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永久免费开放,致力于热门内容推送,欢迎你使用。
当前位置:首页 > 好看图集 > 正文

溺宠爱妾好难缠_溺宠爱妾好难缠文章阅读

10-22 好看图集
  • 溺宠爱妾好难缠_溺宠爱妾好难缠文章阅读

        作为洛神宫的驻守者,现在魔族大军进攻而来,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因此此刻混成玄尊便一路前来赶到了真灵族腹地,只是让他意外的是,刚刚到这里没多久,却意外得到了最新消息,那就是魔族一方的两位玄尊,赤火和铁骨竟然被一名神秘的人族玄尊击杀。

        “那赤火和铁骨,乃是封王级别的修为,实力不凡,就是我,单打独斗也

    未必能对付他们。”

        混成玄尊眉毛掀了掀,难道是人族一方的某一位封尊级玄尊?

        但这不合理!

        封尊级玄尊,绝大部分都前往了原始海!

        即便是余下的一小部分,也不会随便的参与这种战斗,更何况就算过来,也需要一些时间的。

        “不管了,现在这六名魔族玄尊聚集在一起,就算是那位神秘人也不敢贸然过来吧,我暂时先监视他们,等待族内其他玄尊前,咦,那是……”

        混成玄尊口中说着,目光也投向了煞星玄尊六人。混成玄尊修炼有隐气诀,能将自身气息尽量的隐匿下来,再加上他本身修为也不低,如此之下对方想要发现他却也不容易。

        只是他的话音还没有彻底落下,突然便是一声轻咦。混成玄尊错愕发现,在前方的星空中,竟是有着一道灰色虹芒闪过,那虹芒速度极快,混成玄尊也是不经意间才发现,此刻一定神,顿时就发现了那灰色虹芒是什么了,分明是一道人影!

        “有人!”

        混成玄尊心中一震,“有人族气息,是我人族玄尊!难道是那位击杀赤火和铁骨的神秘人?不对,那赤火和铁骨身死的地方位于真灵星,真灵星距离这里也有一段距离,这么远的距离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到来……”

        这其中的疑惑,混成玄尊自然没时间思考,毕竟不管对方是不是击杀赤火和铁骨的神秘人,都是人族玄尊不会错,人族感应人族玄尊气息,可是很轻松的,所以此刻混成玄尊反而是脸色微微一变,“现在煞星六人聚集在一起,就他独自一人过去,恐怕……”

        人族每一位玄尊,都是人族的宝贵财富,不能损失!

        混成玄尊一咬牙,便身形一晃,就往煞星这边而来,只是他才刚刚飞行起来,便突然见到远方的灰色人影似乎与那六名魔族玄尊说了什么,紧接着那灰色人影手一挥,一道气息强大的剑气冲天而起,一名魔族玄尊被击中,噗的一声身体直接断成两截……

        “什么。”

        混成玄尊懵了。

        随手一挥,一位封王级玄尊身死?

        星空,星球旁。

        煞星玄尊以及余下的异魔玄尊几人,神色悲哀的看着身旁的魔羯玄尊尸体,然后又双眸微微赤红的看向前方的青年,这青年身穿着灰色长袍,神色淡漠,身上则有着骇然的威压释放。

        让煞星玄尊感到绝望的是,这青年的修为,分明是封尊级玄尊!

        青年,正是林辰!

        “封尊级,为什么会有封尊级玄尊出现在这里。”不单单是煞星玄尊,其他的几人,也是一个个神色绝望。

        封尊级玄尊,比他们强大太多。

        在封尊级玄尊面前,他们六人哪怕集合在一起,又如何能对付得了?

