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热搜资讯 > 正文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_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图文阅读

09-28 热搜资讯
  •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_我在西北开加油站图文阅读

    外人太多,两人说的也都是客套话。

    尤其是秦秘书,一嘴官腔,拉住赵妈妈,说是感谢她为天州,为国家培养了一个好儿子。

    赵东听的别扭,又不好说什么。

    好不容易把这群笑面虎送走。

    赵东急忙道:“大哥,大嫂,你们和妈一起回去吧,这里人来人往的,我自己看着都头疼,你们就别跟着受罪了。”

    大哥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场合,也没反驳。

    大嫂还好,挺喜欢热闹,就是觉着来人一波比一波来头大,有些局促,插不上话而已。

    反倒是赵妈妈,云淡风轻,没有半点异样,稳如泰山一般。

    不过,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疲于应对,神色有些倦怠。

    等一群人离开,赵东看向冯媛媛,“媛媛,你也回去吧,这里有你嫂子就行了。”

    冯媛媛不答应,“怎么着,可着小菲姐欺负啊?”

    “你看看她都累成什么样了,留下她一个人,你忍心嘛?”

    赵东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的确心疼。

    可是留下冯媛媛,把

    苏菲撵回去?

    他还没有糊涂到这种程度。

    按照赵东的想法,先让冯媛媛离开,然后再想办法把苏菲劝走。

    可是两个女人,谁都不听他的。

    赵东无奈,也懒得再劝。

    冯媛媛忙活完,从口袋里拎出一个保温桶,“赵东哥,这是我给你炖的汤,趁现在喝一口,我加了很多中药和补药,养伤口的。”

    “要不然一会人多,你又没办法喝了!”

    说着,她打开保温桶,香气四溢。

    赵东不敢接,“媛媛,你放那,我自己喝就是了。”

    冯媛媛皱眉,“不行,扯开伤口怎么办?”

    说着,她看向苏菲,“小菲姐,要不你来吧?”

    话音落下,两个女人的目光对撞在一起!

    苏菲摆摆手,“算了,还是你来吧,我才懒得伺候他。”

    说着,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赵东,“媛媛的一番心意,你可必须得喝光,要不然的话,我回来可饶不了你。”

    “行了,媛媛,人就交给你了,省的他看着我心烦。”

    “走吧,晓曼姐,你陪我去拿一下报告。”

    病房外,郁晓曼嘀咕道:“小菲,就这么把东子留下,你也放心?”

    苏菲挽着她,“不放心能怎么样?找根绳,把赵东拴在腰带上?”

    “难不难,冯媛媛还能吃了他?”

    “晓曼姐,你就别跟着担心了。”

    “我不管她冯媛媛怎么想,我只要知道赵东的心意就足够了。“

    “与其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还不如放开点。”

    “要不然啊,他累,我也累!”

    “话呢,上次我已经跟赵东说过了。”

    “交朋友可以,敢踩过界,我剁他手!”

    郁晓曼感叹,“你还真是心大!”

    苏菲也无奈,“不然怎么办?”

    “刚才的阵仗你也看见了,住个院而已,这些女人就成群结队的跳了出来。”

    “以赵东的女人缘,我要是心眼再小点,早就被他给气死了!”

    郁晓曼撇嘴,“要我说啊,你还是太客气了。”

    “就该告诉赵东,以后在外面不能跟女人打交道,尤其是漂亮女人。”

    “敢不听话,手脚打折,扔在家里当宠物,反正以你的本事,又不是养不起他!”

    苏菲好笑的反问,“不让他跟女人打交道,你觉着可能么?”

    郁晓曼认真想了想,“是不太可能,以东子的魅力啊,就算他不主动招惹,那些女人也能嗅着香味找来!”

    “你说说,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货?跟唐僧肉似得!”

    ……

    病房里。

    冯媛媛递过汤碗,“赵东哥,你小心点,别烫到。”

    赵东接了过来,“行了,我自己来。”

    冯媛媛递了过去,“那你慢慢喝。”

    赵东喝了一口,然后道:“媛媛,刚才你不应该那样……”

    冯媛媛反问,“怎么,我这还没把她怎么着呢,你这就心疼了?”

