可是名利双收的好机会。

    他们这些人昂首挺胸调整了一下情绪,就准备接诊,突然发现这些人到了近前之后,没有一个跑向他们这边的,而是一股脑的涌向了中医。

    “这怎么可能?他们是疯了吗?”

    潘广发,张杰等人一个个都直愣愣的傻在那里,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

    要不是眼前这些人很多都是金发碧眼,他们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跑回到华夏,就算在华夏中医也没有这么火热吧?

    而叶不凡那边也是颇为意外,因为这些人过来之后并没有散开,而是一股脑的排在他的诊桌前。

    在华夏义诊的时候,由于自己太过年轻,一般都是他这里没有人,而曹兴华那些卖相极好的老头子面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今天的情况恰恰相反,他这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曹兴华他们的诊台前则是空无一人。

    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来西方跟华夏的意识形态不同,这里的人并不熟悉中医,也不觉得年纪越大医术水平越高,相反觉得年轻人精力更充足。

    二来这次活动,世界医学会着实做了很多宣传,在艾莉丝的主导下,中医成为宣传的亮点。

    而能够现场医治乳腺癌的叶不凡,自然成为在场诸多医学专家中最耀眼的一个。

    跑到华夏这边就诊的人们,要么是看了媒体的宣传节目,要么是参加交流会那些人的家属和朋友,他们都是冲着医仙的名头来的,所以他们只认叶不凡。

    可这样一来曹兴华等人就尴尬了,他们在国内享有盛名,平时就诊更是一号难求,可到了这里竟然无人问津。

    叶不凡一脸苦笑,这种情况肯定不行,如果要让他自己看这么多病人恐怕三天三夜都忙不过来。

    他只得暂停义诊,把十几名老中医进行编号,然后让这些来就诊的人们抽签,抽到谁就上谁那里诊治。

    虽然这些人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

    一切都准备好了,义诊正式开始。

    抽到叶不凡号的人一个个欢天喜地,没有抓到他号的只能在旁边羡慕了。

    这些人的病症对于叶不凡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就算是一些常年的顽疾,在他手里也是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别人看病还要诊脉,而是他根本不用,只要神识扫视一下就能将情况摸得清清楚楚,而且没有任何语言障碍,几乎一两分钟就能诊治一个病人。

    最关键的是他的诊断结果准确无比,没有丝毫的偏差,让就诊的人们一个个叹为观止。

    由于他看病的速度极快,所以面前排成一条长龙的队伍在不断的减少,时间不大,他这边就诊的人数竟然减少了一小半儿,这让旁边的其他老中医颇为汗颜。

    最尴尬的还不是他的,而是傻站在旁边的潘广发等人。

    事情进行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跟预想的完全不同,这些人虽然是西方人,可对他们的西医一点都不感兴趣,全都跑到中医那边去了。

    他们想破脑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人不是应该习惯了看西医吗?怎么突然迷上中医了?

    如果放在平时,他们可能也不会太在意,毕竟作为顶级专家最不缺少的就是病人。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刚刚可是他们自己提出要打赌的,如果按照现在这个形式发展下去,可以直接认输了。

    此刻张杰等人后悔不已,原本想借机打脸一下那些中医,可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直播间里,看到这情景的人们彻底炸了,一条条弹幕密集无比的弹了出来。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咱们中医在m国也那么火了?”

    “我是不是看错了?难道他们去的是假m国吗?怎么老外也这么喜欢中医?”

    “不愧是医仙,不愧是我的偶像,竟然到了m国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卧槽,我记得刚刚有些人还要跟医仙打赌来着,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这种情况还用得着赌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看着那一条条弹幕,他们这边备受打击。

    有心把直播关掉,可是那样必然会在华夏国内造成更大的反响,恐怕他们的牌子就彻底砸了,无奈之下也只能这样硬撑着。

    张杰上前说道:“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恼羞成怒的潘广发,将火气都发在了张杰的身上,要不是这家伙出主意打赌,自己怎么可能跑过去自取其辱。

    可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火气。

    “赶快想办法拉几个病人过来,只要打开局面,展现出我们的医术,肯定还能有反转的机会。”

    p>

    “老大说的对,我们这就去。”

    张杰也知道这是自己惹的祸,说完赶忙跑过去拉人来看病。

    他跑到队伍后面,对一个正在排队的白人老头说道:“这位先生,要不要到我们那边看一下?我们那边人少不用排队的。”

    他曾经也是留学归来,英文说的非常流畅,交流没有任何问题。

    白人老头打量了他一下:“您是中医吗?”