        “你是谁。”煞星玄尊没办法再去估计魔羯玄尊的尸体,而是强忍住林辰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和心中的忌惮后,便双眸死死盯着林辰,口中说着。

        其余几人,也是看向林辰。

        死,也要让他们死个明白。

        咻~

        只是林辰还没有说话,另一边,突然一道人影闪过,又是一名玄尊而来,不过并非是魔族玄尊,而是人族玄尊的气息,林辰转过头,正好看到一路赶来的混成玄尊。

        对于混成玄尊在这附近,林辰早就有所察觉了,不过他的目的是这几人,倒也没有去找混成玄尊。

    &

    nbsp;   “是你,林辰。”

        混成玄尊刚刚靠近,看到林辰的面容,便是一惊。

        作为天才学院的玄尊,对于林辰怎么可能不知道?原本林辰从远方过来,击杀魔羯玄尊的时候,混成玄尊就有些疑惑了,只是由于距离远,以及本就知晓林辰出发前往原始海的消息,所以一直没敢肯定一定是林辰。

        此刻再看到林辰面容,混成玄尊当即就确定了。

        “混成。”林辰点点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在天才学员,林辰也与混成玄尊打过几个照面的。

        另一边。

        煞星玄尊、其他几名玄尊听到这话,一个个顿时懵了。

        “林辰?灵剑玄尊?”

        灵剑玄尊这个名字,身为魔族玄尊,怎么可能不知道?

        当初林辰的名声,可是传遍整个魔族,许多魔族玄尊都想要追杀林辰强大宝物。事后也确实有不少玄尊这么做了,只是结果让人很是失望。

        一干玄尊追杀林辰一个刚刚突破玄尊的普通玄尊,却反而全部被反杀!

        此事,引起整个魔族轰动。

        “怎么会,怎么会是林辰。”

        “林辰在原始海,不可能这么早就出来,这不合理,你一定不是林辰。”

        其中二人,更是不可置信的说着。

        煞星玄尊苦笑一声,“是不是林辰又有什么关系,以他封尊级玄尊的修为,他们又如何争斗得过?“

        “你们看,那小子被谭其功堵住了!”

        “我就说嘛,得罪了帝宫所,怎么可能还逍遥快活?”

        “你们有没有发现,帝宫所好像少了很多人啊!”

        “应该是去其他地方探宝了,不过谭所司在此,收拾那小子还需要其他人吗?”

        “……”

        在这边帝宫所三人和云笑剑拔弩张之时,不少进入这慕容墓地宫的修者,都是陆续赶到了这里,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灵魂之力强悍的好手。

        这些人不是炼脉之术强悍的炼脉师,就是拥有一些效果不错的避毒丹药,抛开那些死在灵殿内外的修者,差不多还剩下接近二十个。

        某些修者倒是发现了帝宫所人数少了许多,但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那些人都死在了云笑的手中,此刻谭其功就是想要找其报仇呢?

        不过先前在应容湖外间的时候,这些人可都是亲眼看到云笑击杀了那帝宫所二长老岳奇斋,这两者之间,无疑早就结下了不死不休之仇。

        由于之前那些灵殿的变故,这些人尽都不敢再进入任何一座灵殿之中了,倒也因此保留了不少慕容家先代族长的遗骨。

        甚至有不少人都是想到,看来这慕容墓内并没有所谓的奇珍异宝,也没有能让人实力大进的天材地宝,真的只是一座埋葬慕容家历代族长的普通地宫罢了。

    &nbs

    p;   能在这样的时候,看到一场别开生面的大战,对于这些心头颇为失望的普通修者来说,无疑也是一件喜闻乐见之事。

        少数几个人甚至还在想着,若是那粗衣少年实力再强横一些,将帝宫所所司谭其功也给击杀在此,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轰!