    赵东解释,“这次的事,跟她没关系,你别任性。”

    冯媛媛撇嘴,“我不管,要不是因为她,你这次也不会住院。”

    赵东板着脸提醒,“媛媛,那我再跟你说一次,这事跟苏菲没关系。”

    “你要是再这样,我可真的生气了!”

    冯媛媛干脆噘着嘴,“行了,不说就不说,你就宠着她吧!”

    “不光你宠着她,阿姨也宠着她,大哥和大嫂也都护着她。”

    赵东笑了笑,“吃醋了?”

    冯媛媛点头,“就是吃醋了!”

    “赵东哥,你别笑,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赵东看向她,“什么事?你说。”

    冯媛媛认真道:“以后,我不让你再因为任何人,又或者任何事去冒险!”

    见赵东没放在心上,她摇了摇胳膊道:“你听到没有?”

    赵东打趣,“听见了,都快被你摇散架了。”

    “说的轻巧,以后你要是遇见了麻烦,我还能看着不管?”

    冯媛媛撇嘴,“我才不像苏菲,才不会因为自己的麻烦,让你跟着担心!”

    “这次就算了,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哪怕你生气,我也跟苏菲把话说明白!”

    等赵东吃完,她跑去洗漱间三两下收拾好。

    ……

    苏菲嘴上说是取报告,只不过是个托词而已。

    说到底,还是担心郁晓曼留在这里,再跟冯媛媛闹什么别扭。

    赵东目前正在养伤,她宁肯自己受点委屈,也不想再让赵东费心。

    外面的那些应酬和人际关系,就已经让赵东心烦意乱,苏菲哪能再因为家里的事,给他添麻烦?

    好不容易才把郁晓曼劝走,回去的时候冯媛媛正在拖地。

    苏菲急忙上前道:“媛媛,给我,你别忙活这些。”

    冯媛媛擦了擦汗道:“算了,你快去陪赵东哥吧,要是把你累坏了,有人又得心疼了!”

    赵东拍了拍身边,“老婆,快过来,刚才人多,你都没休息好,要不要再睡一会?”

    冯媛媛咳嗽了一声,“你俩撒狗粮的时候注意点,这还有个大活人呢!”

    赵东拉着苏菲,相视一笑,算是安慰。

    冯媛媛那边忙完,穿上风衣道:“行了,我就先回去了。”

    苏菲急忙起身,“媛媛,我送送你。”

    冯媛媛摆手,“不用,对了,中午你们别在医院的食堂吃,不卫生,也没什么营养。”

    “我这就回去准备,中午再给你们带过来。”

    “还有,小菲姐,等一会再有人过来,你别让赵东哥说太多话。”

    “医生说了,要注意休养。”

    等冯媛媛离开。

    赵东揉了揉苏菲的手,“是不是生气了?”

    苏菲反问,“生什么气?因为媛媛?”

    “放心吧,我才没有那么小气。”

    “再说了,看在某人的受伤卧床的面子上,我懒得跟她计较罢了。”

    “要不然,你以为我真的怕了她?”

    “我苏菲又不是纸糊的!”

    赵东笑着伸出手,“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大气!”

    苏菲冷笑,“你别给我戴高帽,我告诉你,你这次受伤住院也是好事。”

    “我倒要看看,这几天要蹦出来多少妖魔鬼怪!”

    “赵东,我这可都拿小本给你记着呢!”

    “这两天你有伤在身,外面又都是你的兄弟,我不跟你计较!”

    “等你出了院,咱们秋后算账!”

    赵东不理会,伸手在苏菲的腿上摩挲起来,然后顺着那纤瘦的弧线向上滑去,捕捉痕迹的撩起衣角。

    苏菲吓了一跳,也没了刚才的强势,急忙压住腰间,“你干嘛?”

    赵东坏笑问,“刚才不是你说的么,要照顾我这个病号?”