    张杰摇了摇头:“我不是中医,我是西医,不过医术水平很好……”

    可还没等他说完就被白人老头打断了:“你一个华夏人,放着那么伟大的中医不学,为什么要学西医?”

    “我……”

    张杰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从医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如此质问,要是华夏人说这种话也就算了,关键对方还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

    “那个……老先生,医术是没有国界的,虽然我是华夏人,但西医的水平也不错,您有什么病我们完全可以给您诊治……”

    他正卖力地说着,却再次被白人老头打断。

    “你的西医水平再高,难道还能高过我们m国?要看西医的话,我们国家有着很多出色的医生,我为什么要到你们那边去看?”

    “倾城先祖,我们不要耽误时间了,现在就送我去吧,我怕再拖下去,阿笙会魔化的越来越严重!江流的事,就算您不来交代,我也会想办法去找他,把他带到华笙面前,我不相信华笙会忘记对江流的感情!”

    虽然这么说有点没底,但风兮还是抱着希望的。

    风兮没说的是,其实在华笙说着要跟她一拍两散的时候,她好像看见华笙的额头上忽现一个红色莲花,但转瞬即逝,连秦皖豫都没看见,风兮也不太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好!你要小心!”

    风倾城也没多说什么,危险是一定的,但如果阻止不了这场大战,那可真的没有安生日子了。

    “秦皖豫,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十里春风的主人都不在了,时间久了,大家都会发现的,他们都是麻瓜,就别让他们跟着着急了,你安抚住他们,找些理由忽悠过去,我相信你行的!”

    “你就是我的底牌,我的后退的港湾,就在这等我回来!”

    “听话!”

    在决定要去找江流的时候,风兮就没打算带着秦皖豫一起,所以直接给他安排好,知道秦皖豫肯定要拒绝,赶紧又加上一句土味情话,安抚秦皖豫的小心脏,正中靶心。

    本来秦皖豫还想说自己不是麻瓜了,有自保的能力,状况不对,他是可以带着风兮跑的,但风兮一句接着一句的,一点机会都没给他留。

    “答应我,平安回来,实在不行就别管江流了,你的安全最重要,你不在了,我这港湾留着也没用了,我那糟心兄弟,都睡这么久了,不差多睡几天!”

    风兮听着秦皖豫的话,忍不住笑了,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江流要知道自己交友不慎,估计会气的直接跳出来!”

    风兮知道,虽然秦皖豫这么说,但心里是一直念着江流。

    “放心吧,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会先保全自己,老娘好不容易把你弄回来,不会再弄丢你!”

    风兮知道要是不说出点保证,安抚秦皖豫,她今天走的也不安心。

    “咳咳,两位好了吧,又不是生离死别,等把江流带回来,你们在好好黏糊!”

    白染看着这两人在这依依惜别,酸的要掉牙,幸好他官配在这,随后深情的看着风倾城。

    “白染你给我闭嘴,安静一会!”

    “风兮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风倾城感受着白染的眼神,浑身鸡皮疙瘩都上来了,在后辈面前,也没个样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白染被风倾城这一声喊,立马就闭嘴了,完全一副妻管严的样子,根本不在意会不会被人看了笑话。

    而白染的内心是,开玩笑,笑话他的,肯定没有媳妇!谁笑他谁万年单身狗。

    “这几天一直守在十里春风,用的上手的东西几乎都拿来了,现在就去吧!”

    风兮拉着秦皖豫的手,上一秒还哭的昏天暗地,下一秒就变回眼神坚定的女汉子,风兮知道留给她的脆弱的时间不多了。

    风倾城和白染对着风兮最后嘱咐几句,随后将风兮送进了七十二幻境去寻江流,希望

    江流能唤醒魔化的华笙,让她回来!

    看着风兮离开,秦皖豫也收回了笑脸,为了让风兮放心,秦皖豫是笑着送别的。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机遇,生生死死的,真不是绝对的啊!”

    白染看着周身若有若无的带着天界气息的秦皖豫,颇有感慨道。

    “我也没想到,只是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坏,但能帮到风兮,让她不用担心背后,我也算没白活!”