        就在旁观众人议论纷纷之际,那边的谭其功却是再也忍耐不住了,从其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极其强悍的能量波动,让得不少人都是脸上变色。

        由于云笑先前在慕容虎臣灵殿之中的强力,谭其功还真怕这小子出其不意之下,再对旁边两位长老出手,到时候慕容城帝宫所可就真的只剩下他这个光杆所司了。

        这一次谭其功并没有施展他那些水属性的脉灵,因为他知道在那个神奇的小子身上,一定有着一些克制水属性脉灵的异宝。

        先前的覆水之灵都已经被这小子诡异收走,再祭出水属性脉灵,下场恐怕并不会有什么两样,他也就不再做那无用功了。

        “水障!”

        一道低沉的喝声从谭其功口中传出,然后他那些缭绕身周的半步圣阶脉气,便是化为了一道道水流,朝着云笑席卷而去。

        外间众人看得清楚,那些水流仿佛变幻无度的灵蛇,又仿佛一道道丝绸束带,闪转腾挪之间,似乎有着一种隐隐的阵法。

        “水属性的障眼迷阵吗?”

        见得诸多水流朝着自己袭来,还有那莫测的变幻,以云笑的眼光,自然是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门手段的底细。

        这可以说是一门特殊的水属性阵法,但和那种需要诸多阵旗才能布置的普通阵法,又有着些许的不同。

        那些由谭其功脉气所化的水液,也并不是普通的水液,在每一滴水液之中,都蕴含着一丝迷惑人心的气息,或许这就是所谓水障的由来吧?

        只是谭其功哪里知道,他施展水障对付的这个少年,前世乃是一名圣阶巅峰的阵法师,这区区不成形的水障阵法,在这位面前施展,真可以说得上是班门弄斧。

        无尽蕴含着迷幻之意的水流,转眼之间就已经离云笑不过数尺之遥,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微微摇了摇头,暗道那少年曾经所用的手段,恐怕这一次都不会再奏效了吧?

        在外间的时候,众人都是亲眼看到那少年将岳奇斋给生生毒杀,虽然看似轻松,但事后想想,此事有着颇多取巧之处。

        如今谭其功舍弃了肉身攻击,和这种蕴含着特殊效果的脉技来碾压,可以说是对症下药,那个只是在施毒一道上颇为了得的少年,这一次应该是不可能逃出生天了。

        包括小广场中心的慕容叟也是这样想的,在他看来,战斗双方毕竟相差了一个多境界,若是真让那谭其功的水流束缚而上,那叫云笑的少年,也就只能是任其宰割了。

        “结阵一半,击其中……呃!”

        为了避免云笑就此折在谭其功的手中,再危及到自己的安全,这一刻慕容叟根本就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想要开口出声指点。

        只是慕容叟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是如鲠在喉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看到那个少年的动作,似乎和自己想要说的东西一模一样,好像根本就不需要他这个至圣境的强者来指点。

    &nb

    sp;   慕容叟原本想说的乃是“结阵一半,击其中流”,这是行军打仗之时常用的兵法,原话是“渡河一半,击其中流”,是说敌人在渡河渡到一半之时,就展开攻击,必然能大获全胜。

        以慕容叟的眼中,自然能看到那所谓的水障之阵,正是在其从谭其功身周袭出的过程中不断完善,直到将云笑困于水阵之中,便算是这门水障之阵大成之时。

        如此一来,若是想要破阵,或者说不让这水障之阵束缚自己,那便只有在其还没有完全成形的时候,打中阵心结点,让其不攻自破。

        只是谭其功施展的这门水障之阵,已然达到了天阶高级的层次,而且蕴含着其半步圣阶的脉气,一个通天境后期的少年想要击其中流破阵,无疑是极为困难。

        至少慕容叟从来没有想过云笑能轻松破阵,哪怕其出手的动作,似乎已经找出了那水障之阵还没有凝合完成的结点,想要破阵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那位可是半步圣阶的强者,这结阵一半击其中流的破阵手段,也并非是什么隐秘之事,若是水障之阵这么容易破,那他还会轻易施展吗?

        现在的谭其功,可再也不会小看云笑,对上这诡异的少年要是不多加谨慎一些,或许就会阴沟里翻般,一世英名付诸流水了。

        “不知所谓的小子,真当我这水障之阵是一般的阵法吗?”