    苏菲脸色微红的瞪了一眼,“别闹,这里是医院。”

    赵东厚着脸皮道:“老婆,我想你了?你想我没?”

    苏菲不放手,“那也不行,万一有人进来呢!”

    正不知道该如何招架的时候,床头柜上有电话响起。

    赵东懊恼,看见来电显示,神色略微一僵。

    苏菲狐疑的问,“谁啊?”

    说着,她目光瞥向手机屏幕,上面只有两个字,白冰!

    赵东倒不是心虚,跟白冰虽然有过合作,可自从对方回了天京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过任何来往。

    再说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不管工作中发生过什么交集,也都是出于公事。

    他一向不喜欢把工作中的关系,带入到个人生活中。

    只是眼下当着苏菲,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苏菲笑眯眯的问,“白冰?就是唐柔提过的那个师姐,天京人?”

    之所以印象深刻,也是唐柔曾经故意拿这个女人挤兑过她。

    如今看见对方的姓氏,一瞬间就反应过来。

    那时候,苏菲跟赵东之间的关系模棱两可,不方便打听。

    只知道两人在工作上合作过,再具体就不清楚了。

    不过从唐柔的反应来看,让她有些本

    能上的防备!

    赵东点头,“没错。”

    苏菲看似无心的问,“怎么,你们两个还有联系?”

    赵东急忙道:“没了啊,从没联系过,我也不知道她给我打电话干嘛。”

    苏菲耸肩,“那既然不是公事,我帮你接,没问题吧?”

    见赵东没拒绝,她主动拿起电话,接通。

    短暂的沉默,双方谁都没有先开口。

    默契一般,白冰那边先张嘴,“您是苏小姐吧?”

    苏菲微愣,虽然没有见到人,不过从声音来判断,对方应该不是一个普通女人。

    漂亮不漂亮暂且两说,但绝对是不是普通家庭就是了。

    气质,涵养,绝对出类拔萃。

    不是猜测,而是女人的直觉。

    一些骨子里的特质,男人或许察觉不到,对于女人来说,彼此间轻易就能嗅出痕迹!

    苏菲从容应对,“我是苏菲,您是?”

    白冰笑着说,“白冰,我跟赵东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天州合作过一次。”

    “昨天听我师妹说,他因公住院了,这才想着打个电话。”

    “对了,苏小姐,我认识你,只不过,咱们在天州的时候,一直没有机会交流罢了。”

    苏菲也跟着笑了笑,“巧了,我也听唐处长提过你,真希望以后有机会见一见!”

    白冰点头,“以后肯定有机会。”

    苏菲不再客套,“对了,你是找赵东的吧?他刚醒,我把电话给他!”

    说着,她把电话递给赵东,转身离开了病房。

    赵东还没等张嘴,白冰先开口,“事情我听唐柔说了,跟上次一样,你怎么还跟个拼命三郎似得?”

    赵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白冰那边继续道:“听唐柔说,你快结婚了?”

    赵东点头,“恩。”

    白冰不露痕迹,“下个月,我可能会去天州出差,如果赶得上,我过去给你随个份子。”

    “你不会不欢迎吧?”

    赵东苦笑,“白小姐能来,荣幸之至!”

    白冰也没说别的,“行了,你那边肯定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照顾好自己,遇事别就知道蛮干!”

    挂断电话。

    苏菲恰好回来,“这么快就聊完了,她说什么了?”

    赵东解释,“没什么,就是说可能会过来随份子。”

    苏菲并不意外,“那感情好,来送钱的人,我倒是希望多来几个。”

    赵东脑袋都大了,他哪里会当真话听。

    ……

    另一边,冯媛媛也在同时来到了停车库。

    刚出电梯,有人已经恭恭敬敬的等在了车边,“小姐。”

    冯媛媛点头,把保温桶放进后备箱,这才看向他,“什么事?”

    男人恭敬上前,递过了一个档案袋,“您上次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冯媛媛随手拆开,细看之下,脸色逐渐精彩起来,“DM集团?”

    “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跟这个老牌财阀扯上关系,有点意思!”