    秦皖豫淡笑,看着物是人非的十里春风,心中时刻担忧着风兮。

    就算有了机遇,但他毕竟是凡人,没有仙骨,更没修炼过,接受的能力也是大打折扣,这样的身体,如何能跟着风兮一起去充满险阻的七十二幻境。

    去了,也只会拖风兮后退,也是因为这样,秦皖豫没有跟风兮痴缠,不如痛快点头,让风兮放心。

    “你别多想了,生死都成了你的机遇,眼下你就保护好自己,按照风兮说的,维持好这边的人际关系,别让大家跟着恐慌!”

    风倾城还是很满意秦皖豫的,不想留他自己在这整日胡思乱想,忙把风兮走前的话,又嘱咐了一遍,他们不能一直看着他,还要去天界商量对抗魔界,皇子死了,天帝这次应该怎么也忍不了吧?

    七十二幻境内

    此刻风兮已经处在幻境中,周遭的幻境跟外面一样,她时刻保持警惕,虽然不确定江流的位置,但冥冥之中,风兮就是迷之自信,她能找到江流。

    可能华笙给的信念吧。

    想到华笙,风兮还忍不住气愤,“死丫头,等你回来,看姐怎么收拾你,说好的不抛弃不放弃,谁先放手谁是狗,姐都没嫌弃你麻烦,你倒是先嫌弃姐了!”

    “兮兮!”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就在这时,风兮居然听见了秦皖豫的声音。

    没等风兮惊讶,秦皖豫从身后一把抱住风兮。

    “兮兮,你别生气,我还是跟来了,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也不能独活,既然这样,不如跟你一起,我们还有个照应!”

    “你别想着骂我,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决定不会拖你后腿,而且老祖宗都同意了,还是她跟着白染上神送我进来的!”

    风兮不过是愣神之际,秦皖豫就一句接着一句的说,将风兮想说的,率先回答了。

    最后风兮只能来了一句吃藕!

    不好意思,实在没忍住爆出口了。

    “兮兮,不能说脏话,你现在是秦少夫人,总裁的宠妻!”

    秦皖豫皱着眉,捂着风兮的嘴。

    “不能因为我读书少,就把我当傻子吧!”

    风兮推开看着秦皖豫,伸手顺着他的脸一直摸到了脖子!

    “兮兮,我爱你!”

    秦皖豫见状有些气愤,像是要找出谁说的,好制服他!

    “兮……兮,你……你要干什么?”

    只是风兮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已经被风兮一把掐住了命运的脖颈,呼吸困难。

    “秦皖豫,你少来这套,幻境就幻境,你把我的秦皖豫给我弄成个嘤嘤怪,我掐不死你!”

    风兮掐着眼前的秦皖豫,不等他再说什么,跟着就变成了一抹泡影。

    “七十二幻境什么时候这么低级了?”

    风兮拍了拍手,顺着直觉,继续走,随后眼前情景变换。

    这次的幻境,风兮一样一眼识破,但却迈不开腿,眼神发红。

    风兮此刻内心是奔溃的,她为什么要嘴贱呢?

    七十二幻境怎么可能低级,应该夸它最高级,想找到江流,可能要闯过七十二个世界,开头的不过是开胃菜。

    “可算是被你们窥探到姐的内心了!”

    其实眼前的幻境并不难闯,只要走过去就行了,但风兮只觉得浑身都虚了。

    眼前正是秦皖豫被杀那晚,一遍遍重复着在风兮的眼前,还有被蜘蛛撕扯碎片也没落下,这件事哪怕过去了,秦皖豫活了,可这些也是风兮一直不敢想的。

    “秦皖豫!你个傻子。”

    风兮看着幻境中的秦皖豫一次次的被杀,镜头一遍遍的回放,心就跟着痛一次。

    就在风兮心痛失神之际,身体突然被一个人扑倒。

    变故只在一瞬间,风兮

    瞬间回神,余光看见刚才位置的一只毒箭,而眼前秦皖豫的被杀的片段也跟着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箭雨。

    风兮来不及观察刚才救助自己的人,赶紧拿起武器抵挡。

    而那人也没跟风兮多说,一边抵挡,一边拖着风兮后退,风兮心有芥蒂,但想来想去,最多也就是下一个幻境,没什么好怕的,总比被扎成刺猬好,随即顺着那人的力气就跟着去走了。

    魔界

    华笙跟着斩月在踏入魔界那一刻,额头上的红色莲花再次出现,不是忽隐忽现,像是她本来就有的一样。

    而斩月看见这一幕,算是彻底安心了,高兴的无以言表,他就说华笙怎么会突然说要回魔界。

    “阿笙,你……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斩月带着华笙来到魔界圣殿,激动的看着华笙。

    “以后不要再叫我华笙了,你知道的,那不过是我转世的一个身份,叫回我原来的名字吧!”