        见得那粗衣小子毛手毛脚地朝着水障之阵中心位置摸去,谭其功不由冷笑一声,同时手中印诀变动间,那水障之阵的结点,已是悄然发生了变化。

        唰!

        然而就在此时,谭其功赫然是看到那个原本伸向水阵中心位置的少年右手,突然之间横移了数尺,而那个位置,正是他变幻过来的水阵结点。

        “这不可能!”

        看到这一幕,谭其功差点直接咆哮出声了,他对自己这水障之阵极有信心,而且其中还有着诸多迷惑人心的变化,却没有想到竟然被对方一眼就看穿了。

        而且此刻云笑的动作,好像并不是根据谭其功变幻之后才有所动作,反而像是早就猜到了他会如此变阵,这么一想就有些惊世骇俗了。

        事实上谭其功不知道的是,以如今云笑的实力,加上前世龙霄战神的见识和眼光,在看到这水障之阵的第一眼,那有着什么样的变化,便早已经烂熟于胸。

        刚才云笑在做出第一个动作的时候,其目光或者说灵魂感应,并没有在这水障之阵上,而是一直注意着谭其功的双手,将其手指的每一个变化都看在眼里。

        从谭其功变动手印,再到水障之阵有所变化,那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从这一点时间之内,云笑瞬间做出了动作,看起来就像是后发先至,直接一举建功。

        哗啦!

        云笑可没有谭其功那么多的想法,既然已经在对方猝不及防之下找到了阵点,他就不可能再给其丝毫变阵的机会,而是直接伸手一握。

        一道水流爆裂之声传来,紧接着所有人都是清楚地看到,那看似威力强横,由半步圣阶强者谭其功施展出来的水障之阵,赫然是轰地一声爆裂了开来。

        水花四溅之下,映照着谭其功那张极为难看的脸色,让得远处的旁观众人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怎么那半步

    圣阶的帝宫所所司谭其功,就像是一个银样蜡枪头一般呢,其施展的水障之阵,在那粗衣少年手中,简直就是不堪一击嘛。

        “咦?看来我真是小看这少年了!”

        相对于旁观众人的异样心思,广场中心的慕容叟眼中也是浮现出一抹惊色,尤其是云笑刚才那手臂横移的一个动作,更是让他有些惊艳。

        因为哪怕就是慕容叟自己,也是在云笑捏爆那处阵点之后,才知道那水障之阵的阵点已经有了变化。

        单从这一点上来说,慕容叟便自问在阵法一道上的造诣,恐怕比之那小小少年有所不及,毕竟慕容家并不是阵法世家,对于阵法的研究,也仅限于见识罢了。

        如果是慕容叟自己出手,自然是能以高出甚多的脉气碾压过去,将那水障之阵碾成粉碎,却绝对做不到云笑这般轻松随意,那只是暴力之下的结果。

        甚至慕容叟都有理由相信,若是自己处于那少年的通天境后期境界,恐怕已经在那变幻的水障之阵下着了道儿。

        圣城!

        华山神门的上方,三百左右修士忽然间一个方位有一股冲天的白光飞起,直冲云霄。遥遥看去,犹如一道打入天际的光柱。

        领头的星场境修士大喜过望,低呼道“那边得手了,我们走,快!”一声低喝过后,他首当其冲奔赴那里,其后一片密密麻麻的遁光闪电一般飞快涌了过去。

        此时神剑山庄正与葛老对战的那干瘦老者一瞥之下也看到了那股久久不散的光柱,面色忽然一喜,诡异的看了一眼葛老,嘿嘿一笑。

        这边来的修士早已察觉神剑山庄这边隐隐多了一些帮手,心中早已有了底细的他们,以为定然是华山神门那边派出了帮手,心中也窃喜不已。

        时不我待,干瘦老者一声长长的尖啸,紧跟着身形一晃,一下消失在了葛老的面前。葛老冷漠的望着,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当第一批修士闯到最开始出现奸细的地方时,山头已经破碎不堪,地下一片混乱,大阵禁制彻底被摧毁,禁制发出的场能波动丝毫也无,种种迹象表明,控制此地禁制的阵眼被摧毁了,可以安全进入。