    将档案袋随手扔进车里,她吩咐道:“下周一开盘,重点关照一下TM金融!”

    男人错愕,“小姐,理由呢?”

    冯媛媛强势道:“没有理由,如果那边问起来,我自会应付,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

    等男人离开,她这才脱掉外套坐上驾驶位。

    冯媛媛重新拿起档案袋,盯着照片上的男人,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徐华阳,想玩是吧?那我就陪你玩玩!”

    “动我的赵东哥,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倒要看看,你的背后到底站着谁?”

    ……

    接下来的几天,赵东难得轻松。

    主要还是看望他的人逐渐少了,公司那边有王猛和于志盯着,半点不用他操心。

    他干脆躲了个清闲,白天看看电视,晚上散散步。

    尤其是在冯媛媛和苏菲的轮番照料下,身体也康复很快,伤口早就愈合,人也胖了一圈。

    出院这天,赵东谁也不想惊动。

    >苏菲去办出院手续,冯媛媛在病房里帮着收拾东西。

    赵东那边刚刚穿好衣服,外面有人敲门。

    他还以为是苏菲,上前开门道:“这么快就办好……”

    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

    舒晴站在门外,“嗨,好久不见。”

    “刚才看见出院的通知单,这才知道你要出院了。”

    复杂的语气,其实从赵东住院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消息。

    没办法,天州医院就这么大,赵东来医院的时候,又那么轰动。

    再加上刘阳和高振等一帮领导的轮番探望,想不知道都难。

    原本,舒晴是想偷偷来看望一下赵东的,可是苏菲和冯媛媛寸步不离,让她没有半点机会。

    眼下得知赵东要出院,她再也忍不住。

    也没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想过来打个招呼。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里都已经放下,再次见到赵东,还是止不住的激动。

    冯媛媛见状,避嫌道:“赵东哥,你们聊着,我去看一下小菲姐。”

    舒晴等她离开,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你身体好点了么?”

    赵东挠头,“好多了,过几天再回来做个复查就是了。”

    说来也奇怪,曾经几度放不下的恋人,也曾经为她烂醉如泥,如今却已经能做到心如止水。

    看着舒晴,赵东心里有些遗憾,却没有了当初的执着和悸动。

    舒晴也知道,以两人目前的身份和地位,肯定回不到从前,也没奢望那些。

    她想说点什么,偏偏欲言又止,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赵东将人叫住,“等等,你来找我有事吧?”

    舒晴整个人僵在原地!

    舒晴强笑道:“我……没……没事。”

    赵东直接道:“因为舒宇吧,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舒晴犹豫了一下,这才开了口。

    说到最后,她眼圈微红,小心翼翼道:“赵东,事情要是麻烦的话就算了。”

    赵东感叹,曾经的舒晴,也是一个活泼要强的女孩子。

    可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这么不自信。

    虽然因为上次的那件事,他早已经跟舒家两清。

    可毕竟朋友一场,真说看着不管,怎么也没有办法做到铁石心肠。

    想了想,赵东接话道:“知道了,那我帮你问问。”

    “不过能不能帮上忙,我也说不准。”

    舒晴眼眶微红,“没关系,尽力就行,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擦了擦眼角,她急忙道:“那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舒晴实在没脸留下,刚才跟赵东张嘴,她也是鼓足了勇气。

    妈妈也好,弟弟也好,在两人的感情当中,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如今,她还要因为家里的事麻烦赵东,想想就一阵愧疚。

    可是除了赵东,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舒宇也不知道进了一个什么公司,投资的项目是一款APP推出的金融理财,年化率很高。

    之前的二十万本钱投进去不说,三天两头还要往里面追投。

    母亲宠溺舒宇,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被他掏空。

    舒晴感觉事情不对,试着报案,警方也帮忙传讯过几次,再然后就不了了之。

    只说对方手续合法,所经营的项目也都经过相关部门批准。

    这种经济纠纷,警方没有权利过度干预,建议调解。

    事后,她通过同事的关系,找人帮忙打听了一下。

    结果对方的措辞很隐晦,说这事一般人解决不了。

    舒晴没办法,这才硬着头皮找到了赵东。

    认识的人当中,都是一些早九晚五的上班族,也就赵东有能力解决这种事。

    目送她离开,赵东拨了一个电话,“猛子,帮我打听一件事。”

    王猛那边听完,略犹豫道:“东子,这事估计挺麻烦的。”

    赵东诧异,“怎么,你听过?”