    华笙回到魔界后,就不在掩饰,神情虽然一样冷漠,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更无情了,眼神中毫无温度。

    “红钰!你终于……回来了!”

    斩月忍不住激动,看着华笙的手,终于鼓起勇气一把握了上去,看着华笙没有拒绝,虽然眼神毫无波动,但斩月还是忍不住悸动,将华笙抱在怀中。

    “太好了,你终于记得我了。”

    “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吗?”

    此刻,斩月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值得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只是斩月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安的看着华笙。

    只有面对华笙的时候,斩月才会有不安的情绪。

    华笙看着斩月不安的眼神,嘴角维扬,淡淡的笑了,虽然只是一个微小的表情,但依然不能掩盖华笙的绝色,尤其是此刻在红色莲花的衬托下,有些妖冶。

    “我全都想起来了,我知道自己是谁,我记得自己曾经是魔界一员,数万年来,多亏了你的照顾,谢谢你陪我走过那段时光,还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用命护住我!”

    华笙抬手搭在了斩月的手上,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但足够让斩月激动,还好记着自己是个男人,不能在华笙面前丢脸,咽下了眼泪,自从华笙被迫离开,他就这在等着这一天。

    谁也没想到,华笙被魔化后,居然能彻底恢复前生的记忆。

    只是斩月没高兴多久,随后看着华笙,有些忐忑的问道:“那……那你是不是也想起他了?”

    斩月问完,一直看着华笙的眼神,不肯错过她的表情,此刻斩月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很是刺激,更多的是惊喜。

    邱一柏在办公室里擦着眼镜,他的眼睛其实并不怎么花,也不近视,但他还是习惯地戴着个平光镜。

    缺乏安全感的人,总会通过种种的方式将自己隐藏起来。

    他的手哆嗦着,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的身子猛地一颤,手里头的眼镜掉在了桌上,赶紧接起了电话。

    “喂……”

    咚咚咚!

    敲门声,刚刚接起电话的邱一柏,手机咯噔一声掉在了桌上。

    “邱副院长。”

    林昆笑着走了进来,“突然想过来和你聊聊天,一个认识的朋友,有个女儿在眼睛医科大学,她主修的是心外科,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好的导师,本来还没想到你,可今天突然撞见你了,就过来麻烦你了。”

    “不,不麻烦……”

    邱一柏脸上陪着笑,手底下却是将手机死死地按住。

    林昆笑着走过来,抬起手指头冲邱一柏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轻轻地将他的手挪开,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免提。

    能够看得见,邱一柏额头上的细汗,已经汇聚成了流。

    林昆向后退去,脚步声落在地面上,“邱副院长,那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我把那个小丫头引荐你给,我可是向我的那位朋友打了包票,你得给我这个面子啊。”

    说完,林昆又将手指头竖在嘴边,冲邱一柏做噤声的手势。

    这噤声的手势,并非让邱一柏不说话,而是让他保持冷静。

    邱一柏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林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但我这水平可能也是有限,要是有处理不妥的地方,还希望林先生到时候不要怪罪。”

    “哈哈,邱副院长你太过谦虚了,在咱们华夏,你在心外科都是名列前茅的专家教授,带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实在是太材小用,这个人情我必须记下。”

    林昆退到了门口的位置,“邱副院长,那我就先撤了,不打扰你办公了,有什么问题咱们随时联络。”

    “再见,林少主!”

    咔嗒……

    林昆依旧留在办公室里,将门给关上了,邱一柏脸上的汗珠子,已经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他暗暗吞了口唾沫,将手机从桌子上拿了起来,“喂?”

    对面传来了一声,“怎么,你的林少主来找你了?”

    这声音是经过变音处理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傲慢、揶揄。

    “你到底要怎么样?”邱一柏语气有些急躁,“我的家人和这件事无关,你不要牵扯他们。”

    “我已经说过了,替我去见识林昆,看看他们接下来有什么行动,我想要得到满意的答复,如果你的答复不能让我满意,那最后我只能先从你女儿下手,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刚好我在非洲认识几个有本事的朋友,非洲那些部落里的酋长,对我们华夏的美女可是很感兴趣的,你女

    align: center;">

    要不是眼前这些人很多都是金发碧眼,他们真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跑回到华夏,就算在华夏中医也没有这么火热吧?