        那修士想也不想的便往里飞去,正如他们之前预料的,丝毫也未遇到任何阻挡,但刚飞入不多一会儿,便迎面碰上了慌慌张张赶来“救援”的华山神门修士。

        他们确实是赶来救援的,但不是这些闯入的那批修士想的那般。只是做个样子而已,事实上,他们很快便被击溃,一路往内退去。

        三百多修士飞速的往宗门的深处进发,几乎毫无阻挡,一旦碰上个别修士,也是一举击溃,根本抵挡不了他们的攻势。

        神剑山庄乘机赶来的另外一批修士不大会儿便也赶入了此地,鱼贯而入。见到大阵破坏地方他们自己的修士,这些后来赶到的修士更加放心,丝毫也未多想,全部涌了进去。

        事情发展并进行到此时,跟他们预谋的丝毫不差。这边的确不曾防备有内奸破坏大阵。两方人马奇迹般的快速推进,眼看着宗门核心处的建筑就在眼前,猛然间头顶一亮,一股强大的场能波动激荡开来。

        “不好,是那面镜子来了,我们挡住!”几个境界高的星场境修士大呼一声,但似乎也有了足够的应对之法,纷纷迎着那股波动,每人祭出一件宝物,飞身而上,挡了过去。

       &nbs

    p;大阵的缺口处,对方留下的人其实并不少,足足有五六十个之多,也算是有备无患,也是担心对方搞鬼。

        但这些人,显然还是不够看。

        当里面发生异变之后,领头的一名星场境修士感到似乎有些不对,刚想往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忽然间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变的完全不同了起来。

        刚才他们看到的山头,争斗留下的破碎的迹象,此时消失的无影无踪,那里是什么宗门内部,分明就是外面,头顶上一片土黄色,发着朦朦亮光的禁制一下亮了起来。

        “不好,我们上当了!”星场境修士到底是反应更快,话未落音,第一个身形一闪,便想遁出去。

        但他微微一滞,自己的瞬移,此时似乎不奏效了。但他在空中也未作停留,头顶一把玉如意般的古宝,往上便打了出去。

        那古宝碰到上方的土黄色的亮光,好似一拳打入了棉花上,软绵绵,无丝毫反应可言。此人一怔,一扬手,一个硕大的掌印拍出,一掌拍在那禁制的上方,一样!

        “坏了!”这星场境修士心头一凉,立刻想到了不久前,这里是死过星场境修士的。想到这里,此人面色陡变,身子一下似乎暴涨了好几分,整个人发出一股刺眼的绿色光芒,犹如一团绿色的月光一般,暴喝一声,直冲向那禁制。

        仍旧丝毫反应也没有!

        他这边尝试几次过后无果,身后的其他修士更加惶恐不安了起来,惊叫声过后,有人高呼一声道“别怕,我们这么多人,他们能怎么样,就是暂时出不去,他们也无法将我等如何,不必紧张!”

        但他话还未说完,地面忽然一阵颤抖,紧跟着地面似乎褶皱了起来,变成水浪一般,一阵波动过后,地面轰隆隆一声巨响过后,无数的土黄色柱子拔地而起。

        每根柱子看也不粗,但也不算细,不高,一人多高的样子。看似好像毫无顺序可言,也看不出有任何的门道。

        悬浮在半空中的修士不敢妄动,静静的看着下方。那些柱子从地下冒出之后,四下里不知何时,似乎刮起了一阵微风,起初并不大,只微风拂面,但紧跟着地面便开始扬尘,进而便是飞沙走石。

        时间不长,眼睛便无法睁开,百斤重的大石犹如纸片一般被刮的漫天飞舞。

        “不好,这里是绝阵,我们来错地方了!这是借助了此地的山河之势,并短时间内汇聚场能,要灭绝我等的绝杀大阵!”