    王猛点头,“恩,我朋友跟我推荐过。”

    “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挺缺钱的,差点就答应了。”

    “后来,我始终觉着这事不靠谱,就反悔了

    话音落下,两个女人的目光对撞在一起!

    苏菲摆摆手,“算了,还是你来吧,我才懒得伺候他。”

    说着,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赵东,“媛媛的一番心意,你可必须得喝光,要不然的话,我回来可饶不了你。”

    “行了,媛媛,人就交给你了,省的他看着我心烦。”

    “走吧,晓曼姐,你陪我去拿一下报告。”

    病房外,郁晓曼嘀咕道:“小菲,就这么把东子留下,你也放心?”

    苏菲挽着她,“不放心能怎么样?找根绳,把赵东拴在腰带上?”

    “难不难,冯媛媛还能吃了他?”

    “晓曼姐,你就别跟着担心了。”

    “我不管她冯媛媛怎么想,我只要知道赵东的心意就足够了。“

    “与其杯弓蛇影,草木皆兵,还不如放开点。”

    “要不然啊,他累,我也累!”

    “话呢,上次我已经跟赵东说过了。”

    “交朋友可以,敢踩过界,我剁他手!”

    郁晓曼感叹,“你还真是心大!”

    苏菲也无奈,“不然怎么办?”

    “刚才的阵仗你也看见了,住个院而已,这些女人就成群结队的跳了出来。”

    “以赵东的女人缘,我要是心眼再小点,早就被他给气死了!”

    郁晓曼撇嘴,“要我说啊,你还是太客气了。”

    “就该告诉赵东,以后在外面不能跟女人打交道,尤其是漂亮女人。”

    “敢不听话,手脚打折,扔在家里当宠物,反正以你的本事,又不是养不起他!”

    苏菲好笑的反问,“不让他跟女人打交道,你觉着可能么?”

    郁晓曼认真想了想,“是不太可能,以东子的魅力啊,就算他不主动招惹,那些女人也能嗅着香味找来!”

    “你说说,你怎么就找了这么一个不省心的货?跟唐僧肉似得!”

    ……

    病房里。

    冯媛媛递过汤碗,“赵东哥,你小心点,别烫到。”

    赵东接了过来,“行了,我自己来。”

    冯媛媛递了过去,“那你慢慢喝。”

    赵东喝了一口,然后道:“媛媛,刚才你不应该那样……”

    冯媛媛反问,“怎么,我这还没把她怎么着呢,你这就心疼了?”

    赵东解释,“这次的事,跟她没关系,你别任性。”

    冯媛媛撇嘴,“我不管,要不是因为她,你这次也不会住院。”

    赵东板着脸提醒,“媛媛,那我再跟你说一次,这事跟苏菲没关系。”

    “你要是再这样,我可真的生气了!”

    冯媛媛干脆噘着嘴,“行了,不说就不说,你就宠着她吧!”

    “不光你宠着她,阿姨也宠着她,大哥和大嫂也都护着她。”

    赵东笑了笑,“吃醋了?”

    冯媛媛点头,“就是吃醋了!”

    “赵东哥,你别笑,那你答应我一件事!”

    赵东看向她,“什么事?你说。”

    冯媛媛认真道:“以后,我不让你再因为任何人,又或者任何事去冒险!”

    见赵东没放在心上,她摇了摇胳膊道:“你听到没有?”

    赵东打趣,“听见了,都快被你摇散架了。”

    “说的轻巧,以后你要是遇见了麻烦,我还能看着不管?”

    冯媛媛撇嘴,“我才不像苏菲,才不会因为自己的麻烦,让你跟着担心!”