    而叶不凡那边也是颇为意外,因为这些人过来之后并没有散开,而是一股脑的排在他的诊桌前。

    在华夏义诊的时候,由于自己太过年轻,一般都是他这里没有人,而曹兴华那些卖相极好的老头子面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今天的情况恰恰相反,他这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而曹兴华他们的诊台前则是空无一人。

    造成这种情况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来西方跟华夏的意识形态不同,这里的人并不熟悉中医,也不觉得年纪越大医术水平越高,相反觉得年轻人精力更充足。

    二来这次活动,世界医学会着实做了很多宣传,在艾莉丝的主导下,中医成为宣传的亮点。

    而能够现场医治乳腺癌的叶不凡,自然成为在场诸多医学专家中最耀眼的一个。

    跑到华夏这边就诊的人们,要么是看了媒体的宣传节目,要么是参加交流会那些人的家属和朋友,他们都是冲着医仙的名头来的,所以他们只认叶不凡。

    可这样一来曹兴华等人就尴尬了,他们在国内享有盛名,平时就诊更是一号难求,可到了这里竟然无人问津。

    叶不凡一脸苦笑,这种情况肯定不行,如果要让他自己看这么多病人恐怕三天三夜都忙不过来。

    他只得暂停义诊,把十几名老中医进行编号,然后让这些来就诊的人们抽签,抽到谁就上谁那里诊治。

    虽然这些人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受了这个安排。

    一切都准备好了,义诊正式开始。

    抽到叶不凡号的人一个个欢天喜地,没有抓到他号的只能在旁边羡慕了。

    这些人的病症对于叶不凡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就算是一些常年的顽疾,在他手里也是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完全不费吹灰之力。

    别人看病还要诊脉,而是他根本不用,只要神识扫视一下就能将情况摸得清清楚楚,而且没有任何语言障碍,几乎一两分钟就能诊治一个病人。

    最关键的是他的诊断结果准确无比,没有丝毫的偏差,让就诊的人们一个个叹为观止。

    由于他看病的速度极快,所以面前排成一条长龙的队伍在不断的减少,时间不大,他这边就诊的人数竟然减少了一小半儿,这让旁边的其他老中医颇为汗颜。

    最尴尬的还不是他的,而是傻站在旁边的潘广发等人。

    事情进行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跟预想的完全不同,这些人虽然是西方人,可对他们的西医一点都不感兴趣,全都跑到中医那边去了。

    他们想破脑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些人不是应该习惯了看西医吗?怎么突然迷上中医了?

    如果放在平时,他们可能也不会太在意,毕竟作为顶级专家最不缺少的就是病人。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刚刚可是他们自己提出要打赌的,如果按照现在这个形式发展下去,可以直接认输了。

    此刻张杰等人后悔不已,原本想借机打脸一下那些中医,可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直播间里,看到这情景的人们彻底炸了,一条条弹幕密集无比的弹了出来。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情况?什么时候咱们中医在m国也那么火了?”

    “我是不是看错了?难道他们去的是假m国吗?怎么老外也这么喜欢中医?”

    “不愧是医仙,不愧是我的偶像,竟然到了m国也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卧槽,我记得刚刚有些人还要跟医仙打赌来着,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这种情况还用得着赌吗?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看着那一条条弹幕,他们这边备受打击。

    有心把直播关掉,可是那样必然会在华夏国内造成更大的反响,恐怕他们的牌子就彻底砸了,无奈之下也只能这样硬撑着。

    张杰上前说道:“老大,我们该怎么办?”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

    恼羞成怒的潘广发,将火气都发在了张杰的身上,要不是这家伙出主意打赌,自己怎么可能跑过去自取其辱。

    可现在还不是发火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火气。

    “赶快想办法拉几个病人过来,只要打开局面,展现出我们的医术,肯定还能有反转的机会。”

    p>

    “老大说的对,我们这就去。”

    张杰也知道这是自己惹的祸,说完赶忙跑过去拉人来看病。

    他跑到队伍后面,对一个正在排队的白人老头说道:“这位先生,要不要到我们那边看一下?我们那边人少不用排队的。”

    他曾经也是留学归来,英文说的非常流畅,交流没有任何问题。

    白人老头打量了他一下:“您是中医吗?”

    张杰摇了摇头:“我不是中医,我是西医,不过医术水平很好……”

    可还没等他说完就被白人老头打断了:“你一个华夏人,放着那么伟大的中医不学,为什么要学西医?”