        来的人里面,有阵法大师跟随,此时这些人都已经闯了进来,为了保险起见,这些阵法师分为两拨,一拨人进去了,还有一拨人留下了。

        这些人便发现了此地的问题所在。

        “这是这个护山大阵的死门,我们走错地方了!”发现问题的不止一个,但却也无可奈何,那星场境的修士大喝道“有和何办法可以克制?”

        “没,没什么办法,这是绝阵,无法破解的,除非能攻入大阵的阵眼,找到此地阵法的阵眼将之破坏!”一个阵法师大声疾呼道。

        那星场境修士眼前一黑,一口老血喷了,大骂一声道“你们这群废物啊……余宇,老朽跟尔等拼了!”

        大石头在狂暴的飓风吹动下,有人黄豆粒一般,霹雳啪哒的打向空中,错乱的大石,一开始这些人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以及护盾,还不放在眼里,但那风势越来越紧,越来越剧烈。

        时间不长,满天都是风沙,整个禁止下方填满了各种各样的地面杂物,尤其是越来越大的大石,让境界稍微低些的修士开始感到了吃力。

        而紧跟着,错乱的场能,让他们的修为似乎大打了折扣,再也无法维持之前那样淡定安然的状态,有人已经开始祭出宝物抵抗袭击自己的石头。

        惨叫声此时也随之传来!

        呼哧,呼哧....

        吕香凤重重喘息之下,抬头看向楚炎,一脸疑色,望向楚炎,道

        “你是谁?”

        “我是楚炎,这妖熊,是我的灵兽!”楚炎沉声道。

        一语落地,全场所有人顿时眼睛一亮,看向楚炎的目光,满是同情和惊讶之色。

        同情嘛,自然是认为,楚炎的灵兽偷了凤师姐的重宝,闯下大祸,这锅自己要主人来背。

        而惊讶,是因为,很多人都不明白,楚炎竟然敢跑出来,当面承认。

        如果换作其它人,恐怕早就缩着脖子,躲得远远的.....

        不就是一头灵兽吗。

        跟一枚血晶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而且,还要得罪消师兄和凤师姐,以后在凌云阁,还怎么立足。

        所以,楚炎的行为,落在四周弟子眼中,那是.....真傻!

        甚至连吕香凤,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直接愣在那里,瞪着楚炎,傻了。

        “当当,你没事吧?”

        见到楚炎,小白熊原本脸上的“痛苦”之色立即消失,换成了一脸的戏笑,冲过来笑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差点让她给杀了.....”

        “滚,你少来....”楚炎一脸黑线道“你骗得了他们,骗得我了吗?你演得这么卖力,想拿奖不成?”

        “嘻嘻,反正无聊,逗她玩一下,顺便练习下新学的身法....”

        小白熊见楚炎没生气,顿时小眼睛咕噜咕噜转着,嘻嘻笑道。

        “新学的身法?”楚炎一怔。

        “逗我玩一下....!?”吕香凤一怔。

        下一刻,不光是吕香凤的脸色越来越青,就连四周,围观的所有凌云阁弟子,脸色都变得一片青。

        “楚炎,你的妖兽,偷了肖...文...亮师兄一...万...三...千...帝晶买来,送给我的血晶,你和你的妖兽,准备用命来偿吧!”

        一脸铁青的吕香凤,咆哮如河东狮,娇美面容扭曲成一团,说话之间,将肖文亮和一万三千帝晶两处,一字一字的重重说出。

        在她看来,不管是肖文亮的威名,还是一万三千帝晶的财富,都足以吓得楚炎,屁滚尿流。

        不仅是吕香凤,包括在声的几万凌云阁弟子,全都同样想法。

        肖文亮是谁!?