    “这次就算了,以后要是再有这种事,哪怕你生气,我也跟苏菲把话说明白!”

    等赵东吃完,她跑去洗漱间三两下收拾好。

    ……

    苏菲嘴上说是取报告,只不过是个托词而已。

    说到底,还是担心郁晓曼留在这里,再跟冯媛媛闹什么别扭。

    赵东目前正在养伤,她宁肯自己受点委屈,也不想再让赵东费心。

    外面的那些应酬和人际关系,就已经让赵东心烦意乱,苏菲哪能再因为家里的事,给他添麻烦?

    好不容易才把郁晓曼劝走,回去的时候冯媛媛正在拖地。

    苏菲急忙上前道:“媛媛,给我,你别忙活这些。”

    冯媛媛擦了擦汗道:“算了,你快去陪赵东哥吧,要是把你累坏了,有人又得心疼了!”

    赵东拍了拍身边,“老婆,快过来,刚才人多,你都没休息好,要不要再睡一会?”

    冯媛媛咳嗽了一声,“你俩撒狗粮的时候注意点,这还有个大活人呢!”

    赵东拉着苏菲,相视一笑,算是安慰。

    冯媛媛那边忙完,穿上风衣道:“行了,我就先回去了。”

    苏菲急忙起身,“媛媛,我送送你。”

    冯媛媛摆手,“不用,对了,中午你们别在医院的食堂吃,不卫生,也没什么营养。”

    “我这就回去准备,中午再给你们带过来。”

    “还有,小菲姐,等一会再有人过来,你别让赵东哥说太多话。”

    “医生说了,要注意休养。”

    等冯媛媛离开。

    赵东揉了揉苏菲的手,“是不是生气了?”

    苏菲反问,“生什么气?因为媛媛?”

    “放心吧,我才没有那么小气。”

    “再说了,看在某人的受伤卧床的面子上,我懒得跟她计较罢了。”

    “要不然,你以为我真的怕了她?”

    “我苏菲又不是纸糊的!”

    赵东笑着伸出手,“就知道我老婆最好了,大气!”

    苏菲冷笑,“你别给我戴高帽,我告诉你,你这次受伤住院也是好事。”

    “我倒要看看,这几天要蹦出来多少妖魔鬼怪!”

    “赵东,我这可都拿小本给你记着呢!”

    “这两天你有伤在身,外面又都是你的兄弟,我不跟你计较!”

    “等你出了院,咱们秋后算账!”

    赵东不理会,伸手在苏菲的腿上摩挲起来,然后顺着那纤瘦的弧线向上滑去,捕捉痕迹的撩起衣角。

    苏菲吓了一跳,也没了刚才的强势,急忙压住腰间,“你干嘛?”

    赵东坏笑问,“刚才不是你说的么,要照顾我这个病号?”

    苏菲脸色微红的瞪了一眼,“别闹,这里是医院。”

    赵东厚着脸皮道:“老婆,我想你了?你想我没?”

    苏菲不放手,“那也不行,万一有人进来呢!”

    正不知道该如何招架的时候,床头柜上有电话响起。

    赵东懊恼,看见来电显示,神色略微一僵。

    苏菲狐疑的问,“谁啊?”

    说着,她目光瞥向手机屏幕,上面只有两个字,白冰!

    赵东倒不是心虚,跟白冰虽然有过合作,可自从对方回了天京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过任何来往。

    再说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

    不管工作中发生过什么交集,也都是出于公事。

    他一向不喜欢把工作中的关系,带入到个人生活中。

    只是眼下当着苏菲,他多少有些不自在。

    苏菲笑眯眯的问,“白冰?就是唐柔提过的那个师姐,天京人?”

    之所以印象深刻,也是唐柔曾经故意拿这个女人挤兑过她。

    如今看见对方的姓氏,一瞬间就反应过来。

    那时候,苏菲跟赵东之间的关系模棱两可,不方便打听。

    只知道两人在工作上合作过,再具体就不清楚了。

    不过从唐柔的反应来看,让她有些本

    能上的防备!