    “我……”

    张杰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从医这么多年,第一次被人如此质问,要是华夏人说这种话也就算了,关键对方还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

    “那个……老先生,医术是没有国界的,虽然我是华夏人,但西医的水平也不错,您有什么病我们完全可以给您诊治……”

    他正卖力地说着,却再次被白人老头打断。

    “你的西医水平再高,难道还能高过我们m国?要看西医的话,我们国家有着很多出色的医生,我为什么要到你们那边去看?”

    “倾城先祖,我们不要耽误时间了,现在就送我去吧,我怕再拖下去,阿笙会魔化的越来越严重!江流的事,就算您不来交代,我也会想办法去找他,把他带到华笙面前,我不相信华笙会忘记对江流的感情!”

    虽然这么说有点没底,但风兮还是抱着希望的。

    风兮没说的是,其实在华笙说着要跟她一拍两散的时候,她好像看见华笙的额头上忽现一个红色莲花,但转瞬即逝,连秦皖豫都没看见,风兮也不太确认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好!你要小心!”

    风倾城也没多说什么,危险是一定的,但如果阻止不了这场大战,那可真的没有安生日子了。

    “秦皖豫,家里的事就交给你了,十里春风的主人都不在了,时间久了,大家都会发现的,他们都是麻瓜,就别让他们跟着着急了,你安抚住他们,找些理由忽悠过去,我相信你行的!”

    “你就是我的底牌,我的后退的港湾,就在这等我回来!”

    “听话!”

    在决定要去找江流的时候,风兮就没打算带着秦皖豫一起,所以直接给他安排好,知道秦皖豫肯定要拒绝,赶紧又加上一句土味情话,安抚秦皖豫的小心脏,正中靶心。

    本来秦皖豫还想说自己不是麻瓜了,有自保的能力,状况不对,他是可以带着风兮跑的,但风兮一句接着一句的,一点机会都没给他留。

    “答应我,平安回来,实在不行就别管江流了,你的安全最重要,你不在了,我这港湾留着也没用了,我那糟心兄弟,都睡这么久了,不差多睡几天!”

    风兮听着秦皖豫的话,忍不住笑了,刚才的阴霾一扫而空。

    “江流要知道自己交友不慎,估计会气的直接跳出来!”

    风兮知道,虽然秦皖豫这么说,但心里是一直念着江流。

    “放心吧,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一定会先保全自己,老娘好不容易把你弄回来,不会再弄丢你!”

    风兮知道要是不说出点保证,安抚秦皖豫,她今天走的也不安心。

    “咳咳,两位好了吧,又不是生离死别,等把江流带回来,你们在好好黏糊!”

    白染看着这两人在这依依惜别,酸的要掉牙,幸好他官配在这,随后深情的看着风倾城。

    “白染你给我闭嘴,安静一会!”

    “风兮你还有什么要准备的吗?”风倾城感受着白染的眼神,浑身鸡皮疙瘩都上来了,在后辈面前,也没个样子,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白染被风倾城这一声喊,立马就闭嘴了,完全一副妻管严的样子,根本不在意会不会被人看了笑话。

    而白染的内心是,开玩笑,笑话他的,肯定没有媳妇!谁笑他谁万年单身狗。

    “这几天一直守在十里春风,用的上手的东西几乎都拿来了,现在就去吧!”

    风兮拉着秦皖豫的手,上一秒还哭的昏天暗地,下一秒就变回眼神坚定的女汉子,风兮知道留给她的脆弱的时间不多了。

    风倾城和白染对着风兮最后嘱咐几句,随后将风兮送进了七十二幻境去寻江流,希望

    江流能唤醒魔化的华笙,让她回来!

    看着风兮离开,秦皖豫也收回了笑脸,为了让风兮放心,秦皖豫是笑着送别的。

    “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机遇,生生死死的,真不是绝对的啊!”

    白染看着周身若有若无的带着天界气息的秦皖豫,颇有感慨道。

    “我也没想到,只是不知道这样是好还是坏,但能帮到风兮,让她不用担心背后,我也算没白活!”

    秦皖豫淡笑,看着物是人非的十里春风,心中时刻担忧着风兮。

    就算有了机遇,但他毕竟是凡人,没有仙骨,更没修炼过,接受的能力也是大打折扣,这样的身体,如何能跟着风兮一起去充满险阻的七十二幻境。

    去了,也只会拖风兮后退,也是因为这样,秦皖豫没有跟风兮痴缠,不如痛快点头,让风兮放心。

    “你别多想了,生死都成了你的机遇,眼下你就保护好自己,按照风兮说的,维持好这边的人际关系,别让大家跟着恐慌!”