        那可是凌云阁一万年一出的绝世天才,被太上长老一眼看中,直接收为亲传弟子后,修为一路突飞猛进。

        前不久,在他刚满五十岁时,更是一举突破到了武帝境,名震苍龙界域。

        那怕是在凌云阁,也是后辈青年中的第一人,深得宗内大佬们的看重,声名显赫全宗。

        在凌云阁,得罪这样的人,不要说你只是一名弟子身份,那怕就是长老身份,怕是也下场凄惨。

        另外,一万三千帝晶是什么概念!?

        在苍龙界域,普通武者,身上有个几块帝晶,那已经算是极为有钱的存在。

        那怕就是修为达到了准帝境,全部身家家当,加起来,能凑出五十块帝晶就不错了。

        所以,一万三千帝晶,那可是相当于一个家族的全部积累,普通武者,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就算是在凌云阁,包括凌双天在内,能拿出这么多帝晶的人,数量不超过一百人。

        面对两层重压,没有任何人认为,眼前这个谁都不认识的楚炎,能拿得出这么多帝晶。

        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几万双戏笑的目光注视下,楚炎的下一句话,却是让在场的所有人,惊得下巴同时脱臼。

        “才一万三千帝晶,没想到,血晶这么不值钱”楚炎脸露失望之色,摇了摇头,淡淡说道。

        要知道,楚炎刚刚从十方神域归来,非常清楚,有多少外域大陆顶级种族的天才们,为了一枚血晶,损落在了十方神域中。

        所以,原本楚炎以为,这样的血晶,最少也要价值几十万帝晶。

        可是没想到,才一万三千.....

        “看来,这外域大陆天才的数量,远比我想象的多的多,天才的命,竟然只值这么多。”

        楚炎轻叹,心中唏嘘,再次微微摇头。

        可是,他这样的神情,落在吕香凤和在场的所有凌云阁弟子眼中,却是如雷霆炸响,令所有人识海一片凌乱,目光齐颤。

        “什么!?才.....”吕香凤,气得几乎快炸了,瞪着楚炎,眼睛都绿了。

        可是下一息,她脸上却是突然浮现出一抹嗤笑之色,满脸不屑和轻蔑的说道

        “你少在这里装大尾巴狼,装什么装,好象你拿......”

        满嘴的嘲讽之语喷出,吕香凤似乎终于找到了优越感,刚刚开口,可是话还没说完,却是被楚炎下一刻的动作,直接打断。

        “这是两万帝晶!”

        只见楚炎大手一挥,无数的晶芒闪烁,砸落在吕香凤面前的地上,堆得一地都是。

        吕香凤当场傻了,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憋出一口血老。

        嘶...!

        嘶...!

        嘶...!

        四面八方,几万道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一片,所有人望向吕香凤面前,满地的帝晶,眼睛都绿了。

        这....什么人!?

        随便挥挥手,就是数以万计的帝晶.....

        而且,刚刚吕香凤不在嘲讽嗤笑,对方马上帝晶就砸了过来,这脸打的,所有人仿佛隐约能听到虚空中的响亮耳光声。

       &nbs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o557.comhttp://www.o557.com/Ams/zVmp.html

    网站简介:557热推网
    557热推网为阅读而生,这里有志同道合的阅友,与你一起探讨阅读基础知识,以及国内阅读好文查询,一站式阅读大全提供帮助。

    推荐阅读

      巴巴人体艺术文章推荐_巴巴人体艺 2020/10/17
      霸道总裁的8岁童养媳,霸道总裁的 2019/12/17
      去黑头方法 2020/05/28
      【图】午夜全部视频列表安卓请用 2020/10/18
      乔夜星战墨枭_乔夜星战墨枭免费小 2020/10/01