    赵东点头,“没错。”

    苏菲看似无心的问,“怎么,你们两个还有联系?”

    赵东急忙道:“没了啊,从没联系过,我也不知道她给我打电话干嘛。”

    苏菲耸肩,“那既然不是公事,我帮你接,没问题吧?”

    见赵东没拒绝,她主动拿起电话,接通。

    短暂的沉默,双方谁都没有先开口。

    默契一般,白冰那边先张嘴,“您是苏小姐吧?”

    苏菲微愣,虽然没有见到人,不过从声音来判断,对方应该不是一个普通女人。

    漂亮不漂亮暂且两说,但绝对是不是普通家庭就是了。

    气质,涵养,绝对出类拔萃。

    不是猜测,而是女人的直觉。

    一些骨子里的特质,男人或许察觉不到,对于女人来说,彼此间轻易就能嗅出痕迹!

    苏菲从容应对,“我是苏菲,您是?”

    白冰笑着说,“白冰,我跟赵东因为工作的关系,在天州合作过一次。”

    “昨天听我师妹说,他因公住院了,这才想着打个电话。”

    “对了,苏小姐,我认识你,只不过,咱们在天州的时候,一直没有机会交流罢了。”

    苏菲也跟着笑了笑,“巧了,我也听唐处长提过你,真希望以后有机会见一见!”

    白冰点头,“以后肯定有机会。”

    苏菲不再客套,“对了,你是找赵东的吧?他刚醒,我把电话给他!”

    说着,她把电话递给赵东,转身离开了病房。

    赵东还没等张嘴,白冰先开口,“事情我听唐柔说了,跟上次一样,你怎么还跟个拼命三郎似得?”

    赵东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白冰那边继续道:“听唐柔说,你快结婚了?”

    赵东点头,“恩。”

    白冰不露痕迹,“下个月,我可能会去天州出差,如果赶得上,我过去给你随个份子。”

    “你不会不欢迎吧?”

    赵东苦笑,“白小姐能来,荣幸之至!”

    白冰也没说别的,“行了,你那边肯定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照顾好自己,遇事别就知道蛮干!”

    挂断电话。

    苏菲恰好回来,“这么快就聊完了,她说什么了?”

    赵东解释,“没什么,就是说可能会过来随份子。”

    苏菲并不意外,“那感情好,来送钱的人,我倒是希望多来几个。”

    赵东脑袋都大了,他哪里会当真话听。

    ……

    另一边,冯媛媛也在同时来到了停车库。

    刚出电梯,有人已经恭恭敬敬的等在了车边,“小姐。”

    冯媛媛点头,把保温桶放进后备箱,这才看向他,“什么事?”

    男人恭敬上前,递过了一个档案袋,“您上次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

    冯媛媛随手拆开,细看之下,脸色逐渐精彩起来,“DM集团?”

    “怪不得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跟这个老牌财阀扯上关系,有点意思!”

    将档案袋随手扔进车里,她吩咐道:“下周一开盘,重点关照一下TM金融!”

    男人错愕,“小姐,理由呢?”

    冯媛媛强势道:“没有理由,如果那边问起来,我自会应付,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

    等男人离开,她这才脱掉外套坐上驾驶位。

    冯媛媛重新拿起档案袋,盯着照片上的男人,脸上浮现一抹冷笑,“徐华阳,想玩是吧?那我就陪你玩玩!”

    “动我的赵东哥,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倒要看看,你的背后到底站着谁?”

    ……

    接下来的几天,赵东难得轻松。

    主要还是看望他的人逐渐少了,公司那边有王猛和于志盯着,半点不用他操心。

    他干脆躲了个清闲,白天看看电视,晚上散散步。

    尤其是在冯媛媛和苏菲的轮番照料下,身体也康复很快,伤口早就愈合,人也胖了一圈。

    出院这天,赵东谁也不想惊动。

    >苏菲去办出院手续,冯媛媛在病房里帮着收拾东西。

    赵东那边刚刚穿好衣服,外面有人敲门。

    他还以为是苏菲,上前开门道:“这么快就办好……”