    风倾城还是很满意秦皖豫的,不想留他自己在这整日胡思乱想,忙把风兮走前的话,又嘱咐了一遍,他们不能一直看着他,还要去天界商量对抗魔界,皇子死了,天帝这次应该怎么也忍不了吧?

    七十二幻境内

    此刻风兮已经处在幻境中,周遭的幻境跟外面一样,她时刻保持警惕,虽然不确定江流的位置,但冥冥之中,风兮就是迷之自信,她能找到江流。

    可能华笙给的信念吧。

    想到华笙,风兮还忍不住气愤,“死丫头,等你回来,看姐怎么收拾你,说好的不抛弃不放弃,谁先放手谁是狗,姐都没嫌弃你麻烦,你倒是先嫌弃姐了!”

    “兮兮!”

    “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就在这时,风兮居然听见了秦皖豫的声音。

    没等风兮惊讶,秦皖豫从身后一把抱住风兮。

    “兮兮,你别生气,我还是跟来了,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也不能独活,既然这样,不如跟你一起,我们还有个照应!”

    “你别想着骂我,我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决定不会拖你后腿,而且老祖宗都同意了,还是她跟着白染上神送我进来的!”

    风兮不过是愣神之际,秦皖豫就一句接着一句的说,将风兮想说的,率先回答了。

    最后风兮只能来了一句吃藕!

    不好意思,实在没忍住爆出口了。

    “兮兮,不能说脏话,你现在是秦少夫人,总裁的宠妻!”

    秦皖豫皱着眉,捂着风兮的嘴。

    “不能因为我读书少,就把我当傻子吧!”

    风兮推开看着秦皖豫,伸手顺着他的脸一直摸到了脖子!

    “兮兮,我爱你!”

    秦皖豫见状有些气愤,像是要找出谁说的,好制服他!

    “兮……兮,你……你要干什么?”

    只是风兮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已经被风兮一把掐住了命运的脖颈,呼吸困难。

    “秦皖豫,你少来这套,幻境就幻境,你把我的秦皖豫给我弄成个嘤嘤怪,我掐不死你!”

    风兮掐着眼前的秦皖豫,不等他再说什么,跟着就变成了一抹泡影。

    “七十二幻境什么时候这么低级了?”

    风兮拍了拍手,顺着直觉,继续走,随后眼前情景变换。

    这次的幻境,风兮一样一眼识破,但却迈不开腿,眼神发红。

    风兮此刻内心是奔溃的,她为什么要嘴贱呢?

    七十二幻境怎么可能低级,应该夸它最高级,想找到江流,可能要闯过七十二个世界,开头的不过是开胃菜。

    “可算是被你们窥探到姐的内心了!”

    其实眼前的幻境并不难闯,只要走过去就行了,但风兮只觉得浑身都虚了。

    眼前正是秦皖豫被杀那晚,一遍遍重复着在风兮的眼前,还有被蜘蛛撕扯碎片也没落下,这件事哪怕过去了,秦皖豫活了,可这些也是风兮一直不敢想的。

    “秦皖豫!你个傻子。”

    风兮看着幻境中的秦皖豫一次次的被杀,镜头一遍遍的回放,心就跟着痛一次。

    就在风兮心痛失神之际,身体突然被一个人扑倒。

    变故只在一瞬间,风兮

    瞬间回神,余光看见刚才位置的一只毒箭,而眼前秦皖豫的被杀的片段也跟着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片箭雨。

    风兮来不及观察刚才救助自己的人,赶紧拿起武器抵挡。

    而那人也没跟风兮多说,一边抵挡,一边拖着风兮后退,风兮心有芥蒂,但想来想去,最多也就是下一个幻境,没什么好怕的,总比被扎成刺猬好,随即顺着那人的力气就跟着去走了。

    魔界

    华笙跟着斩月在踏入魔界那一刻,额头上的红色莲花再次出现,不是忽隐忽现,像是她本来就有的一样。

    而斩月看见这一幕,算是彻底安心了,高兴的无以言表,他就说华笙怎么会突然说要回魔界。

    “阿笙,你……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斩月带着华笙来到魔界圣殿,激动的看着华笙。

    “以后不要再叫我华笙了,你知道的,那不过是我转世的一个身份,叫回我原来的名字吧!”

    华笙回到魔界后,就不在掩饰,神情虽然一样冷漠,但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更无情了,眼神中毫无温度。

    “红钰!你终于……回来了!”