    话说到一半,忽然停住。

    舒晴站在门外,“嗨,好久不见。”

    “刚才看见出院的通知单,这才知道你要出院了。”

    复杂的语气,其实从赵东住院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消息。

    没办法,天州医院就这么大,赵东来医院的时候,又那么轰动。

    再加上刘阳和高振等一帮领导的轮番探望,想不知道都难。

    原本,舒晴是想偷偷来看望一下赵东的,可是苏菲和冯媛媛寸步不离,让她没有半点机会。

    眼下得知赵东要出院,她再也忍不住。

    也没有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就是想过来打个招呼。

    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里都已经放下,再次见到赵东,还是止不住的激动。

    冯媛媛见状,避嫌道:“赵东哥,你们聊着,我去看一下小菲姐。”

    舒晴等她离开,故作轻松的笑了笑,“你身体好点了么?”

    赵东挠头,“好多了,过几天再回来做个复查就是了。”

    说来也奇怪,曾经几度放不下的恋人,也曾经为她烂醉如泥,如今却已经能做到心如止水。

    看着舒晴,赵东心里有些遗憾,却没有了当初的执着和悸动。

    舒晴也知道,以两人目前的身份和地位,肯定回不到从前,也没奢望那些。

    她想说点什么,偏偏欲言又止,话到嘴边还是改了口,“好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赵东将人叫住,“等等,你来找我有事吧?”

    舒晴整个人僵在原地!

    舒晴强笑道:“我……没……没事。”

    赵东直接道:“因为舒宇吧,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舒晴犹豫了一下,这才开了口。

    说到最后,她眼圈微红,小心翼翼道:“赵东,事情要是麻烦的话就算了。”

    赵东感叹,曾经的舒晴,也是一个活泼要强的女孩子。

    可没想到,现在竟然变得这么不自信。

    虽然因为上次的那件事,他早已经跟舒家两清。

    可毕竟朋友一场,真说看着不管,怎么也没有办法做到铁石心肠。

    想了想,赵东接话道:“知道了,那我帮你问问。”

    “不过能不能帮上忙,我也说不准。”

    舒晴眼眶微红,“没关系,尽力就行,你也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

    擦了擦眼角,她急忙道:“那你忙,我就不打扰你了。”

    舒晴实在没脸留下,刚才跟赵东张嘴,她也是鼓足了勇气。

    妈妈也好,弟弟也好,在两人的感情当中,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如今,她还要因为家里的事麻烦赵东,想想就一阵愧疚。

    可是除了赵东,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了。

    舒宇也不知道进了一个什么公司,投资的项目是一款APP推出的金融理财,年化率很高。

    之前的二十万本钱投进去不说,三天两头还要往里面追投。

    母亲宠溺舒宇,家里的积蓄很快就被他掏空。

    舒晴感觉事情不对,试着报案,警方也帮忙传讯过几次,再然后就不了了之。

    只说对方手续合法,所经营的项目也都经过相关部门批准。

    这种经济纠纷,警方没有权利过度干预,建议调解。

    事后,她通过同事的关系,找人帮忙打听了一下。

    结果对方的措辞很隐晦,说这事一般人解决不了。

    舒晴没办法,这才硬着头皮找到了赵东。

    认识的人当中,都是一些早九晚五的上班族,也就赵东有能力解决这种事。

    目送她离开,赵东拨了一个电话,“猛子,帮我打听一件事。”

    王猛那边听完,略犹豫道:“东子,这事估计挺麻烦的。”

    赵东诧异,“怎么,你听过?”

    王猛点头,“恩,我朋友跟我推荐过。”

    “你也知道,前段时间我挺缺钱的,差点就答应了。”

    “后来,我始终觉着这事不靠谱,就反悔了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rm/DSVPCED.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如何快速叠衣法 2020/05/28
      天下聘暴君的温柔,天下聘摄政王请 2020/01/06
      孤家寡人是什么意思 2020/06/20
      三千鸦杀傅九云为什么是魂灯 2020/06/19
      上古密约百里鸿熠是小若吗 2020/0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