    斩月忍不住激动,看着华笙的手,终于鼓起勇气一把握了上去,看着华笙没有拒绝,虽然眼神毫无波动,但斩月还是忍不住悸动,将华笙抱在怀中。

    “太好了,你终于记得我了。”

    “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吗?”

    此刻,斩月觉得自己付出再多也值得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只是斩月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安的看着华笙。

    只有面对华笙的时候,斩月才会有不安的情绪。

    华笙看着斩月不安的眼神,嘴角维扬,淡淡的笑了,虽然只是一个微小的表情,但依然不能掩盖华笙的绝色,尤其是此刻在红色莲花的衬托下,有些妖冶。

    “我全都想起来了,我知道自己是谁,我记得自己曾经是魔界一员,数万年来,多亏了你的照顾,谢谢你陪我走过那段时光,还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用命护住我!”

    华笙抬手搭在了斩月的手上,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但足够让斩月激动,还好记着自己是个男人,不能在华笙面前丢脸,咽下了眼泪,自从华笙被迫离开,他就这在等着这一天。

    谁也没想到,华笙被魔化后,居然能彻底恢复前生的记忆。

    只是斩月没高兴多久,随后看着华笙,有些忐忑的问道:“那……那你是不是也想起他了?”

    斩月问完,一直看着华笙的眼神,不肯错过她的表情,此刻斩月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忽上忽下的,很是刺激,更多的是惊喜。

    邱一柏在办公室里擦着眼镜,他的眼睛其实并不怎么花,也不近视,但他还是习惯地戴着个平光镜。

    缺乏安全感的人,总会通过种种的方式将自己隐藏起来。

    他的手哆嗦着,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他的身子猛地一颤,手里头的眼镜掉在了桌上,赶紧接起了电话。

    “喂……”

    咚咚咚!

    敲门声,刚刚接起电话的邱一柏,手机咯噔一声掉在了桌上。

    “邱副院长。”

    林昆笑着走了进来,“突然想过来和你聊聊天,一个认识的朋友,有个女儿在眼睛医科大学,她主修的是心外科,一直苦于没有一个好的导师,本来还没想到你,可今天突然撞见你了,就过来麻烦你了。”

    “不,不麻烦……”

    邱一柏脸上陪着笑,手底下却是将手机死死地按住。

    林昆笑着走过来,抬起手指头冲邱一柏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轻轻地将他的手挪开,在屏幕上点了一下免提。

    能够看得见,邱一柏额头上的细汗,已经汇聚成了流。

    林昆向后退去,脚步声落在地面上,“邱副院长,那咱们可说好了,到时候我把那个小丫头引荐你给,我可是向我的那位朋友打了包票,你得给我这个面子啊。”

    说完,林昆又将手指头竖在嘴边,冲邱一柏做噤声的手势。

    这噤声的手势,并非让邱一柏不说话,而是让他保持冷静。

    邱一柏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林先生,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力而为,但我这水平可能也是有限,要是有处理不妥的地方,还希望林先生到时候不要怪罪。”

    “哈哈,邱副院长你太过谦虚了,在咱们华夏,你在心外科都是名列前茅的专家教授,带一个医科大学的学生,实在是太材小用,这个人情我必须记下。”

    林昆退到了门口的位置,“邱副院长,那我就先撤了,不打扰你办公了,有什么问题咱们随时联络。”

    “再见,林少主!”

    咔嗒……

    林昆依旧留在办公室里,将门给关上了,邱一柏脸上的汗珠子,已经顺着脸颊滚落了下来,他暗暗吞了口唾沫,将手机从桌子上拿了起来,“喂?”

    对面传来了一声,“怎么,你的林少主来找你了?”

    这声音是经过变音处理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傲慢、揶揄。

    “你到底要怎么样?”邱一柏语气有些急躁,“我的家人和这件事无关,你不要牵扯他们。”

    “我已经说过了,替我去见识林昆,看看他们接下来有什么行动,我想要得到满意的答复,如果你的答复不能让我满意,那最后我只能先从你女儿下手,你女儿长得那么漂亮,刚好我在非洲认识几个有本事的朋友,非洲那些部落里的酋长,对我们华夏的美女可是很感兴趣的,你女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GypfQD.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气功养生的好处 2020/05/28
      方证大师在武林属于什么地位 2020/06/21
      三十六计是哪三十六计 2020/06/19
      上古密约晋阳是好是坏 2020/06/19
      王爷我要休了你,穿越之王妃要和 2020/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